鲍威尔和美联储要认怂?

就在多头为之振奋的同时,对夹在分化的经济数据与美联储政策路径之间左右为难的投资者而言,这又是一次大逆转。

三周前,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还能把金融市场的下跌轻描淡写成“一点点波动”。之后就出现了2018年12月最后10天的走势。

显然这已经足以引起鲍威尔的注意。他在当地时间1月4日的讲话加上10个月来最大的非农就业人口增长数量,将股市送入反弹模式。标普500指数一度上涨3.1%,扳回前一天的跌幅。

“市场走势肯定是主要推动因素,”Direxion董事总经理Paul Brigandi表示。“这表明他在聆听市场对他讲话的反应。他上次讲话就有些偏鹰派。而且人们之前感觉他与前段时期相比并没有聆听市场。”

就在多头为之振奋的同时,对夹在分化的经济数据与美联储政策路径之间左右为难的投资者而言,这又是一次大逆转。标普500指数在过去21天有15天盘中波幅超过2%,密集程度堪称2011年来之最。

鲍威尔在美国经济协会亚特兰大年会上与前任耶伦和伯南克进行小组讨论时表示,央行政策是灵活的,官员们正“仔细聆听”金融市场。对担心经济体系流动性萎缩的交易员来说,至关重要的是,鲍威尔还暗示愿意在政策评估中考虑改变逐步缩表的政策。

“鲍威尔伦/伯南克出场有一个简单的目的:重新向市场保证美联储并没有陷入混乱,如果跌得比2018年12月还严重,它将采取行动保护市场,”WallachBeth Capital LLC高级策略师Ilya Feygin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一段时间里按兵不动,直到对数据更有信心为止。”

“我希望美联储的沟通能开始变得更精确些,”Boston Private Wealth LLC董事总经理Nancy Perez表示。“但我确实认为2019年会继续波动。我看不到不这样的理由。因为美联储只是这个等式的一部分。”

摩根资产管理依然对美联储保持信心,并用与众不同的押注来彰显这一点。

很多人放弃了之前对美联储加息路径的预期,该公司的债券和外汇投资专家Ramon Maronilla则表示,这种观点可能低估了美国经济的实力。

他在于香港举行的简报会上表示,即使美国经济不再一枝独秀,增长速度趋向长期趋势水平,美联储也不太可能偏离2019年再加息两次的预判。

Maronilla认为美国利率有高于市场预测的可能性,并已通过期货头寸与美联储2019年不会加息的主流预期做了反向押注。

“我们可能通过欧洲美元期货来利用这种预期,我们正在一定程度上这样做,”他还表示,如果“我们的预测成真而市场判断错误”,这笔占公司风险预算一小部分的交易将带来回报。

这与货币市场近期走势所体现的预期形成鲜明对比,货币市场多项指标显示出政策宽松预期。

延伸阅读A:美国国债收益率脱离低点,美联储踏上“倾听之旅”

强劲数据和安抚性的言辞1月4日帮助市场走出深渊,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和他的同事未来将有许多机会让交易员更加了解政策制定者的利率观点。

1月4日意外强劲的美国劳工数据帮助缩小了投资者与美联储预测之间的一些差距,美联储点阵图显示2019年有两次加息。但在数周遭遇重创的股市打击了投资者信心之后,利率市场仍然认为下一步是降息,可能在年内采取行动。

如果美联储想要提醒交易员为最快在2019年3月的另一次加息做准备,官员们可能会把未来几天进行的一系列演讲变为倾听之旅。他们将会重申鲍威尔1月4日发表的评论,即“他正在敏感地倾听市场发出的信息”。股市和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因为投资者认为这意味着美联储不会将利率收紧到抑制经济增长的程度。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金融状况将成为美联储政策的关键驱动力,” 嘉信理财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师Kathy Jones表示。

1月4日股市上涨,标普500指数攀升3.3%。两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飙升近12个基点,至2.49%——这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大涨幅。1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至2.67%,从2018年1月以来最低点回升。

近期最有可能缓解或加剧市场压力的问题可能并不是经济日历上的数据或事件。如果对美国经济增长的疑虑暂时缓解,市场仍需要考虑中国经济、贸易争端对企业盈利的潜在影响以及部分停摆的美国政府所面临的僵局。

“这些都是市场正在努力应对的前瞻性问题,”琼斯说。

野村的George Goncalves看到了收益率在未来一周扩大涨势的两种可能情境。

一个是供应,政府发行总计780亿美元的票据和债券。野村预计公司债发行量将会增加。另一种情况是股市能否巩固涨势:如果股市已经触底,那么收益率可能也已触底。

“现在收益率和股市阴阳相对,”美国固定收益策略主管Goncalves表示。“收益率达到了极端水平,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每个人都看到了2018年12月股市中发生的事情。”

Goncalves表示,鲍威尔关于美联储愿意在必要时调整缩表步伐的评论也让股市松了口气。美联储将在1月9日发布12月会议纪要,市场可能欢迎美联储对这种灵活性的任何确认信息。

延伸阅读B:鲍威尔言语中提及2016后高盛建议做空美元

据高盛称,美元势在走跌。

该公司策略师在最新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所言加大了美联储暂停加息的可能。鲍威尔言语中提到了2016年的事,当年出于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年内大部分时间里利率一直保持未变。这种暂停加息的可能性为美元走软创造了机会。

“结合2018年12月总体偏弱的美国数据,我们认为更多依赖数据的美联储会为美元进一步下行创造出空间,”Zach Pandl等高盛策略师在报告中说。“因此,我们建议做空彭博美元即期汇率指数,初始目标设为93.0,止损位设在97.5。”

由于美元受到美国强劲经济数据的支撑持续走高,彭博美元即期汇率指数自2018年5月以来还从不曾跌破93这个高盛目标位,而其建议的止损位97.5则是该指数2018年11月触及的高点。由于未能守住极其强劲的美国月度就业数据带来的涨幅,该指数1月4日收于96.179,连续第三周下跌。

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并不担心近期美国股市的下跌。事实上,他甚至都不感到惊讶。

“我不认为这大大超出了相对正常行为的范围——我们面临着贸易方面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美国经济短期走势的不确定性,”伯南克当地时间1月5日在与前美国财长保尔森和盖特纳的小组讨论会上称。“市场消化了这种不确定性并将之反映出来。”

伯南克在美国经济学会年度会议上发表了上述言论;这两个月来,美国股市因中美贸易摩擦、美联储利率前景以及美国政府部分停摆而大幅波动。

在美联储现任主席鲍威尔通过强调在通胀上行压力较小之际会保持政策耐心,暗示出对暂停逐步紧缩行动持开放态度之后,标普500指数1月4日上涨了3.4%。

尽管如此,该基准指数仍较9月峰值低了约14%;虽然美国就业数据仍然坚挺,美国经济2018年增长强劲,但投资者对经济前景感到担忧。伯南克驳斥了有关当前前景看起来与投资者在金融危机期间面临的情形有任何相似之处的想法。

“10年前的经验表明,现在肯定没看到那种风险,”伯南克说。“尽管存在贸易争端和其他正在进行的事件的风险,但市场保持良性状态这么久了,这事实上是非常令人惊讶的。”

当被问及一些投资者认为美联储持续缩减资产负债表造成了近期金融市场波动时,伯南克回答说:“我们得看情况如何演变,但到目前为止,这方面的证据还相当薄弱。”

鲍威尔1月4日表示,他并不认为缩表是市场动荡的原因。

延伸阅读C:鲍威尔称美联储准备好在需要时调整政策,可耐心评估经济形势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势头良好,央行可以耐心评估风险,并将在必要的时候迅速调整政策。

“我们看到的数据显示通胀低迷,因此我们会在观察经济形势如何发展的时候保持耐心,”鲍威尔当地时间1月4日在亚特兰大出席美国经济协会年会时表示。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和伯南克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我们将准备好快速、灵活地调整政策,并在需要把经济维持在增长轨道上的时候,动用我们所有的工具来支持经济,”他补充说。“没有预设的政策路径。”

美国股市在他讲话之后延续涨势。

在鲍威尔领导下,美联储于2018年四度加息,2018年12月19日会议公布的最新预测中值是2019年料有两次加息。股市下跌,海外经济疲软,国内经济数据喜忧参半,都促使人们预期美联储将暂停加息,但美国劳动力市场依然热火朝天。1月4日早些时候发布的数据显示,伴随工资加速增长,美国非农就业人口增加数量创下10个月来高位。

在这样的背景下,鲍威尔表示看到的大部分硬数据仍然非常强劲。不过他也提到,最近金融市场下跌反映了投资者对未来下行风险的担忧。

回答提问时,鲍威尔还暗示愿意对逐步缩表的政策进行调整。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批评鲍威尔加息,彭博新闻社于2018年12月21日报道称总统讨论过辞退他。鲍威尔被问到若特朗普要求他卸任他会怎样做时,回答说不会辞职。

针对白宫方面就美联储加息决定而持续数月的批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说,就算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要求,他也不会辞职。

特朗普多次批评美联储加息;在美联储最近一次加息之后,特朗普2018年12月还私下讨论了撤换鲍威尔的问题。特朗普的代理幕僚长Mick Mulvaney后来说,总统“现在”知道他不能解雇美联储主席,除非有理由。

鲍威尔在亚特兰大出席美国经济学会会议时发表讲话,没有正面回答他是否会与特朗普会面的问题。白宫说,鲍威尔和特朗普都想会见。

“总统和美联储主席之间确实会进行会见,”鲍威尔说。“还没有做任何安排,对此我真的无可奉告。”

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早些时候表示,“双方”都希望总统和鲍威尔会面以讨论他们对央行加息的分歧。

“细节还没有敲定,”库德洛对彭博电视表示。“我无法真的预测这样的会议,不过我认为会举行。”“进行一次坦率和坦诚的交流会很好,”库德洛补充道,“总统特朗普将受益。我认为鲍威尔也会受益。”

然而,鲍威尔暗示这样的会见不太可能改变美联储任何事情。“我希望公众放心,我们有强大的文化,”鲍威尔表示。“它不脆弱,不会受到干扰。”

不过,前任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警告说,特朗普一再攻击鲍威尔和美联储,可能会破坏对美联储的信心。“总统显然有权评论美联储,但我担心,如果继续或加剧,可能会削弱对美联储信心,”耶伦在亚特兰大的活动上与鲍威尔同组讨论时表示。

库德洛认为,美联储过度担心通胀可能会阻碍经济增长。他表示,“供给侧革命”使美国经济得以在没有通胀威胁的情况下增长。“没有通货膨胀。更多的经济增长和更多人工作不会导致通胀,”库德洛称,“这些旧的美联储模型已经过时,并且已被证明是不正确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