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终于涨回来了!但别以为能高枕无忧了…

美国股市刚刚结束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一年,因为在美中贸易局势紧张、日益担心美国增长可能见顶的情况下,投资者变得谨慎。

虽然美国股市连续两周上涨,但这并不足以让华尔街最受追捧的策略师之一放弃他的谨慎看法。

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Mike Wilson曾预计2018年走向熊市,颇有先见之明。他在最近发给客户的报告中称,虽然对股市已不那么悲观,但希望逢低买入的投资者应该意识到,苹果的营收警告和对美国制造业数据的下跌可能是新一轮负面消息的开始。

“基于估值、情绪和仓位,我们的展望肯定比一年多来更具建设性,但我们认为现在还不到宣布安全无虞的时候,”Wilson在报告中写道。“2018年底疲软的PMI和苹果调低预期不太可能是孤立事件。”

Wilson的观点与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策略师截然相反;后者1月4日都在敦促投资者逢低吸纳。标普500指数1月4日上涨3.4%,圣诞节后累计上涨近8%。此前的数据显示12月就业人数激增,且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货币政策是灵活的,官员正在仔细聆听金融市场的意见。

Wilson认为,虽然美联储口吻与2018年相比有变化,但在美联储2018年12月进行2015年以来的第九次加息之后,投资者需要的不仅是口头安抚。

Wilson说:“美联储需要从更鸽派的语气转向更鸽派的行动(停止加息和/或缩表),而且我们需要迎接一些可能更加负面的数据点。”进入第四季度财报季时,可能会有“更多‘苹果’出现。”

Wilson认为,标普500指数会发现很难维持在2600-2650点区间之上。2018年,标普500指数从这个区间下跌,现在变成市场阻力位。

延伸阅读A:摩根大通称,美国股市远未达到投子认输的地步

摩根大通的策略师们表示,放弃美国股市为时尚早。

Mislav Matejka牵头的策略师在一份报告中说,对于许多投资者而言,美国周期似乎太长了,但创纪录的股票回购、盈利增长超过世界其他地区、收入加速,都有利于美国股市。

美国股市刚刚结束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一年,因为在美中贸易局势紧张、日益担心美国增长可能见顶的情况下,投资者变得谨慎。但摩根大通分析师对美国股市保持乐观,在发达市场中建议超配美股,因为他们预计强劲的经济将支持股市。

根据彭博调查,分析师们预计标普500指数2019年盈利增长7.7%,大大低于2018年的24%。2018年的利润增长受到美国税改的推动,刺激美国股市涨到9月底,直至投资者情绪转负。

第四季度的下跌使得美国股市的估值降至2013年以来低点。2019年新年伊始,标普500指数尝试反弹,但过去几天涨跌互见。

“人们不应该一看见放缓就认定衰退,失业救济申请和更广泛的劳动力市场依然表现良好,”摩根大通的策略师们说。“中国正在逐步增加刺激措施。”

此外,他们说,美国不再与世界其他国家脱钩的事实也有一个“坏事中的好事”,那就是贸易方面妥协的可能性更大。

全球而言,摩根大通更亲睐发展中市场的股市,因为估值较低、美联储可能会放慢加息步伐。

2018年12月的股市动荡不安,但有一件事交易员和投资者都同意的是:这些绝非正常时刻,特别是在一年中的这个时候。

Oanda Corp.亚太区交易主管Stephen Innes说,这是“完全莫名其妙”的,当信心下挫时,市场可以变得多么伤人,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Innes一直在卖出一些赚钱的投资获利了结,并买进在2018年12月抛售中估值下降的蓝筹股,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将资金留在场外。像亚洲许多其他交易员一样,他一直从远处观察美国的发展,对看到的事情感到惊讶。

标准普尔500指数出现了自2010年以来最大走势逆转,就在一天前,该指数刚刚劲升并创出2009年来的最大涨幅。尽管连涨两天,该指数2018年12月还是下跌了近10%。

新加坡Bank Julius Baer&Co亚洲研究负责人Mark Matthew表示,两条“黄金法则”已被打破。他说,首先,自1945年以来,2018年12月一直是平均涨幅最高的月份,但12月成为2018年最糟糕的一个月。其次,他指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在企业获利增长超过10%时从未下跌。但作为一个长期投资者,Matthews计划挺过低潮。他说,无论得时不得时,都会投资。从长远来看,不投资,就像在赌场与庄家对赌一样。

延伸阅读B:抄底买家请当心,标普500指数筑底可能尚需时日

深信这轮股票跌势结束了?也许偶尔有这种感觉,比如1月4日,道琼斯指数飙升近750点时。在交易员看来,这种快速反弹的孤立个案令人不安,或者至少在那些职业生涯不止短短几年的老手眼中是如此。

即便是在良性情境下——避开了熊市——记住标普500指数的底部形成时间通常要长得多也是明智之举。

美国银行提供的数据显示,自1950年以来,标普500指数经历过的长牛市中,有11次的回调幅度达到或超过12%。虽然始于2018年10月的这轮最新抛售的力度已经与19.9%的历史平均跌幅不相上下,但回调持续的时间通常更长——平均要达到8个月。

换句话说,即便从股价的角度来看市场已接近底部,但如果历史可以作为指导的话,那么现在全面解除警报可能还为时尚早。尽管多头希望特朗普是正确的——大萧条以来最惨烈的12月只是出了点“小故障”——但从历史模式来看,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从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到围绕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第四季度股市崩盘的中心问题并没有消失。与此同时,坏消息还在不断涌入。苹果公司和达美航空加入了越来越多下调财务预期的公司名单,加剧了人们对2019年利润放缓可能比分析师预期更加糟糕的担忧。

“我们不会将近期的问题描述为‘小故障’,相反,这是美股大牛市可能已在2018年9月底结束的又一个证据,” ,Marketfield Asset Management LLC首席执行官Michael Shaoul表示。“未来我们将根据‘熊市规则’进行操作,即涨势通常会低于预期目标,并在短暂的几个交易日结束。”

当前发生的正是这类反弹。在圣诞节后的反弹和1月4日飙升的推动下,标普500指数在7天内上涨了近8%,取得了2018年11月初以来的首次连续两周上涨。在跌幅距离20%的熊市门槛仅一步之遥后实现的反弹,正在提醒一些投资者前两次的濒死体验。

1990年,标普500指数在截至10月的三个月内暴跌了19.9%,仅四个月后就收复了全部失地。1998年,市场也在短短几周内大跳水,而在两个月后惨烈的跌势就几乎被完全遗忘。

股市这次会重演上述一幕吗?当然可能。但大规模的市场动荡很少在短时间内结束。假设股市已在2018年12月24日触底,那么这次抛售的持续时间将是美国银行跟踪的11次回调中的第四短。

“从价格方面来看,标普500指数已经达到了回调幅度的均值/中值,但在时间方面却没有,”美国银行技术分析师Stephen Suttmeier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标普500指数重新上探了2018年10月和11月标志着10%跌幅的水平——但没能守住。现在,过去的支撑位已经转变为了阻力位

Bay Crest Partners的技术分析师Jonathan Krinsky称,对标普500指数而言,2530点和2600点之间的区间构成“强大阻力”。前者是2018年2月底部,后者的重要性则可以从它在2018年5月和10月遏制了市场跌势的能力中看出。

在2018年12月28日和2019年1月2日尝试突破2530点均告失败后,标普500指数终于在1月4日突破了这一门槛。不过,尽管达到2531.94点,仍比2018年2月的盘中低点低一点。在Wolfe Research的Rob Ginsberg看来,标普500指数很可能在第一季度跌至2200点。

延伸阅读C:股市上演2010年来最大走势逆转,不由令人想到了熊市反弹

在2018年12月的大部分交易日里,标普500指数的哪一次反弹都不牢靠。然而此前,剧情发生了逆转。

12月底,标普500指数发力反弹,不但抹去了盘中先前2.8%的跌幅,而且最终收涨0.9%。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5月以来,该指数盘中走势出现如此大的上行逆转,这还是首次。

就在一天前,美股刚刚劲升5%并创出2009年来的最大涨幅。表面上,那对于一直在寻底的投资者而言是个好消息,毕竟连续三个月的下跌已经使标普500指数濒临熊市边缘。然而,类似这样的走势,很难说是好兆头。

自1990年以来,类似的走势逆转全都出现在2008-2009年熊市期间。换言之,就市场显示出的上涨动力而言,类似这样的疯狂走势通常都表明市场状况并不健康。最新的这次反弹发生在节日周,这种时候,由于交投清淡,市场通常会有很大的起伏。

“无论是涨是跌,对于节日周市场走势传达出的讯息我们能相信多少?”Renaissance Macro Research的联合创始人Jeff deGraaf在一份报告中写道。“那恐怕跟相信Uncle Albert在圣诞大餐后还能开车回家差不多。”

投资者可能需要习惯起伏。本季度标普500指数盘中逆转幅度达到1%或以上的情况加共出现过九次,是2011年标普下调美国主权评级以来最多的一个季度,致使股市距离跌入熊市已经只剩咫尺之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