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日元、澳元——买还是不买 这是个问题

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相对较具吸引力的美国利率,2019年可能会使美元兑其他G-10货币汇率得到支撑。

高盛集团指出,纵使对2019年美国发生衰退的担忧最后被证明有夸大之嫌,但投资者仍应增持现金。

包括首席策略师David Kostin在内的高盛分析师最近发布研究报告称,鉴于三个月美国短期国债的无风险利率在2.4%,现金已经成为有竞争力的资产,而许多投资者的现金配置比例可能接近30年低点。

该行建议投资者2019年减少债券持有量,继续投资股票。尽管美国股市可能面临进一步压力,但这些高盛策略师预计,在美国经济增长的支持下,企业盈利将继续增长。

“即使近期股市崩盘没有导致经济衰退,但股市短线进一步下跌的可能性仍然存在,”这些策略师写道。“自1946年以来,出现过四次美股熊市但没有发生衰退的情况。那几次,标普500指数在8个月内平均下跌了21%。如果当前市况遵循这一历史模式,那么标普500指数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进一步走低。”

根据该报告,货币市场基金2018年11月和12月流入资金1650亿美元,为2008年以来的两个月最高流入量。分析师写道,相比之下,由于投资者“积极地”从股票向现金轮动,股票基金流出资金420亿美元。

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后,美国股市2019年以来实现反弹、债券持稳,投资者预测美联储将在逾十年来首次降息。

1月早些时候,高盛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预期下调50个基点至3%,称它可能已达到这轮周期的顶部。

据汇丰银行称,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以及相对较具吸引力的美国利率,2019年可能会使美元兑其他G-10货币汇率得到支撑

继当地时间1月9日创出0.7%的2018年12月20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后,彭博美元即期汇率指数2019年迄今已经累计下跌大约1.2%。这种疲势使得人们担心,美元继在2018年录得年度涨幅后,2019年步履或将变得蹒跚,尤其是在几乎所有交易员都在下调美联储2019年进一步加息预期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

但是汇丰依然预计美联储会继续加息,那将使美元成为G-10货币中的“高收益币种”, 该行全球外汇研究主管David Bloom在1月9日的一份报告中说。此外,如果全球经济降温,若有必要采取措施支撑经济增长,其他国家和地区央行在灵活性上会不如美联储。

“虽然美元可能也并不完美,但在G-10货币中,它也算是矮子里面的将军,”Bloom说。汇丰预计到年底美元兑欧元汇率将从当前的1.1540左右升至1.10。

延伸阅读A:前日本央行官员称,日元或在未来数月触及100,央行几乎束手无策

一位前日本央行高级官员表示,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美中贸易紧张局势让投资者紧张不安,日元兑美元汇率有很大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升至1美元兑100日元。

前日本央行理事门间一夫1月初接受彭博采访称,这个水平是可以容忍的,而且弹药耗尽的日本央行几乎拿日元进一步走强或经济严重下滑几乎没有什么办法。

“不管日本经济状况变得多糟,央行也无法再加大刺激力度了,”门间一夫说。

门间一夫表示,除非无序的走势构成了经济崩溃的威胁,就如2011年3月该国遭受地震和海啸袭击时那样,否则日本难以向其全球贸易伙伴表明任何政府直接干预日元汇率举措的正当性。

门间一夫表示,如果经济彻底发生衰退——他认为不太可能,日本央行几乎没有什么应对办法,因为在实行了六年的大力刺激之后,该行的弹药库实际上已经空了,而且对日本金融体系和市场的副作用越来越大。

“没有利显然大于弊的有效政策措施,”他说。

日元被视为动荡时期的避险资产,新年伊始,情绪紧张的投资者将其汇率推升至9个月高点。本币走软和全球需求是依赖出口的日本经济近年来的主要引擎,推动企业利润创新高并促进了商业投资的增长。

门间一夫说,即使经济未衰退,日本央行未来也面临着挑战。他表示,市场2019年上半年可能会保持动荡,日本央行可能会在1月22日-23日的政策委员会会议下调对增长和通胀的季度预测。

鉴于央行基本无能为力,门间一夫说,行长黑田东彦及其他政策制定者2019年多数时间将保持观望。他表示,如果经济需要帮助,就该轮到政府加大财政支出了。

门间一夫说,无论如何,日本央行2%的通胀目标都仍将无法企及——剔除生鲜食品和能源价格的话,通胀率甚至连1%都很难达到。

截至东京时间1月9日16:00,日元报1美元兑108.82日元,略强于日本大型制造商对本财年汇率的预期水平109.41。

根据一家交易平台的数据,日本散户投资者此前减持了土耳其里拉净多头头寸,这为解开日元兑全球所有货币均告飙升的汇市“闪崩”之谜提供了线索。

根据东京金融交易所的数据,散户投资者上周四净减持里拉多头头寸42743张合约,为2018年8月以来最高水平。这些合约价值4.27亿里拉(约合8010万美元),不过目前尚不清楚是减持引发了里拉兑日元一度下跌9.2%,还是剧烈震荡触发空头回补之后才出现的减持。

交易员和投资者一直想理清亚洲市场当时早盘究竟发生了什么,当时,适逢日本休市、外汇市场交投清淡之际,市场上突然涌入了大量澳元和里拉兑日元卖单。有人说这是苹果公司下调营收展望引发的避险情绪,也有人表示是日本散户投资者在出脱亏损的持仓。

自2018年11月底至1月2日,土耳其里拉兑日元下跌超过7%,同期澳元兑日元下跌超过8%。

不过,来自东京金融交易所的数据显示散户投资者几乎没有碰自己的澳元净多头头寸。美元成为里拉抛盘的最大受益者,日本投资者净增持美元多头头寸12631张合约。欧元、新西兰元、英镑和瑞郎也有资金流入。

延伸阅读B:亚洲货币涨势停滞,三星业绩及澳大利亚贸易数据令前景蒙尘

新兴亚洲货币在2019年开局强劲,但复苏还远不能确定。

自2019年年初以来,当地货币受到了一系列积极消息提振:中美重启经贸磋商、中国出台更多刺激措施、美联储暗示可能会停止加息。

但是,科技巨头三星令人失望的业绩和澳大利亚疲弱的贸易数据给前景蒙上了阴影。瑞银和花旗警告,贸易放缓以及股市波动加剧正在拖新兴市场的后腿。

“如果美联储的确放慢加息步伐或暂停加息一段时间,这对新兴市场无疑是有利的,”道明证券高级新兴市场策略师Mitul Kotecha称。“但是,2018年12月的PMI数据显示新兴市场经济活动下降。此外,贸易紧张局势也仍然存在。“

彭博摩根大通亚洲美元指数自2019年伊始以来一直保持稳定,印尼盾和泰铢领涨,几乎所有地区货币都走高。

在投资者判断市场下一步走势之时,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展水平将是决定前景的关键。

“鉴于亚洲经济数据进一步放缓,我们仍然认为2019年前两个季度美元兑亚洲货币将小幅走高,”新加坡大华银行的外汇策略师Peter Chia指出。

风险偏好再度燃起,新兴市场资产士气大振。MSCI公司追踪新兴市场货币的指数过去10周有8周上涨,来到2018年7月以来最高水平。指数接近200天移动均线,2018年5月以来收盘一直未能跨越这条均线。

延伸阅读C:2018年澳元在G-10货币中垫底,法国兴业银行料其有望出现可观反弹

在10国集团(G-10)货币排行榜上,澳元可能会从垫底的位置上升。

在G-10货币中,2018年澳元/美元表现最差,并且1月初跌至接近十年来最低水平,因为对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和外汇市场大幅波动给澳元造成压力。法国兴业银行表示,随着美中贸易谈判出现取得进展的迹象,并且中国表示2019年要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形势可能即将发生转变。

“过去一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展前景和贸易担忧影响了澳元走势,” Alvin Tan等法国兴业银行策略师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如果中国担忧减弱,那么相对于该国贸易条件而言仍然被低估的澳元将会出现相当大的反弹。”

澳元的命运与人民币密切相关,因为中国是澳大利亚的最大贸易伙伴,两国经济联系密切,另外澳元被统治者作为投资人民币替代品。澳大利亚与美国利差扩大也压制了澳元,不过,最近的言论表明2019年美联储可能会采取更灵活的货币政策操作。

在这种环境下,法国兴业银行建议通过买入执行价1.5750的两个月期欧元/澳元常规看跌期权来应对澳元的潜在上涨。1月9日欧元/澳元在1.5980附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