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吉即将交出接力棒 欧洲央行成为政治游戏的靶心

挑选下一任欧洲央行行长是该地区重大换任的一部分,将有新的欧洲理事会主席,新任议会主席以及新的委员会和委员会主席。

欧洲央行将为新行长做准备,然而现任行长马里奥·德拉吉八年任期如影随形的经济和政治挑战远未得到解决。

经济正在再次放缓,欧盟地区涌现的民族主义者正在挑战欧洲一体化的原则,因此在欧洲央行寻求撤回危机时期将利率维持在创纪录低点的刺激措施之际,行长一职的竞争增加了一层不确定性。

一个风险是在政策制定者有机会大幅收紧政策之前,下一次经济放缓来袭,这料使新行长几乎没有弹药来支持经济,并且罗马,巴黎甚至柏林的煽风点火者会指责央行不公平对待其支持者。

“来自双方的平民主义者必将进行更激烈的辩论,”Berenberg Bank驻伦敦的首席经济学家Holger Schmieding说。“随着经济料降温,这一讨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势头增强并变得更加尖锐。”

此外,其他重要职位还有更广泛的讨价还价过程。挑选下一任欧洲央行行长是该地区重大换任的一部分,将有新的欧洲理事会主席,新任议会主席以及新的委员会和委员会主席。

在解决该由谁来接替德拉吉的问题之前,欧盟领导人必须先应对5月的欧盟议会选举。

那可能会加强以德国为中心的强硬派,他们长期以来一直要求更严格的政策,并反对德拉吉在债务危机期间为了保全欧元所采取的超常规一揽子措施。

或者它还可能为意大利的Matteo Salvini和他的盟友、法国民族主义者Marine Le Pen提供杠杆。他们对货币联盟带来的限制不满,有时甚至对他们的国家是否应该留在欧元区提出质疑。

欧洲央行表示,由于保护主义抬头抑制了贸易增长,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将放缓。

根据欧洲央行公布的最新经济公报,虽然经济活动在全球范围内仍然保持活跃,但也变得更加不平衡,并且势头放缓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该央行补充称,全球贸易增长已经减弱,未来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增加。

欧洲央行表示,展望未来,全球经济活动预计将在2019年减速并在此后保持稳定。随着闲置产能的减少,预计全球通胀压力将缓慢上升。

预期全球经济将走软的不仅仅只有欧洲央行一家。根据总部位于科隆的IW研究所发布的年度调查报告,德国企业对前景也变得更加悲观。

在接受调查的48个雇主组中,只有7个表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将比一年前更好,21个表示情况将变糟。调查显示,全球经济扩张步伐疲弱正在损害德国出口导向型的制造企业。

欧洲央行并表示,经济增长放缓可能给那些负债累累的欧元区成员国造成困境。

摩根大通预计,由于欧元区经济将面临增长放缓和通胀放缓的局面,欧洲央行将在2019年年底才开始加息。

根据1月10日的一份报告,该行经济学家们将对欧洲央行首次加息时间的预期从9月延后至12月,并将2019年潜在经济增长率的预测由2%下调至1.5%。他们预计2019年年底通胀率将达到1.1%,仍然低于欧洲央行略低于2%的通胀目标。

摩根大通是预测加息时间推迟的最新一家华尔街银行,一些经济学家甚至预期首次加息直至2020年初才会发生。ECB行长德拉吉2018年12月表示,欧元区经济的风险正在恶化,并且央行下调其经济增长预测。

摩根大通预计,欧洲央行在2018年12月加息15个基点之后,将在2020年再加息两次,从而将存款利率由目前的负0.4%提高至0.25%。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 Greg Fuzesi、Raphael Brun-Aguerre和Marco Protopapa撰写报告称,“尽管核心通胀只是在逐渐上升,但欧洲央行的主要动机就是‘开始行动’。”

延伸阅读A:欧洲央行称结束购债后,利率指引成为未来调整政策立场的首要工具

欧洲央行官员一致认为,下调2019年经济增长预测的做法本身,就是承认欧元区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上升。

这样做实际上允许行长德拉吉不必在2018年12月说风险是偏向下行的,以免与停止实施近四年的购债计划的决定产生冲突。他将风险描述为大致平衡,只是在向着下行方向“移动”。

“与地缘政治因素相关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保护主义威胁,新兴市场的脆弱性和金融波动性仍很突出,” 欧洲央行在公布的12月12日至13日政策会议纪要中称。“突出的是局势仍然脆弱而且不稳定,风险可能很快重新凸显,或者可能出现新的不确定因素。”

纪要发布后, 欧元几乎没有变化,欧元兑美元一度报1.1533美元。

德拉吉当时表示,管理委员会在2018年12月决定结束2.6万亿欧元(约合3万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计划,得到了“一致赞成”。这份会议纪要证实,委员会成员同意整个政策建议,包括结束净资产购买,保持利率措辞不变,并将到期债券再投资计划的前瞻指引与首次加息联系起来。

会议纪要写道,“将再投资前景与加息挂钩,被视为可暗示管理委员会的政策利率指引是未来一段时期调整货币政策立场的首要工具。”

欧洲央行目前承诺至少到夏季结束都将维持当前利率水平不变,不过市场参与者认为,由于近期数据疲软,加息时间可能会延后。

“成员们广泛认为,薪资向价格的传导,尤其是在服务业,是对核心通胀前景抱有信心的关键因素。”

欧洲央行2019年会升息吗?肯定会,如果经济展望一如行长德拉吉和其他欧洲央行官员所预期。

若2019年每季经济大多增长0.5%,薪资稳步增长,这将意味着没有理由拖延。而彭博经济研究预测显示,2019年仍会上调存款利率,但时间可能会稍晚一些:彭博经济研究预计季度经济增长将放缓至0.4%,或引发决策官员更为审慎。

延伸阅读B:欧洲央行Villeroy称面对风险,政策调整应等到春天再说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表示,欧洲央行应该等到春天再调整政策,并在经济疲软和国际前景脆弱的环境中保留所有的政策选项。

这位法国央行行长在该国报告经济数据意外疲软的当天称,欧元区的前景依然“有利”,经济放缓并非陷入低迷。尽管如此,他仍然注意到一连串的风险使得欧洲央行2018年12月停止其债券购买计划的决定相当“沉重”,并表示没有必要急于进入下一步。

“我们不需要在目前和春天之间给出有关时间表或规模的新指引,这期间我们将根据经济数据来改进相关步骤,”Villeroy在卢森堡说,“面对不确定性,我们需要保留我们的选项。我们是可预测的,但没有必要预先承诺。”

他拒绝透露他认为欧洲央行应该调整其政策信息的会议时间。欧洲央行将于2019年1月24日召开本年度首次政策会议,随后大约每六周召开一次会议,分别定于3月 、4月和6月公布政策决定。

当德拉吉的任期于10月结束时,Villeroy被认为是下一任欧洲央行行长一职的有力竞争者。他赞扬了前几任行长“以实用主义创新”的能力。他的观点通常接近该机构的官方路线,不过他的言论比他的一些决策层同事更显鸽派。

爱沙尼亚央行行长Ardo Hansson表示,他对前景相对乐观,尤其是就业数据“出乎意料的正面”。德国和奥地利官员则一直在推动尽快的政策正常化。

投资者热衷于寻找欧洲央行何时开始加息的线索。官员们目前承诺将“至少在2019年夏末”保持利率在创纪录低点不变。经济学家们预计2019年末会加息,而市场消化的预期是直到2020年才会加息。

Villeroy表示,货币政策正常化是“可取的”,但应该是“渐进的”,并且只要对于实现我们的通胀目标而言是必要的,就应该“保持宽松”。

延伸阅读C:欧洲央行Hansson依然对经济乐观,预计加息在望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Ardo Hansson表示,欧元区经济发展仍然大致与欧洲央行的前景展望相符,并且符合其2019年晚些时候可能会加息的指引。

“我们似乎处于一条轨道上,与我们之前预测相同的轨道上,”Hansson在拉脱维亚里加举行的一场活动中告诉彭博,“对于每一个坏消息,你会得到一些更好的消息,总而言之,我认为这不会产生风险,从而改变风险平衡。”

在Hansson确认其观点之前,德国工业生产大幅下滑引发对欧洲最大经济体衰退前景的疑虑。Hansson认为欧元区就业数据“出乎意料地好”。

“一旦劳动力市场收紧,工资压力就会增加,”他说,“最终,这将溢出到价格中,并为通胀创造更坚实的基础。”

欧洲央行在2018年12月预期消费者价格增幅平均料为1.6%,然后逐步向央行的略低于2%目标攀升。政策制定者当时决定停止新增量化宽松计划的资产,从而使该央行更接近于退出前所未有的刺激措施。

Hansson暗示,承诺将利率维持在目前水平“至少到夏末”——意味着最早或在2019年9月进行首次加息–这可能仍然是现实的。市场已经推迟了加息预期,因经济指标恶化。

“随着我们前进,你只需要看看最新的数据是否证实了这些预期,”他说,“如果我们在很大程度上走上正轨,如果数据证实了这些预期,那么前瞻性指引可能会相当精确。”

如果经济面消息证明形势“大幅度改善或变糟,那你就必须重新评估,”他说,“然后在某个时候会提出不同的信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