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欧洲 全世界都要“裹紧小被子”了

虽然欧洲的一些问题可能是暂时的,但IMF指出,其出现的背景包括全球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和对中国前景的担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下调对世界经济的预测,预计2019年增速为3年来最弱,并警告称新的贸易紧张局势将进一步拖累经济增长。

这是IMF在3个月来的第二次下调预测,并将原因归咎于整个欧洲需求疲软和最近金融市场的动荡。它预测2019年全球增长3.5%,低于2018年10月预测的3.7%和2018年的增速。

对许多公开担心美国牵头经济下滑的投资者而言,这个前景可能还不错。IMF对美国和中国的预测保持不变,甚至预计2020年全球增速将提高至3.6%。

尽管如此,IMF在报告中表示,风险仍“倾向于下行”。1月21日早些时候,中国数据显示上个季度经济增速为2009年以来最慢。IMF的报告为本周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奠定了基调。

“重要的是评估许多不断上升的风险,”IMF新任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说。

报告中提到的威胁包括更多贸易关税、金融条件再度收紧、英国无协议脱欧以及中国经济面临挑战的程度超出预期。

在主要经济体中,对德国预测的下调幅度最大,目前预计德国经济2019年增长1.3%,比2018年10月的预测下调0.6个百分点。在推出更严格的汽车排放标准后,消费者需求疲弱、工厂生产疲软是这种转变的原因。

IMF还下调了对意大利的预测,理由是需求疲软和主权借贷成本上升;下调法国预测,因“黄马甲”抗议活动已经损害了经济。IMF预计2019年欧元区整体增长1.6%,比之前的预测低0.3个百分点。

虽然欧洲的一些问题可能是暂时的,但IMF指出,其出现的背景包括全球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和对中国前景的担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他们的官员在3月1日之前达成贸易协议,结束2018年开始的关税争端。

IMF表示,贸易紧张局势在春季重新抬头的可能性,给全球经济前景蒙上阴影。它预测2019年和2020年的全球贸易量将增长4%,与2018年相同,但低于2017年的5.3%。

2019年美国的增长预测保持不变,为2.5%。但IMF表示,由于减税效应的消退和美联储加息,美国2020年增速将降至1.8%。

至于中国,IMF仍然预计2019年增速6.2%,低于2018年的6.6%,原因是贸易摩擦和去杠杆运动。

延伸阅读A:经济严冬考验乐观的欧元预期,花旗料德债收益率跌入“深度负值”

分析师们原本坚信,2019年将是欧元之年,德债收益率也将走高。但是,新年仅仅过去了一个月,这一观点就受到了考验。

由于欧元区经济增速放缓、通胀低迷,且政治风险萦绕不散,导致投资者退缩,欧元兑10国集团货币全线走低。同时,花旗集团表示,基准德债收益率受困于两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附近,为六个月内跌入“深度负值”打开了大门。NatWest Markets认为,近期日本国债收益率跌入负值,给德债未来的走势发出了预警信号。

先前,有多家银行预计,由于投资者确信美联储将会暂停加息,欧洲央行则将于八年来首次上调借款成本,借助于德债收益率的走高,欧元2019年将会飙升。但是,年初以来所发布的数据显示,德国工厂订单和工业产出的萎缩程度远超预期,促使分析师们收回预期。这种怀疑情绪也反映在了货币市场中,投资者们预计,欧洲央行2019年一次都不会加息。

前景如此悲观,以至于德国基金公司Wirtgen Invest预计,德债收益率有可能在本季度末之前跌破零,且全球经济预计将于年内陷入衰退。

“第一季度,德债收益率有较高的可能性会跌至负值,甚至可能会相对较快地发生,”Wirtgen的首席投资官Jörg Rah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形势不妙。”

当地时间1月22日,10年期德债收益率报0.25%,1月早些时候一度触及0.15%,为2016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同年6月,该收益率首次跌破零。10年期美国和日本国债收益率也触及了一年左右以来的最低水平。1月,欧元兑美元下跌了0.9%,至1.1360左右,2018年累计下跌了4.5%。

延伸阅读B:在经济过于疲软之前,欧洲央行的加息窗口狭窄

彭博调查的经济学家预计,在欧元区经济变得太过疲弱之前,欧洲央行将只有一个狭窄的窗口来上调利率

预计马里奥·德拉吉将在2019年10月、其作为行长的最后一次会议上,上调存款机制利率;但是他的继任者将只有到2020年春季这段时间来紧缩政策,在那之后经济增长疲弱将要求长时间的按兵不动。

“如果他们看到好机会,他们将会行动,但是显然得假设经济增长会复苏,”荷兰合作银行的高级市场经济学家Elwin de Groot说。“到2020年底,我们实际上可能面临更加困难的情况。”

在一系列令人失望的数据出炉之后,经济学家和投资者已经推迟了对升息的预期。这与地缘政治争端正损害经济增长的全球担忧相吻合。

调查显示欧元区丧失后劲、贸易紧张局势和英国无序脱欧是最大的威胁。德拉吉此前告诉欧洲议会,该地区并未走向衰退,不过目前的经济放缓持续时间可能超过预期。

一些官员已经警告不要过度悲观。执委会成员Yves Mersch和Sabine Lautenschlaeger,以及爱沙尼亚的Ardo Hansson认为,经济的发展总体上合乎预测。

调查中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 欧洲央行将重申经济前景的风险仍然大致平衡。

“将风险描述为倾向下行并不错,但是可能会被市场参与者理解为需要进一步放宽政策,”法兰克福Dekabank的经济学家Kristian Toedtmann说。“它可能不会传递这样的期望。”

为了缓解对于过早收紧金融条件的担忧,经济学家普遍预计欧洲央行将向银行提供新的长期贷款,目前的安排将于2020年6月到期。

在2018年年底决定停止扩大他们2.6万亿欧元(约合3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之时,已经有建议“重新审视”之前一轮流动性措施对政策立场的贡献。大部分受访者预测将在2019年3月公告,三个月之后落实。

延伸阅读C:对于欧洲央行的政策会议,我们应期待什么?

欧洲央行应该觉得自己很幸运。在过去几周,多数投向中央银行的聚光灯–以及争议——都落在了美联储身上。欧洲央行基本上没有引起市场的注意,即便是欧洲面临更为艰难的经济前景。但是欧洲央行管委会本周的会议将重新引发对该行日益加剧的政策挑战的关注,何况它还将面临领导层的变化。

由于不得不应对希腊、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等部分成员国沉重的主权债务压力,欧洲央行启动货币正常化的时间远比美联储要晚。该行利用2016年底、2017年初区域经济增长提速的机会,在接下来一年减码大规模的证券购买。该行在2018年12月底结束了证券购买项目,并重申预计会在2019年夏季加息。尽管面临英国脱欧进程曲折、几个成员国政治局势不稳,以及意大利与欧盟在预算政策上关系日益紧张引发市场担忧的三重风险,但欧洲央行依然这么做了。

有序地摆脱长期以来对非常规利率和资产负债表举措的依赖原本看起来是可行且乐见的,但是鉴于最近的一些经济环境变化,如围绕其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国的不确定性,这变得不那么显而易见。如今,欧盟要应对经济增长势头放缓的状况,若成员国和整个地区层面不推出支持增长的政策加以响应,那么该地区2019年经济增速可能减少一半至约1%。那将提高一些国家陷入经济衰退、金融不稳定状况卷土重来的风险。

正如我之前的详细分析,欧洲经济犹如一个曾经引人注目的团队,如今却因受到挑战的团队合作,以及五大主要成员不那么振奋人心的表现而踌躇不前。从历史经验来看,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这五个经济体是欧盟绝大多数优良成绩的主要贡献者。另一个风险是这种疲弱态势可能变得自我增强。怪不得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最近警告称,与央行最初的预期相比,该地区的放缓势头有可能不是短暂的,而且不那么可逆。

经济增长环境变得不那么有利,显著增加了欧洲央行政策前景的复杂性。一方面,维持政策指引不变有可能搅动市场,提高借贷成本并增强经济增长面临的逆风。另一方面,鉴于名义政策利率已经是负数,并且重新祭出定量宽松措施有可能面临政治阻力,该行应对经济减速的弹药寥寥无几。

欧洲央行未来将寻求重新获得更大的政策可选择性,但是又不会做出任何新的重大政策声明。基于其增长前景下调,该行会给早前的利率指引增加更多条件;它还将对一旦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将推出新定量宽松项目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

几周前,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被看作是欧洲央行未能充分认识到现实状况的证据,进而引发市场波动。那可能会使该行招致未能充分“感受到”即将出现的状况的政治批评。但是得益于投资者最近从美联储获得的更为宽慰人心的信号,市场焦虑感有所降低。这为欧洲央行提供了一点喘息空间,不过这种状况不太可能持续很长时间。

在更为建设性的政治环境下,国家和区域政府会利用这种停歇推进促进增长的政策。但是这要求该地区从导致多数经济政策决策陷入瘫痪的政治不确定性和极端化中做出重大转变。

更为可能的结果是欧洲央行发现自己身处更为强烈的政策聚光灯之下。这种严苛检视可能不会让人感到宽慰,不只是因为该行政策灵活性有限,还因为德拉吉不可续任的任期将在10月结束,眼下还没有明确的接班人。

欧洲央行最近几周成功地避开了美联储所经受的政治压力和相互推卸责任。但是随着央行这一最具系统重要性的机构从有效的波动抑制者变为无意的促进者(基本上因为他们无法控制的原因),欧洲央行无法免受眼下威胁到整个央行群体的更广泛不满情绪的冲击。

欧洲央行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要到2020年才到期,但银行2019年将面临流动性紧缩的压力。据彭博经济研究,由于相关监管规定,在到期日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前,金融机构有望置换4890亿欧元(约合5560亿美元)未偿还贷款中的全部或者部分,因此欧洲央行有可能提供新一轮的TLTRO,以免金融环境紧缩。决策官员2018年12月结束净资产购买计划,可能2019年底前都不会加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