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第一个“大浪”即将到来!

在全球经济日益引人担忧的背景下,英国脱欧谈判、贸易磋商和美国政府再次停摆的幽灵隐隐浮现。

美国国债交易员本周可能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们要应对一些熟悉的地缘政治风险,同时还要消化可能有助于巩固对美联储政策预期的关键经济数据。

在全球经济日益引人担忧的背景下,英国脱欧谈判、贸易磋商和美国政府再次停摆的幽灵隐隐浮现。市场利率也回到了熟悉的水平: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正在逼近1月初美联储表示会对进一步收紧政策保持耐心前创下的11个月低点。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1月表示,在他看来,通胀是进一步加息必要性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有鉴于此,交易员需要特别关注2月13日发布的最新消费者价格数据。市场普遍预测全年价格涨幅会降至2016年以来最弱水平。不管怎样,考虑到交易员现在倾向于认为美联储的下一步行动是降息,该数据都可能引发动荡。

“经济方面的一些好消息会导致长期国债遭到抛售,”法国兴业银行美国利率策略主管Subadra Rajappa表示。但如果数据表现疲弱,“人们会消化更加鸽派的美联储立场,这也会让收益率曲线变陡。”

美国国债连续三周反弹后,10年期债券收益率约为2.63%。在对美联储会在全球增长遭逢逆境之际继续加息的担忧引发股市下挫后,10年期收益率1月4日一度触及2.54%的低点。市场的通胀预期指标同样重挫。5年期通胀保值国债的盈亏平衡通胀率(breakeven rate)约为1.7%,从上季度2.08%的高点回落。

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Robert Kaplan表示,负利率可能对美国的银行有害,限制其在经济衰退中作为一项紧急工具的用处。

Kaplan此前在达拉斯举行的一次活动中表示,“我对这是否是一个可行的选择持怀疑态度。”他是在回应最近旧金山联储经济学家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负利率本可以刺激美国经济在大衰退后更快复苏。

Kaplan说,“大隐忧”将是其“对金融体系以及金融中介机构实际健康和运作能力的影响”。

负利率——金融危机后在欧洲和日本实施,但没有在美国——也在得到其他研究人员的重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月5日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研究如何让它们为中央银行服务。它指出,在严重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利率在历史上通常要被调低3-6个百分点。在目前全球利率仍然很低的情况下,这意味着如果出现另一次经济下滑,利率很快就会回归零。

“我一直认为下一次经济衰退将引发当局采纳直升机撒钱和深入零下的联邦基金利率。” 法国兴业银行全球策略师Albert Edwards撰写报告称,“由于对银行利润率的负面影响,客户一直对后者持怀疑态度,但我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我们会看到负的联邦基金利率。”

延伸阅读A:纽约联储模型显示金融状况收紧确实会冲击经济增长

那些抨击杰罗姆·鲍威尔在1月向投资者屈服的评论人士可能要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一个关键的纽约联储模型没错,市场波动已经为2019年经济增长的大幅放缓奠定了基础。

纽约联储模型近期更新的数据显示,在年末市场动荡期间,金融状况一直在收紧,这可能会导致2019年的经济增速大幅放缓。它预计2019年经济增长率仅为1.6%,低于2018年10月预测的1.9%,也远低于其对2018年3.1%的增速预期。

纽约联储银行分析师写道,这一变化归功于“以Baa级企业债和国债收益率之差来衡量的金融状况恶化”。

纽约联储模型目前还预计美联储将大幅错过其2%的通胀目标:以第四季度的同比变动为标准,核心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将从2018年底的1.9%降至1.3%,并且这种放缓料将延续至2020年。

该模型估计的真实自然利率——既不会刺激也不会减缓经济增长的利率水平——2019年料在1.2%,并将维持到2021年。

考虑到通胀预期的疲软,转换为2.5%的名义自然利率,这正是美联储联邦基金利率当前目标范围的最高端。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一封经济信函指出,如果美联储跟随全球一些其它央行的脚步将利率降至零以下,美国经济本可以从大衰退中恢复得更快。

研究顾问Vasco Cúrdia在公布的信中称:“负利率可能会缓解经济衰退的深度并加速经济复苏。它们可能是促进美联储双重使命的有用工具”,即实现最大限度的就业和价格稳定。

他的模型显示,负0.25%的基准利率“本可以完成大部分工作”,并且利率不必“过度下降到负面区域就能实现大幅度的经济改善。”他还测试了降低利率至负0.75%的影响,这将导致整个经济复苏期间的通胀率上升约0.5个百分点。

十年前的全球经济危机迫使各地的中央银行采取非正统的措施,从大规模的资产购买到日本和欧洲实施的负利率政策。美联储在2008年12月将其基准政策利率降至几乎为零,并将其维持至2015年底。

美国经济自2009年6月以来的平均增长率为1.9%,随着对另一次经济衰退的担忧日益加剧,关于哪种工具最有效的争论并未失去其意义。

在危机期间,美联储官员曾得到建议,他们可能缺乏在美国实施负利率的法定权力,因为法律赋予其支付银行超额准备金利息的权力,可能不允许他们通过收取利息来扭转这种资金流动。

延伸阅读B:发达国家举债规模有望在2019年创出11万亿美元纪录高位

据经合组织预测,发达国家政府借款规模将在2019年创下11万亿美元的最高纪录,刷新金融危机爆发后触及过的最高水平。

经合组织表示,尽管“很大程度上整个经合组织地区都”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而“同步”进行过财政扩张,但最近负债与GDP比率上升的情况仅限于少数几个国家,美国尤甚。

目前在经合组织国家中,美国的可交易债券占比最高,甚至超过了日本。德国排名掉出前五,就连深受危机打击的意大利也占比下降。英国现在排名第五。

虽然全世界已经习惯于认为日本经济处于病态之中,但它将带着1991年资产价格泡沫破灭以来最长时间的扩张进入新的一年。

通货紧缩不再纠缠这个国家,企业利润持续上升,且正以十年来最快的速度增加投资。即使是多年来一直停滞不前的工资也终于走高。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将在2019年10月提出提高该国销售税的危险计划,届时日本将需要每一股新涌现的经济力量。自1989年实施以来,日本销售税已经被两次上调。上调这一不受欢迎的税种曾使经济逆转并引发政治上的反抗。彭博经济研究的增岛雄树(Yuki Masujima)说:“提高销售税对于日本在解决政府债务方面的可信度非常重要,但消费者信心只要恶化一点点都是个问题。”

安倍意识到了这一危险。四年前日本将进口关税从5%上调至8%后,他就看到消费开始下滑。经济在关税上调的当季直接萎缩,然后就开始停步不前,最后才慢慢恢复。受到惩罚后,安倍一再推迟了将该税率提高到10%的计划。

但由于执政党最近重申支持他的领导,他已将2019年视为加强政府收入基础同时也不会让经济陷入衰退的最佳时机。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建设热潮将继续推进,出口看起来可能持续增长,预计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增长1%略多——按日本标准来看,这是一个健康的数字。

不过,机会之窗很快就会关闭。预计最早到2020年,日本GDP增长就将明显放缓,因为奥运会刺激措施结束叠加全球经济衰退将阻碍对日本出口的需求。安倍也有动力在他的首相任期结束之前采取行动。大多数观察家预计他将在2021年卸任,届时他将成为日本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

为了让选民同意加税,安倍承诺,增加的收入中约有一半将用于教育和社会支出。政府希望免费提供学前教育,并承担有2岁以下子女的低收入家庭的托儿费用。剩余的资金将帮助弥补政府赤字,因为政府正在艰难应对人口老龄化和沉重债务负担的压力。日本政府的债务相当于GDP的240%,在主要经济体中负担最重。

大多数食物将不在消费税上调范围内,这将减轻对普通家庭的打击。酒类将受到全面打击,餐厅内的饮食也是如此。据称政府正在考虑采取其他一系列措施,例如对购买房屋和汽车等大额消费实行减免,对信用卡公司施加压力以降低交易费用等。丰田汽车(Toyota Motor Corp.)总裁丰田章男(Akio Toyoda)在2018年9月以该国汽车制造商协会主席的身份警告称,日本将有9万个汽车行业工作岗位处于危险之中。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曾经承认,他低估了2014年增税的影响。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对彭博新闻社表示,这一次“日本政府决心避免对经济造成过度影响”。日本央行正在缩减资产购买规模,但它承诺将把借贷成本保持在极低水平,直至彻底了解加税的影响。

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加税的痛苦将主要局限于第四季度GDP的下降。少数人认为,GDP收缩将持续两个季度,这就已经符合对经济衰退的通常定义。2014年加息后的最初指标显示其导致了经济衰退,但之后数据的向上修正消除了这一瑕疵。

延伸阅读C:新兴市场ETF投资流入规模创逾一年高位,中国内地及香港资金流入

围绕全球经济放缓的不安情绪并没有让交易员们胆怯,新兴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已经连续16周呈现资金流入局面。

根据彭博汇总数据,截至2月1日当周,挂钩发展中国家多国或一国的股票和债券ETF资金增加39亿美元,创下一年多来高位,使2019年累计流入规模升至118亿美元。

新兴市场2019年开局强劲,股票表现为2016年以来最佳。吸引投资者的因素包括较低的股价、美联储按兵不动的前景以及对贸易谈判的乐观预期。不过,正在放缓的中国经济和已经大幅上升的股票估值,也构成潜在威胁。

“2019年押注新兴市场资产必须有所选择,”日本Asset Management One Co.的基金经理Satoru Matsumoto表示。该公司在东京管理的资产规模相当于大约4900亿美元。“鸽派美联储对最近新兴市场的上涨形成一些助攻,但我认为不会带来2017年那种‘金凤花姑娘’环境。”

然而一些公司仍然相信,经济减速预期对发达市场的影响甚于新兴经济体。在美联储按兵不动的情形下,大环境将支持发展中国家的资产获得超群表现。

“我们增加了新兴市场本币债券和‘硬通货’信用债头寸,尽管公司基本面改善而且违约率较低,但考虑到相对估值,相比公司债更青睐主权债,”BlueBay Asset Management驻伦敦的首席投资策略师David Riley在客户报告中写道。

1月也是第二大新兴市场ETF——iShares安硕核心MSCI新兴市场ETF资金流入创纪录的一个月,这支577亿美元的ETF在1月新增逾42亿美元资金,为2012年面市以来最大规模,受此推动,该ETF价格上涨9.6%,创下2016年3月以来最大涨幅。

以下为新兴市场ETF以美元计价的资金净流入情况。数据包括挂钩多国或专注一国的基金的持仓加权配置(除非另有说明,数字单位均为百万美元):

· 股票ETF增加33.5亿美元。

· 债券ETF增加5.521亿美元。

· 总资产从2603亿美元升至2685亿美元。

· 中国内地/香港的流入规模最高,为12.3亿美元。

· 没有挂钩任何一个国家的ETF遭遇资金外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