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美国 面临的压力不小

美国经济可能在美联储没有足够火力恰当应对经济衰退的时候迈向衰落。

根据诺贝尔奖获得者罗伯特·席勒的看法,经济衰退的风险是真实的,并且最早可能2019年就会到来。

面对美中贸易谈判的不确定性,企业盈利预测恶化以及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美国经济是否会出现萎缩已经成为投资者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这也导致美国股市这波持续近十年的牛市几乎就在2018年12月结束。

“2019年或2020年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似乎有所提高”,这位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在佛罗里达InsideETFs会议 上一次小组讨论中表示,“这些迹象表明人们很担心。目前的牛市也是股市历史上最长的一次。”他并表示,“有一种思维是,应该牛市很快就会结束。”

彭博调查经济学家指出,未来12个月发生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25%。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当地时间2月12日在密西西比州表示,“我们并没有感受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已经升高。”

DoubleLine Capital LP的副首席投资官Jeffrey Sherman表示,正在进行的辩论使得关注市场如何相互关联变得更加重要。他表示,与近期历史相比,利率显得较高,我们已经看到企业利润率略有下降,而且GDP增长率可能放缓至趋势水平——接近2%。Sherman在小组讨论中表示,从投资角度而言,每个人的组合中都需要一些股票,他们只能“更加谨慎”。
“企业盈利和市场情绪都经历了巅峰时刻,”Sherman表示,“问题变成了,美国企业如何在这个阶段做出反应?这看起来并不可怕。”

席勒和DoubleLine关系悠久。DoubleLine席勒增强型CAPE基金将其大部分资金投入一个固定收益投资组合,同时采用衍生工具基于席勒创建的一个指数来投资于被低估的大盘股票。根据彭博排名,该基金于2013年推出,五年来的业绩跑赢了99%的同行。

席勒在30年前开发了这个经周期调整后的市盈率(CAPE)指标,在其计算中使用10年的企业盈利来衡量股票市场估值。席勒表示,该指标目前大约在30倍左右,这是“非常高”的水平,特别是考虑到这个数字大约是历史平均水平的两倍。然而,展望未来,这个比率应该只是因为时间而下降——金融危机期间最糟糕的盈利应该很快就会不再计入指标。

席勒表示,“这并不意味着你要预期负回报”。

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Paul Krugman表示,美国经济可能在美联储没有足够火力恰当应对经济衰退的时候迈向衰落。

Krugman在迪拜接受彭博电视采访说:“较小的问题似乎在积累,我们没有良好的政策应对机制。”

经济面临的不利因素促使美联储1月暂停其加息周期,Krugman表示,该周期从一开始就从未“基于数据”。“继续上调利率看起来真的是一个坏想法,”他补充说。

预计美国经济前景黯淡的并非Krugman一人。杜克大学2018年12月公布的调查显示,美国企业的首席财务总监压倒性地预计美国两年内将陷入衰退。

“我没有那么确切的时间,但似乎很可能,”Krugman说。

虽然Krugman预计程度不会像2008年危机那样,但他表示华盛顿的决策层将难以遏制大规模冲击。这位直言批评特朗普政府的经济学家表示,难以看到美国领导层“以灵活的方式作出回应”。

“显然我们的情况在恶化,”他指出2008年的公共债务较低以及当时有“很多空间”下调利率。“我们上次陷入危机时,有相当出色的领导层。”

延伸阅读A:美联储加息周期渐入尾声,一个艰难的现实摆在面前

美联储最近对进一步加息抱以观望立场,凸显出一个令人遗憾的现实,即联储在抵御衰退方面所能动用的工具少于从前。

货币政策策略的明显变化导致一些观察人士质疑美联储是否对最近的市场波动做出过度反应,”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 LLC的Tiffany Wilding在博客中写道。 “现在很多美联储官员认为,目前的联邦基金利率(2.25%至2.5%区间 )大概率是这一周期的最终水平,而该区间明显低于他们多数人之前的预期。”

一方面, 美联储为应对经济低迷做了较好的准备。与欧洲和日本央行不同的是,美联储已将利率从零水平上调,所以他们有通过降息以提振信贷的空间。此外,美联储还缩减了资产负债表,如果经济真的下滑,它们有空间来大举购买债券。

然而,现实是利率很可能会停留在远低于历史正常标准的水平,这意味着美联储通过放松政策以促进经济增长的空间变小了。

在此背景下, 美联储计划在2019年谈论其未来的政策框架。旧金山联储行长Mary Daly此前暗示美联储可能会考虑将债券购买作为一种更常规的工具,而不是仅在零利率时期采用。Pimco的Wilding认为,通胀目标制也可能是备选工具之一。这是纽约联储行长John Williams经常提出的一个观点。
目前确认已知的就是美联储公布的信息:即美联储将重估其战略,工具和沟通机制,6月在芝加哥举行研讨会议。他们计划在流程结束时公布调查结果。

一个关键问题是,在经济再次放缓之前, 美联储是否有时间重新启动应对方案。牛津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表示,从美国、英国、德国和欧元区数据看,自1950年代(欧洲1970年代)以来的22次经济衰退中,有12次是在政策利率达到峰值之后的一到三个季度内发生。这并不意味着美联储会引发经济衰退,但确实表明它们很难阻止它们。

美联储是否真的认为他们已经完成了这个周期?到目前为止,官员们似乎仍存在分歧,许多人似乎都有所保留。政策制定者计划于3月20日发布的经济预测摘要,或可为市场提供更全面的线索。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强劲”,但全美各地并没有同等地感受到其好处。

“今天,国家层面的数据显示经济强劲,”鲍威尔2月12日在密西西比河谷州立大学对学生表示。“失业率接近半个世纪低点,经济产出以稳健的速度增长。”

鲍威尔发表讲话的地点是在密西西比州利福勒县的伊塔贝纳,当地2018年12月的失业率为7.3%,几乎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鲍威尔说:“我们知道,在一些地区,包括许多农村地区,人们并没有感受到相同程度的繁荣。”他说,美联储可以通过以支持最大就业和物价稳定为使命的货币政策来提供帮助。

这是至少20年来美联储主席首次访问美国第二贫困州密西西比,而向听众介绍鲍威尔的人说,自1960年代肯尼迪访问密西西比三角洲地区以来,鲍威尔是最重要的访客。

美联储1月暗示,已经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完成了加息,并且在减持债券方面具有灵活性。而2018年年底时,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还倾向于收紧货币政策。这种政策倾向的回归引发了金融市场广泛的上涨。

鲍威尔早些时候在讲话中对学生们表示,官员们“并不认为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升高。”

延伸阅读B:格林斯潘对美国预算赤字“极度失衡”并最终引发通胀发出警告

虽然美国两党的政客对预算赤字向1万亿美元以上攀升基本上保持沉默,但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说,这种无人关注的状况不会持久。

“这是一个极度失衡的局面,” 1987年至2006年期间领导美联储的格林斯潘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 “在政治上,预算赤字确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后果。”

对于92岁的格林斯潘来说,最终令人担忧的是通货膨胀。上一次美国面对如此巨大规模的预算赤字还是在经济衰退于2009年结束之后。现在美国经济正处于扩张的第10年,就业市场则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最紧张的状态。

目前美国的通货膨胀在控制之中,最新的数据可能表明通胀达到2016年以来最温和的水平。但是,如果投资者开始担心美国的支出将刺激价格压力,他们可能会减少美国国债的购买量,而与此同时,美国国债需求的一个重要来源——国际买家——的需求已经出现下降。

“只有预算赤字最终一如既往引发通货膨胀时,政治体系才会做出反应,”格林斯潘表示。 “我们现在看到滞胀的开始,但我们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他说。
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预测,在2022财政年度,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将会超过1万亿美元。在唐纳德·特朗普担任总统的第一个完整财政年度,虽然减税促进了经济增长,但预算赤字仍增加到7790亿美元,是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福利支出和利息支出增加的情况下,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已经在不断恶化的轨道之上。

财政状况每况愈下,再加上美联储削减资产负债表,导致美国财政部在2018年将国债净发行额提升至1.34万亿美元,是2017年的两倍多。财政部借款咨询委员会主席Beth Hammack 1月在给财政部长努钦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在未来十年,美国政府的借债需求可能会超过12万亿美元。

延伸阅读C:摩根士丹利策略师Wilson发出警告,“盈利衰退正在发生”

在充满活力的财报季背后,是一个不断恶化的趋势,而且摩根士丹利认为这个趋势很难扭转。

该公司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Mike Wilson指出,这个趋势指的是华尔街对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2019年利润的预测。彭博跟踪的分析师对2019年利润增速的预期为5.4%,已经低于1月的7.7%,但Wilson警告说,这依然太高,他的预测已经下调至1%。

这位策略师此前曾预测全年利润增长4.3%,但如今表示,当前财报季已经证实了他连续两个季度盈利下滑的预测。虽然标普500指数在过去四周里上涨近4%,有望取得2014年以来财报季的最高四周涨幅,但分析师们正在忙于削减他们的预期。因此,预计美国企业的第一季度利润将遭遇3年来的首个负增长。

“盈利衰退的速度比我们预期还要快,”Wilson在客户报告中写道。“盈利衰退正在发生。”

虽然威尔逊对企业盈利不那么乐观,但他仍然坚持他对标普500指数的预测,预计年终收报2750点,因为较低的利率支持股票估值。进一步的利润预测下调并不一定意味着股价下跌,但投资者应该为动荡做好准备,因为摩根士丹利对过去修订周期的研究表明,在业绩情绪低迷时,市场波动性趋于扩大。

“这种盈利放缓可能对公司行为产生实际的连锁反应,如支出和招聘,这进一步给经济增长带来压力,”他说。“无论价格上涨还是下跌,波动性都会有大幅上升。”

另一方面,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Kyle Bass表示,随着财政刺激措施的效应减弱,美国经济最有可能在2020年中期陷入温和衰退。

这位对冲基金经理表示,掌控众议院的民主党人不太可能让特朗普政府进一步刺激经济,并且处于加息周期后期的美联储也不会有多大帮助。

“因此,当我们即便陷入温和的衰退时,我认为我们鲜有对策,”Bass当地水岸2月11日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他补充说,美国股市年底水平将低于当前。

这位Hayman首席投资官预计,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概率为80-85%。

Bass和Daniel Babich在2月11日的一篇彭博专栏文章中写道,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经济举步维艰的中国拥有的杠杆比历史上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要大。

两人敦促特朗普的团队在贸易谈判期间推动与中国的关系实现重大改革,而不是满足于仅要求中国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Bass和Babich表示,中国必须结束其“长期奉行的大规模经济间谍和盗窃政策”及其对与政府有关联的企业的优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