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会成为2019年最赚的货币

外汇交易在日本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外币存款和投资基金以外的又一个选择。

2019年1月初时日元兑所有其他146种货币齐齐飙升,也使日本的保证金交易商成为关注焦点。在日本超低的债券收益率驱动下,这些保证金交易商押注于海外货币,其重要性也日益增强。

2005年时相关金融法规进行了修订,外汇保证金交易逐渐盛行。2013年时日本央行加大量化宽松政策力度,此类交易在现汇交易种所占比例由此大幅增至68%。

自此外汇保证金交易市场份额从未低于43%,这种交易商也被称为“渡边太太”,其影响力在全球广为人知。

近年来,投机者时不时地考虑在市场流动性低的时候,通过买入日元引发连锁反应,以期引爆押注高收益货币的保证金交易商的止损盘。投机者进行此类操作最喜欢的时间之一就是日本长假期间的清晨时分,这时市场流动性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而该市场的日均交易额仅有390亿美元,相比日本却有1340亿美元。

流动性稀疏会造成市场疯狂波动,在亚洲交投清淡的新兴市场货币更为如此,如南非兰特或土耳其里拉。

下面是关于日本外汇保证金交易商经常问到的一些问题。

1. 这种市场到底有多大?

日本的保证金交易公司通常在自己的平台上撮合客户的买卖订单,只有超出的部分才会放到市场上交易,从而对汇率造成影响。据日本金融期货协会数据,2018年4月这部分多余出来的交易高达129.5万亿日元(约合1.2万亿美元),占东京现汇市场总交易的46%,比为企业客户的交易量还要高出20%。

2. 有哪些明显特征?

喜欢高收益货币、逢低买入。

据日本央行2016年6月公布的一篇研究报告,外汇交易在日本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外币存款和投资基金以外的又一个选择。个人投资者倾向于关注融资掉期点,也称作息差,而不是押注汇率走势。因日本央行将存款利率控制在零以下,同时将债券收益率压低至该水平附近,个人投资者没有了利息收入,于是这种日常套息交易很有吸引力。

为了将套息交易回报做到最大,日本散户投资者大多是逢低买入;这不同于基金经理,后者倾向于通过动量交易或基于宏观经济趋势的策略寻求资本收益。在涉及高收益的新兴市场货币(如兰特)的交易时,往往出现逢低买入的情况。

3. 注重套息交易回报有何后果?

在这种策略下,会导致长年累月的做多高收益资产做空日元,在风险厌恶时期有助于抑制日元走强。但是当亏损加剧时,就可能会引发疯狂平仓,从而给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大幅波动。

保证金交易公司一般每天会评估客户头寸,通常是在早上7点左右,一旦亏损达到一定水平,便会清仓。这种强制平仓大多发生在早上,即便日本放假时也会如此,意味着做市商有时也会难以满足需求,造成价差进一步扩大。这种情况会触发预设的算法交易程序,导致市场抛售。

这些因素结合起来或是1月3日发生汇市闪崩的原因,当时澳元和土耳其里拉兑日元纷纷暴跌。

“偏向于单边押注的散户投资者,更容易让投机者瞄准其止损操作,”UedaHarlow驻东京的外汇保证金交易首席经理oshiya Yamauch表示。“说不定还会再来一次汇市闪崩。”

4. 如何关注散户的投资趋势?

日本金融期货协会根据50家保证金交易公司的报告,每个月都会发布数据。东京金融交易所每周也会发布相关数据,不过其样本规模更小一些。保证金交易公司自己也会向其客户提供持仓数据,像Gaitame.com Co. 这样的公司还会将一些图表公开。

延伸阅读A:前日本央行官员警告日元升值风险

前日本央行官员Shigeto Nagai表示,日元2019年上半年可能升至1美元兑95日元的水平,虽然日本央行应对措施所剩无几,但仍可能不得不做出回应。

Nagai接受采访表示,中国经济放缓、美中贸易摩擦和英国脱欧都可能促使全球投资者转向日元,日元通常是市场动荡的避风港。

他的观点与前日本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早川英男和前货币政策部门负责人门间一夫近期评论相似。Nagai表示,他认为日本央行在经过近六年的大规模刺激后,几乎没有工具能够有效应对日元走强。

现任Oxford Economics日本经济负责人的Nagai表示,然而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将不得不尝试应对,因为日元贬值加强了日本企业的信心,有利企业制定长期的商业计划。他说,在日元走强的情况下袖手旁观,相当于向商界领袖确认央行无能为力。

根据外汇分析师的预估中值,日元兑美元将在2019年年底达到108。

另一方面,原日本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早川英男预计,如果日本经济陷入衰退,日元可能升至逾六年来最高水平。他认为日本经济可能最快2019年秋季陷入衰退。

“我认为日元可能升至80领域,但不会升至70领域,”早川英男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他指的是日元兑美元汇率。

早川英男称,日本央行将无力阻止日元升值,不过央行可能通过引入负贷款利率来放缓日元升值步伐,这是其所剩不多的政策选择之一。早川英男是日本央行当前刺激政策的一贯批评者。

分析师对2019年底的日元汇率预测中值为108,并预计到2020年末升至105。自黑田东彦2013年初担任日本央行行长前夕以来,日元汇率还未到过80领域。

前日本央行理事门间一夫也曾经表示,日元或在未来数月触及100,央行几乎束手无策。

最近几周日元大涨,因为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美联储可能暂停加息的迹象做出反应。强势日元削减了日本出口商以日元计价的利润,不利日本经济持续复苏所需的资本投资和薪资增长。

延伸阅读B:美元/日元汇率紧摽收益率利差,日元涨势可期

美元兑日元汇率与美日两国收益率利差之间的关系加强,是日元的好兆头,不少策略师预计它将延续近期的涨势。

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这两个变量之间的相关性1月攀升至0.63,创下一年来的最高水平。在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暗示将暂停紧缩政策之际,基准10年美国国债收益率触及一年来新低。渣打集团、花旗集团和汇丰控股均预计未来几个月日元将走强。

“我们一直在寻找做空美元的催化剂,我认为我们最终找到了,那就是美联储的鸽派立场,”渣打驻新加坡的宏观策略师Mayank Mishra在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做空美元/日元是目前我们最确信的G-10外汇策略之一。”

Mishra补充道,渣打预计美元兑日元汇率到年底将跌至105日元,风险倾向下行。

花旗认为日元“非常便宜”,预计在12个月内将更凌厉地飙升至103日元。它之前的预测是108日元。

弱势货币对日本经济和日本央行提振通胀的努力至关重要。因此,随着全球风险上升,以及投资者预计日元会进一步上涨,一个问题是:日本央行的痛阈在哪里?

答案是:98日元兑1美元。至少这是彭博对经济学家进行调查得出的中值看法。经济学家们被问到的问题是:日元汇率到达什么水平,日本央行可能实施额外的宽松政策。

麻烦的是,53%的人还表示,在经过六年的非常规刺激之后,日本央行没有足够的弹药抗衡全球市场参与者,因为投资者在动荡时期会将日元作为避风港,推动日元升值。

两名前日本央行高级官员也赞同这种观点。他们表示,日本央行几乎没有办法对抗不受欢迎的货币强势。

延伸阅读C:日本央行减少购债规模,以在全球债券反弹之际抑制收益率跌势

日本央行两个月来首次减少债券购买规模,以在全球增长风险加剧引发全球债券价格反弹之际遏制收益率下降。

重要见解

· 日本央行在2月12日的例行操作中提出购买1800亿日元(约合16亿美元)的10-25年期债券,此前一轮操作中购买规模为2000亿日元。上一次减少这一期限范围内的购债规模是在2018年7月;

· 从所有期限来看,此次是2018年12月14日以来日本央行首次减少购债规模;

· 随着从欧洲到澳大利亚等经济体下调经济增长预期,投资者纷纷寻求固定收益资产避险,全球范围内的债券价格都出现反弹。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主要央行转向鸽派货币政策立场,这也增加了债券的吸引力;

· 2月8日,超长期国债收益率跌至2016年末以来最低水平。

评论

· “减少购债对于抑制收益率下行非常重要,”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证券驻东京的高级固定收益策略师Katsutoshi Inadome说。“此举出现的大背景是,市场上对于日本央行暂缓缩减购债的猜测不断升温,而这也是投资者为何加速追逐超长期国债的部分原因。但现在来看,这个前提设定已被消除”;

· “这表明当收益率大幅下跌时,日本央行可能会恢复缩减购债”;

· “日本央行此举将抑制企图让收益率曲线快速趋平的努力”,三井住友信托资产管理驻东京的高级经济学家Naoya Oshikubo说。“美元/日元反弹至110上方,日本股市回升,外部市场环境都对日本央行缩减购债构成有利条件”;

· FPG Securities驻东京首席执行官Koji Fukaya表示,日元的反应有限,因投资者并不认为日本央行减少购债是对货币政策的调整。市场认为日本央行将把超宽松货币政策维持一段时间,这应不会影响美元/日元汇率。

市场动态

· 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0.5个基点,在上述决定公布后重回-0.025%。该品种收益率曾在1月4日下跌至-0.05%,创2016年11月以来最低;

· 在日本央行的上述行动之后,日元抹平早盘跌幅,但在美国国会议员达成临时协议避免政府再次停摆的消息传出后,日元再度下跌。日元目前跌0.2%,报1美元兑110.59日元;

背景

·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1月政策会议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期市场走势似乎有点过于敏感,并称他未看到经济基本面有重大变化;

· 黑田东彦在2018年12月称,若是经济基本面的真实反映,收益率跌破零便不是问题;

· 作为2016年9月引进的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的一部分,日本央行旨在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零附近的区间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