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又怼了美联储 但这次他是对的?

特朗普强调通胀疲软,触及了美联储官员的一块敏感区域。

美国总统特朗普参与到了美联储内部关于央行官员应就不理想通胀率采取什么行动的辩论中——他呼吁降息。而他最终能够如愿以偿也非全无可能之事。

尽管美国经济仍在扩张,但特朗普及其高级经济顾问拉里· 库德洛反复用通胀不足来证明他们要求美联储改弦更张的合理性,敦促放松信贷。

“美联储应该下调利率,”特朗普当地时间4月5日在政府公布了高于预期的3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幅之后对记者表示。“他们确实拖慢了我们的速度。看不到通胀。”

特朗普强调通胀疲软,触及了美联储官员的一块敏感区域——他们一直在试图搞清楚个中缘由。

决策者对于通胀一直以来的温和程度感到意外,并将物价压力“微弱”作为他们在2018年四次加息之后承担得住在决定下一步行动时保持耐心的原因。事实上,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已表示,他并不认为美联储已经“已经令人信服地”实现了2%的通胀目标;通胀率在多年来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低于该目标水平。

“我不确定我们在这个地方有重大分歧,也许只是在时机上有分歧,”库德洛4月5日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表示,美联储应该降息并停止收缩资产负债表,继续就货币政策问题向美联储施压。

当地时间4月5日,特朗普离开白宫时对记者们表示,“我个人认为美联储应该降息。我认为他们其实拖累我们增长得更慢了。他们应该放弃量化紧缩”并重启量化宽松。

特朗普计划提名与自己政见相同的两人出任美联储理事:前Godfather’s Pizza Inc.首席执行官Herman Cain和保守派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研究员Stephen Moore。经济学家和许多国会议员对他们是否有资格担任美联储理事表示质疑,两人尚未得到正式提名。

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表示,考虑这两个人选并不是为了打破美联储政治独立的传统。

“我们不会影响他们的独立性,”库德洛表示。“我们有自己的观点。”

美联储2018年的加息举措引起特朗普极大不满,甚至谈到要解雇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

“没有通货膨胀,工资正在上涨。为什么要加息呢?”库德洛说道。

延伸阅读A:富达料通胀风险或将再现,称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上探3%水平

就在经济增长放缓之忧引发全球范围内的疯狂债券买盘之际,富达国际的George Efstathopoulos心中所想却是另一种风险,那便是出人意料的通胀。

这位掌管着一支过去一年业绩超出98%同行的多资产基金的经理人认为,市场对于全球经济增长前景过于悲观,同时投资者对于通胀前景又过于乐观,而实际上到2019年下半年通胀可能就会浮现,从而促使全球主要央行重新考虑其当前的鸽派立场。

“市场对于那种鸽派论调有点兴奋过头,而且已经开始心生降息之想了,”Efstathopoulos在新加坡接受采访时说。美国经济增长依然符合、甚至超出趋势,理论上这可以为美联储继续推进政策正常化提供支持,“我依然认为下一步是加息而非降息。”

随着全球经济增长降温之忧使得投资者纷纷寻求将主权债券当作庇护所,从欧洲到日本,各国国债价格齐步上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国债收益率在3月创出了新低,而与此同时,由于投资者认为美联储恐怕有必要降息,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的重要一段也出现了倒挂——这种现象通常被视为经济衰退的先兆。

Efstathopoulos预计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年内最高可能触及3%的水平,尤其是诸如欧亚采购经理指数和工业产值等关键经济指标继续向好的话,就更是如此。

要消除债券市场认为全球最大经济体需要刺激措施的观点,还得加把劲,但是如果出现一些通胀的一致信号会有帮助。

3月美国就业数据可能已减轻对美国经济增长前景迈向谷底的疑虑,支持四月第一周收益率上升的趋势。但4月5日就业数据中的工资增长逊于预期,期货市场反映美联储2019年降息0.25个百分点的几率为70%。

这与美联储目前发出的信号截然不同,央行暗示2019年全年将暂停升息,2020年可能再次加息。

Invesco Advisers Inc.固定收益团队的投资组合经理Noelle Corum说:“市场要开始预期升息,必须要看到持续的通胀压力。”她的预期是,年底前通胀会上升,足以证明另一次加息合情合理。

美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为2.5%。这比3月创下的15个月低点大约上涨了16个基点,同时四月初中国经济也出现令人鼓舞的增长迹象。4月5日的美国数据也确认,美国失业率仍接近数十年来最低水平。

延伸阅读B:美联储热衷推升通胀率,或将助长金融泡沫

美联储重新热衷于推升通胀率,或许会助长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与最近两次经济衰退关联起来的那种资产泡沫。

尽管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仍然挥之不去,但是美联储出人意料地转向2019年不再加息,却提振了股票、高收益债券和其他风险资产价格上扬。至少按照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的指标衡量,目前的金融环境是1994年以来最宽松的。不过,它们可能还会变得更加宽松。

“如果到了春末,人们感觉经济增速开始回升,而美联储继续按兵不动,那么市场就会认为金发经济已经回归,并重启冒险模式,”前美联储官员、现任PGIM Fixed Income首席经济学家的Nathan Sheets表示。

这会让政策制定者陷入困境。3宣布美联储政策的大逆转时,鲍威尔表示,低通胀是“我们时代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由此彰显出央行推升价格压力的决心。他还保留了美联储在2018年四次加息后下一步行动或许是降息的可能性。

但安联首席经济顾问Mohamed El-Erian表示,通过低利率来推升通胀的做法可能会鼓励过份冒险,最终危及金融稳定。

而鲍威尔明确指出的导致前两次经济衰退的正是这种“破坏稳定的过度行为”。第一次是1990年代末的网络股票市场繁荣,最后崩盘并导致了2001年的经济衰退。第二次是2000年代楼市的大起大落,随后经济出现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萎缩。

美联储官员们表示,他们对维持利率不变感到满意,因为他们正在评估最近的经济疲软是暂时还是持久现象。一位通常具鹰派色彩的决策者暗示本轮加息周期可能已经结束。

“我们在本轮周期中是否已经完成加息了?有可能,“克里夫兰联储行长Loretta Mester当地时间4月4日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表示。

她补充说,如果经济表现按她认为最有可能的方式演变——经济增长在第一季度疲软之后回升——“联邦基金利率可能需要比当前水平略有调高。”

Mester通常被称为一位适度鹰派的决策者,她预计经济将反弹,年化增长率将达到或略高于2%。这与她之前预期的增长2%至2.5%有所不同。她还预测2019年的通货膨胀率为2%,并且劳动力市场将继续保持强势。2019年Mester在FOMC没有政策投票权。

“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强劲的劳动力市场,缓和的通货膨胀,持续温和的经济增长以及一些不确定性因素——我仍然处于观望态度,”费城联储行长Patrick Harker在4月4日于费城举行的另一场活动中表示,他2019年也没有政策投票权。“我对利率的看法仍然是最多2019年加息一次,2020年加息一次。”

延伸阅读C:德国商业银行表示,伯南克的通胀理念对欧洲央行来说将是危险的

如果欧洲中央银行决定采纳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提倡的通胀目标政策,欧洲央行会有五年保持创纪录的低利率,这可能带来负面影响。

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Joerg Kraemer表示,如果欧洲央行为了实现物价更快上涨而将基准利率长时间维持在零水平,那么市场和房地产将面临“危险泡沫的风险”。

自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各国中央银行一直在努力使通胀与其目标保持一致,因而也激发了其他政策建议。在2017年,伯南克强调官员可以允许通胀超过目标以弥补先前通胀过低时期的影响。

芬兰央行行长,也是接任德拉吉欧洲央行一职的热门人选Olli Rehn在2018年采纳了这一理论。

Kraemer在当地时间4月3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种理论夸大了防止低通胀率的影响。”“相反,欧洲央行需要一种全面稳定的战略”,关注金融稳定。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定于4月10日举行会议。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加大了对美联储的施压,称如果不是美联储“错误地提高利率”,美国GDP将会更高,市场会“处于更好的地位”。

特朗普通过推特发表的这番评论是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又一次抨击。自2018年美联储四次加息以来,特朗普数度公开指责鲍威尔。彭博新闻社2018年12月21日报道,特朗普甚至讨论过解雇鲍威尔。

“如果美联储没有错误地提高利率(特别是在通货膨胀率非常低的情况下),如果美联储没有选这么荒唐的时候来收紧政策,那么GDP和美股的表现还会更好,全球市场将会有更佳表现!“特朗普在推文中说 。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呼吁美联储“立即”降息50个基点,此举令特朗普政府与美联储的斗争进一步升级,也是在挑战美联储的独立性。

据Axios报道,库德洛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其“希望”看到美联储能这样做。后来库德洛又在CNBC上表示,降息将保护美国经济免受海外市场疲软的影响,但他同时提到这种行动不需要立即做出,而且潜在的“经济”也并未放缓。

此前有报道称,特朗普计划提名为美联储理事候选人的Stephen Moore也主张降息50个基点。美联储曾表示,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对美国经济造成压力,2019年预计将维持利率不变。2018年12月美联储曾预期2019年将会加息两次。美联储目前将基准利率设定在2.25%至2.5%的目标区间。

美联储发言人David Skidmore拒绝评论库德洛的言论,此前几天,Moore告诉《纽约时报》美联储应该放松货币政策。Skidmore也拒绝评论特朗普的推文。

Moore是保守派学者和特朗普的支持者,曾与他人共同著有“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Get Our Economy Back on Track”这本书。

库德洛说,总统“对鲍威尔主席有自己的看法。他们一起吃饭。他是我们的美联储主席。我们不会撤换他。”撰文/彭博新闻社 编辑/林一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