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前的宁静:美元蹭蹭往上涨,其他货币怎么走?

一项彭博调查显示,新兴市场观察人士预计2018年下半年抛售还将持续。

7月全球新兴市场货币波动率升高,亚洲货币走势却显得平静无波,不要被这种表象所迷惑。

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在当地大部分经济体拥有经常帐盈余以及中国维稳人民币承诺的支撑下,7月亚洲货币的三个月隐含波动率均值下降了27个基点。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冲击下,整个新兴市场的波动率攀升了4个基点。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Oanda Corp.亚太区交易主管Stephen Innes在电子邮件中称。“我们有六个星期的时间来解决这场贸易战,否则当地货币将陷入险境。但是,我不认为受害者会仅限于亚洲市场,届时我们面对的可能是全球性的崩盘。”

澳新银行亚洲研究主管Khoon Goh指出,虽然与其他发展中经济体相比,亚洲相对强劲的经济基本面帮助其更好地抵御住了美国收益率和整体市场波动上行的冲击,但这并不意味着风险消失。

7月市场相对平静的表现使得投资者对新兴市场货币和股票的前景产生了分歧。之前,美元上涨以及贸易形势恶化令这类资产录得2015年中国“硬着陆”恐慌以来表现最糟糕的一个季度。

一项彭博调查显示,新兴市场观察人士预计2018年下半年抛售还将持续。不过尽管如此,包括高盛和贝莱德在内的一些机构的策略师以及投资人认为,便宜的股价、企业盈利增长以及强劲的基本面将盖过贸易战带来的风险。

市场目前关注美中两国是否会恢复谈判,以及在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下,中国会如何展开报复。在8月30日公众咨询结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会对另外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7月早些时候,美国已经对34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亚洲外汇波动受到抑制,但这一趋势是否会延续,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如何演变,”Goh表示。“局势进一步升级可能导致外汇波动加剧,特别是如果它导致人民币重新走软,其他亚洲货币也会受到波及。”

在美元上涨之际,新兴市场货币跌至一年来最低水平,股市也回落。

彭博追踪的每种发展中国家货币均下跌,MSCI新兴股票指数延续跌势,自1月见顶以来已经累计下跌17%。南非兰特下滑,因央行警告经济前景具有挑战性。智利比索追随铜价下跌。随着对货币政策宽松的预期加大,人民币汇率跌至一年低点。新兴市场主权债券对美国国债的风险溢价上升。

“对新兴市场有很多恐惧,”Man Group美洲区负责人Michelle McCloskey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我们仍然认为这是一个增长的地区,并且我们公司内部也有很大的投资,但显然,目前市场讨论的都是另类风险溢价。”

由于美元连续第三天跑赢多数其它货币,发展中国家资产遭遇冲击。虽然股市仍然关注企业财报,但贸易威胁仍是一个问题。

延伸阅读A:创出2011年来最差上半年表现后,亚洲垃圾债的吸引力似已增强

近几日来,亚洲高收益美元债券给投资者带来了涨幅。在上半年创出2011年以来历年同期最差表现后,越来越多的信贷分析师从此类资产中看到了价值。

伴随2018年初的巨大发行量以及中国债券违约隐忧的加剧,这些亚洲实力较弱公司发行的债券2018年迄今已下跌5.9%,表现落后于全球平均水平。但是在过去三个交易日中,此类债券录得了一定的涨幅,表明投资者可能已经重新入场抄底。

美国银行分析师最近加入摩根大通同行的阵营,认为在经历了近期的下跌后,一些亚洲企业发行的债券显现出买入机会。鉴于中国出台债券发行新规后中国地产公司的高收益债券发行步伐料会放缓,加之基准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涨势已经逆转,包括新加坡银行Todd Schubert在内的信贷分析师对于此类债券下半年的前景如今又多了些乐观。安本标准投资也看好处于当前价格水平的亚洲高收益债券。

“相对于美国而言,亚洲高收益债券当前的水平为投资者提供了四年多来不曾有过的入场机会,”安本标准投资驻新加坡的亚洲公司债及新兴市场信贷研究主管Paul Lukaszewski说。“我们认为目前的估值使这些债券已经处于超卖状态,已经利用近期的跌势加大了亚洲和全球新兴市场公司债券基金对亚洲高收益债的配置。”

ICE美银美林指数显示,目前亚洲高收益债收益率比美国垃圾债收益率高出大约300个基点,为2015年一季度以来最高水平。而据美银称,中国境内债券违约率上升以及中国投资者资金外流所产生的溢出效应,可能会延缓亚洲收益率溢价的回落。

分析师们说,情况在变好之前也还有可能进一步变坏。不过鉴于亚洲垃圾债的收益率已经从2017年底的6%上升到了现在大约9.3%的水平,在这样的债券上亏钱也变得更加困难了。美银看好中国地产公司和印尼大宗商品公司发行的高收益债券。

从美银近期的一次投资者调查中可以看出的投资者分化日益加剧。美银近日发布了调查结果。调查中53%的受访者认为亚洲美元债市场违约率会继续维持在2%-3%甚至更低的水平,而47%的受访者则认为违约率会升至3%-5%的水平。根据美银数据,不包括全球金融危机那段时间,亚洲债券违约率一直保持在3%以下。

随着美联储继续收紧流动性,Stratton Street Capital LLP的首席投资官Andy Seaman更加看好投资级债券。

“处于紧缩周期时,高收益债券的表现通常较差,因为差不多每次美国紧缩周期都会跟着美国经济衰退,”Seaman说。“我们不看好亚洲高收益债,也不看好美国或欧元高收益债。那些市场引不起我们的兴趣,除非收益率可以补偿其风险,而那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延伸阅读B:看涨呼声高涨之际,顶尖新兴市场债券基金认为跌势还会加剧

在越来越多的策略师和投资者齐声表示新兴市场应会反弹之际,一位来自全球表现最好的发展中国家债券基金之一的经理则预言抛售尚未结束。

“我们感觉长线投资者的头寸并未大幅减少,并相信全球货币环境的紧缩还会持续,”Man GLG新兴市场债务策略负责人Guillermo Osses在接受电邮采访时表示。这位经理与Phil Yuhn共同管理着规模7.26亿美元的American Beacon GLG总回报基金,自2017年年中以来,他一直对新兴市场“非常悲观”。

Osses表示,随着跌势加剧,墨西哥和印尼等国家的硬通货债券可能会带来买入机会,因为在面临资金外流的情况下,一些经理可能会发现自己不得不结清持有的头寸。

Osses的观点与天达资产和瑞信等机构形成了对比。天达和瑞信曾表示,由于全球经济增长依然健康,他们发现经历大跌后的新兴市场债券具有吸引力。2018年二季度,鉴于对流动性收紧、美元走强和贸易紧张局势恶化的担忧,彭博巴克莱新兴市场本币债券指数创出了2016年以来最糟糕的季度表现。如今,看涨呼声正在日益高涨。

延伸阅读C:新加坡前景不错,但非上佳

从制造业到潜在增长率,经济学家对新加坡长期前景日益持这种看法:不错,但非上佳。

经济学家们表示,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成本上升,将给这个倚重庞大制造业来支持增长的城市国家带来压力。在新兴亚洲城市越来越依赖服务业来促进增长的背景环境下,新加坡显得与众不同,近期公布的牛津经济研究院研究报告如是说。

“新加坡制造业竞争力雄伟不言而喻的日子早已成为过去,”牛津经济研究院称。“新加坡的制造业同时面临着地区内部竞争加剧,以及人口老龄化和移民限制导致的劳动力成本上升风险”。

虽然该机构的经济学家认为,新加坡制造业生产率将“温和”上升,但该行业的就业将保持平稳,而出口的增速则可能看齐而不是超出世界贸易的总体增速。

最近,新加坡星展集团首席经济学家Taimur Baig等分析师也撰写了一份报告,概述了这些长期挑战。根据该报告,新加坡到2030年为止的前景将“不错,但不再出众”,因为不利的人口结构会把增长率拖累至2%-2.5%左右。

相比之下,牛津的经济学家对胡志明市2018-2022年的平均增长率预估高达7.9%。同期该城市的金融服务业料将增长10.6%,运输和通信业增长8.5%。

好的一面是,报告显示星展银行的分析师确实看到了一些降速缓和因素:新加坡政府对尖端技术的健康需求,以及提高对亚洲邻国出口份额(过去15年一直保持在20%左右)的潜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