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一发而动全身:日本央行的大动作让全球神经紧绷

日本央行下调通胀预测,表明它可能要更久才能达到2%的物价涨幅目标,进一步扩大与全球其他央行的差距

虽说有各种各样关于日本央行会在7月31日的政策会议上调整现行政策的关注,但是对于全球债券市场而言,最重要的变化可能已经开始了。

日本央行是否会调整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近零水平的目标?尽管在此问题上市场观察人士存在意见分歧,但是日本央行稳步减少长期债券购买量之举,以及海外风险对冲成本上升的现状却表明,日本资金已经在考虑回归之策了。

日本央行购债减量已经使其持债规模年度增量从80万亿日元的指引水平减少到了44.1万亿日元(约合3970亿美元)。上个季度其购买减量的债券主要集中在对保险公司最具吸引力的所谓超长期债券上。鉴于日本投资者总计持有2.4万亿美元的海外债券,那么日本这个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有可能将会在全球范围内引起连锁反应。

“日本央行可能会更大幅度、也更为灵活地削减以超长期债券为目标的债券购买量,以此重新加大市场流动性和波动性,”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证券驻东京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师Jun Ishii说。“一旦20年或30年期债券收益率逼近1%的水平,那些暂在海外债券中栖身的资金便会回归。”

央行数据显示,在4-6月这个季度,日本央行期限25年以上债券购买量比前一个季度减少了7.6%。相比之下,期限较短债券的购买量略有增加。

日本邮政保险和日本生命保险这两家国内顶级保险商4月曾经表示,一旦30年期收益率升至1%以上,他们会考虑买入更多的日本国债。该收益率7月27日报0.81%,在此之前为0.685%。

围绕日本央行7月底政策会议的关注,使得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7月23日当周上涨两倍,于7月27日触及了0.105%的水平。路透社、时事通讯社、彭博新闻和其他一些媒体皆有报道,称日本官员正在商讨通过有效途径减轻其收益率控制政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日本央行若是更改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那么对全球利率产生的溢出效应便会相当明显,”多伦多道明银行驻伦敦全球策略主管Richard Kelly说。“如果日本国债收益率开始走高,那便会产生美国、欧洲债券需求减少的瀑布效应,进而可能推升全球的利率期限结构。”

日本央行数据显示,日本投资者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债券,而其持有量排在前12位的资产中也包含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债券。下面的饼图显示了他们的资金分布情况。

随着汇率风险对冲成本的上升,日资基金已经开始从某些海外债券市场撤资。由于美联储持续加息推动美国短期利率走高,对冲美元投资风险的成本已经大幅增加,日本投资者可通过持有美国国债而获得的额外收益因此而受到了侵蚀。

日本生命保险旗下NLI Research Institute驻东京的高级经济学家Tsuyoshi Ueno说,如果日本央行真的允许长期日本债券收益率走高,那将会促使本国投资者将更多资金投入日本国债。“为此,因美国国债投资风险对冲成本上升而在投资回报上难有斩获的日本投资者将会感到非常高兴。”

由于欧洲央行仍在继续施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因此欧洲债券的吸引力依然相对较大。

并非所有人都认为7月31日的日本央行政策会议会对全球债市产生巨大的影响。

“关键是日本央行如何增进其刺激政策的可延续性,”三井住友资产管理公司驻东京首席宏观策略师Masayuki Kichikawa说。“我预计日本长期债券的收益率会维持在较低水平。10到20个基点的技术性调整不会改变投资组合的资金流向。”

日兴资产管理公司预计,日本央行会在四季度将10年期国债目标收益率上调20个基点。该公司驻纽约首席全球策略师John Vail说,此举可能会将欧洲债券收益率推高10个基点。

“既然眼下市场已经接受了日本央行政策可能不再那么温和的观点,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这样的政策如何架构,付诸实施的速度又能有多快,”他说。

延伸阅读A:黑田东彦推进政策调整,市场观察人士如是解读

这是两年以来最为漫长的等待。

自从2016年9月引进收益率曲线控制措施之后,日本央行从未耗费如此之久才宣布政策决定。最终,央行宣布维持关键利率不变,同时宣布政策调整,包括将其购买ETF的配置侧重点转向东证指数挂钩产品,以及增加购债操作的灵活性。

对股票策略师而言,所有的关注点都在ETF计划的调整上;之前有推测称,有“东京鲸”之称的日本央行正考虑调整购买ETF的方式。对于关注日本国债的投资者,央行仅仅决定扩大交易区间,令基准债券收益率走低。

由于猜测这一政策转变会导致债券收益率波动性加大,银行股是最大的受害者,拖累基准东证指数至一周低点,而日经225指数基本持平。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4个基点,至0.06%;日元走低0.5%,报1美元兑111.54日元的水平。

以下是策略师和投资者的看法。

影响有限

“只要央行维持年度ETF购买规模不变,其对股市的整体影响便会颇为有限,”Shinkin Asset Management Co.驻东京首席基金经理NaokiFujiwara表示。

“在日本央行决议宣布后,股市的焦点可能会转移到公司利润上。日本股市可能会随着盈利的稳健表现而逐步反弹。”

期望颇高

“认为央行会采取一系列不同行动的预期有点过头了,”Saison Asset Management驻东京投资组合经理Tetsuo Seshimo表示。

“人们先前对利率变化抱有很高的期望,但是现在银行股遭到了抛售。”

日元走强

“我从中得出的主要结论是日元将会走强,”AMP Capital Investors Ltd.驻悉尼活力市场负责人Nader Naeimi表示。

“对通胀的信心下降以及通胀预期的下调表明,除非宽松的货币政策能够传递到实体经济,否则实际收益率将上升,日元面临上行压力。”

略偏鸽派

“大多数人认为,决议很大程度上符合市场预期,但对一些人而言,可能比预期更偏鸽派一些,”三菱UFJ国际投信驻东京首席策略师Kiyoshi Ishigane表示。

“有些人原本以为,日本央行可能会上调长期收益率目标,因为存在这样的媒体报道。感觉对于70%到80%的人来说,结果符合预期,而20%到30%对此的解读可能是立场有些温和。”

保持宽松

“通过在声明中引入前瞻指引,日本央行希望表明其将继续保持宽松政策,且不会迅速或剧烈地提高收益率水平,”大和证券首席市场经济学家Mari Iwashita表示。

他说,央行没有谈及对政策副作用的忧虑,表明“由于物价前景下调,当下的决定只是技术性的,使得当前宽松计划长期而言可持续。”

没有撤回?

“下调物价展望之后,日本央行并没有回调收益率曲线控制计划,”三菱UFJ国际投信驻东京负责交易的总经理Akio Kato表示。

“虽然债券购买计划维持不变,但日本央行可能会在必要时继续削减购买量。”随着日本央行准备为促进通胀上升做更加长期的努力,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推动调整其激进的货币政策刺激计划。

虽然日本央行维持两个主要基准:负利率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不变,但央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缓解银行业压力以及其政策导致的市场扭曲。然而,黑田东彦还表示,央行将容忍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零上下0.2%范围内波动,目前的范围为0.1%。

日本央行下调通胀预测,表明它可能要更久才能达到2%的物价涨幅目标,进一步扩大与全球其他央行的差距,这些央行正在摆脱危机时代的政策。日本央行声明的标题强调了其目标:“加强持续强有力的货币宽松政策框架”。

“日本央行现在更加投入并准备好与通货紧缩或通胀下降进行长期斗争,”牛津经济研究院的日本经济学主管长井滋人说。

日本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4个基点至0.062%,为一周多来最低点。日元下跌0.3%,至1美元兑111.39日元,为一周多以来最低点。东证指数下跌0.8%至一周来最低点,创近四周来最大跌幅。

由于日本央行政策的副作用累积,央行面临着能维持措施多久的尖锐问题。在实施了逾五年的非常规刺激措施之后,通胀仍然不到目标水平的一半。

日本央行在其债券购买计划中增加了如下措辞:“收益率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上行或下行,主要取决于经济活动和价格的动向”。

延伸阅读B:全球债券在日本央行作出政策微调后全面上扬

全球债券在日本央行宣布决策后走高。日本央行决定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水平不变,同时发布前瞻指引称,将在“更长一段时间里”将利率维持在很低的水平。

美国国债上涨,而作为日本投资者买盘最大受益者之一的法国债券则引领欧洲债券走高。日本央行下调了通胀预期,并表示它将容忍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有更大幅度的波动。日本债券收益率创出了2016年7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在日本央行决策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投资者一直坐立不安。伴随市场猜测日本央行可能取消80万亿日元年度购债目标,全球发达市场债券收益率在过去一周全面上扬。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的货币刺激政策促使大量日本资金流入了全球各地收益率较高的资产,对欧元区和其他地区的债券构成了支撑

“日本国债市场未能见到其之前预判的日本央行鹰派立场,”瑞穗国际的欧洲利率策略主管Peter Chatwell说。“其所产生的净效应是日本国债和其他利率市场在政策宣布之初走高。”

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2个基点至2.95%,相同期限法国国债收益率下跌3个基点至0.72%。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4个基点至0.06%。

延伸阅读C:日本国债收益率下滑,之前央行未全面调整货币政策

日本央行未全面调整其超宽松货币政策,日本的基准债券收益率随后创下两年来的最大跌幅。日元和股市则出现震荡。

日本央行决定维持政策利率以及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零附近的目标不变,同时称基准收益率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走高或者走低,主要取决于经济活动和物价的走势”。该行还维持每年增持约80万亿日元(约合7190亿美元)日本国债的指引不变,同时下调了通胀预期。

“这个决定显示日本央行的基本政策没有变化,尽管此前有媒体报道说要调整收益率曲线控制框架,”三菱UFJ国际投信驻东京的交易总经理Akio Kato称。“下调了物价展望,日本央行现在就没法收回收益率曲线控制计划。”

这个决定凸显出,日本央行在远低于2%这个目标水平的通胀率与负利率导致的商业银行利润下降之间进退两难。日本央行现已持有逾40%的未偿日本国债,其购债可持续性的问题意味着,该行将继续面临要求检查收益率曲线控制策略可以如何执行下去的压力。

日本央行7月31日表示,现在预计2019财年核心消费者价格将上涨1.5%,而不是之前预期的1.8%。该行还将2018财年通胀率预测从1.3%下调至1.1%。

10年期收益率一度跌5个基点,至0.045%,创2016年6月以来的最大盘中跌幅。其7月30日曾触及2017年2月以来的高点0.11%。在日本央行决议出炉后,日元涨跌不定。日本的日经225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基本持平,不过在之前对央行决议的初步反应中一度上涨0.6%。基准东证指数跌0.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