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看到的美国经济复苏 美联储也看到了吗?

美国经济正面临减税和联邦支出增多带来的红利,不过贸易战或许会构成拖累。

美联储维持基准利率不变,同时重申了通过逐步加息来使经济保持稳健增长步伐的计划。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当地时间8月1日在华盛顿发布声明称,经济活动一直在以“强劲的速度增长”,失业率“保持在较低水平”,“家庭支出和企业固定投资增长强劲。”

该委员会表示,预计“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进一步的逐步上调,将与经济活动持续扩张、劳动力市场强劲、以及通胀率接近2%目标的状况保持一致”,重申了6月声明中的措辞。

声明发布后,股市和债市几无变动,标普500指数下跌约0.2%,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2.99%。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正试图通过缓慢降低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支持力度,来护航美国经济有史以来第二长的持续增长。美国经济正面临减税和联邦支出增多带来的红利,不过贸易战或许会构成拖累。

“大致平衡”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称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大致平衡”,重申“货币政策仍然宽松”,同时将基准政策利率的目标区间保持在1.75%-2%不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在7月对美联储开火,称美联储加息让他“高兴不起来”。虽然经济学家和投资者此前普遍预期美联储会在8月初的政策会议上决定维持利率不变,但特朗普所言还是给美联储的决策蒙上了政治阴云。

在6月,大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2018年将加息三到四次,意味着2018年还会有一到两次加息。鲍威尔没有安排在本次会议结束后召开新闻发布会,他安排的下一次新闻发布会是在9月25-26日美联储会议之后。

决策者是在总体而言较为积极的背景下权衡政策行动的。美国经济在第二季度增长4.1%,创下2014年以来最快增速。6月通胀指标同比上升2.2%,接近美联储2%的目标,扣除食品和能源后的核心指标上涨1.9%。

一致决定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声明中指出,整体与核心通胀率“仍接近2%”。

6月失业率为4%,低于4.5%这个美联储估计能反映充分就业的失业率水平。以循序渐进的步伐加息,表明美联储官员想要观察劳动力市场偏紧是否能继续吸引更多人加入劳动力市场并推升工资水平,同时又不会引发不必要的通胀。

美联储以8-0的投票结果一致通过了8月政策会议的决定。有投票权的成员在本次会议上进行了轮换,John Williams以纽约联储行长和美联储副主席身份首次参与投票,他此前的旧金山联储行长之责由堪萨斯城联储行长Esther George暂为代行。旧金山联储还在寻找新行长人选。

以下是美联储当地时间8月1日在华盛顿发布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政策声明全文:

自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6月会议以来收到的信息显示,劳动力市场继续走强,经济活动一直以强劲步伐上升。近几个月里就业增长总体强劲,且失业率维持低位。居民支出和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强劲增长。同比而言,总体通胀率与剔除食品和能源项目的通胀率依然接近2%。较长期通胀预期指标总体而言几无变化。

为履行其法定职责,委员会寻求促进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委员会预计,进一步渐进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将符合经济活动持续扩张、强劲的劳动力市场状况和通胀率中期内接近委员会2%的对称性目标。经济前景的风险大致均衡。

考虑到已实现的及预期中的劳动力市场状况和通货膨胀形势,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维持在1.75%-2%。货币政策立场依然宽松,从而支持强劲的劳动力市场状况和通胀率持续向2%回归。

在确定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未来的调整时机和幅度时,委员会将评估已实现的和预期的经济形势与其充分就业目标以及对称性2%通胀目标的对比情况。这方面的评估将考虑广泛的一系列信息,包括衡量劳动力市场状况的指标,通胀压力与通胀预期指标,以及金融和国际动态的数据。

投票赞成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本次货币政策行动的委员为: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副主席John C. Williams、Thomas I. Barkin、Raphael W.Bostic、Lael Brainard、Esther L. George、Loretta J. Mester和Randal K. Quarles。

延伸阅读A:债券交易员认定,政策紧缩大概只能看美联储了

全球债券市场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在紧缩政策方面,唯一值得押注的央行就是美联储。

相对于德国和英国类似债券,两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接近纪录高位,与日本相比,两者的收益率差距约为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美联储8月1日做出决定之前,殖利利差已经扩大,美联储也如预期般重申其计划,也就是在紧俏的劳动力市场中逐步提高利率。

虽然美国交易员可能没有完全支持美联储预计的升息路径,但他们倒是很自在地认定9月将会有2018年第三次加息。与此同时,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央行的官员在缩减危机时代的刺激计划上几乎还在原地踏步。投资者几乎没有信心,英格兰银行在本週预期加息之后会进一步上调利率。总而言之,任何押注全球同步紧缩的人都会看到期望破灭。

本周之始,是交易员预期日本央行可能会改变立场,但8月1日美联储的决策将让市场的焦点转移到美国主导的政策分歧。

日本官员最后为他们的大规模刺激计划引入更多灵活性,但消除了外界的臆测,即他们发出撤回宽松政策的信号。与此同时,英国脱欧困境,让交易员怀疑英国央行本週之后还会再加息。欧洲央行也有承诺将利率维持在历史低点“至少到2019年夏天。”

欧元区的增长可能出现放缓的迹象,但强劲的美国经济在财政刺激的帮助下开始热过头,加剧了对货币政策预期的分歧。上个季度美国GDP增长速度达到2014年以来的最快水平,一些分析师认为得归功于2017年的税收改革。

“两者之间的分歧,几乎100%得归因于,美国政界人士做过、但欧洲,日本和英国政治人物都没做过的事情,”德意志银行首席国际经济学家Torsten Slok表示。 “美国10年期国债和德国国债以及日本政府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原本已宽,而所有这一切都让上述差距变本加厉。”

不过,美国货币市场的交易员不相信,当前经济状况需要像美联储所指出那么具侵略性的紧缩政策。这种怀疑可能至少部分缘自于通货膨胀预期的微弱。即使美国失业率接近2000年以来的最低点,债券交易商仍然预期工资压力温和。

延伸阅读B:鲍威尔对美股下跌不担忧,或因此步伯南克后尘被“打脸”

2007年3月,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曾告诉国会议员,次贷危机或许可以“得到控制”,不久后却因为危机酿成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而被“打脸”。

现任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7月早些时候告诉国会,金融市场“没有哪个领域真正地亮起红灯”。现在的问题是,他是否也会因此经历同样的尴尬局面。

Facebook和推特股价近期的突然快速下跌暗示,在市场估值过高时,很容易就会启动下跌行情。随着美联储和其他主要央行从全球经济中撤出流动性,此种危险的态势存在蔓延的风险。

“经过10年非常、非常低的利率之后,我们的情况相当脆弱。”哈佛大学教授Martin Feldstei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为8月1日的美联储货币决策会议投下了长长的政治阴影。

如果把暂停升息与特朗普7月不满美联储逐步加息的计划连结在一起,那就错了。特朗普批评美联储,打破了20年来白宫向来尊重美联储的独立地位,避免公开评论政策的传统。

“最近总统施压,不会影响到”美联储官员对数据的反应,道明证券美国公司驻纽约的全球利率策略主管Priya Misra说。“最终,他们会做对经济有利的事情。”

美联储在3月和6月升息之后,最近的经济数据并未有迫切加息的必要。此外,在8月1日会后没有安排记者会,美联储迄今从未在随后不召开季度记者会的决策会议上采取过行动。官员坚称每次会议都有可能变动利率,但投资人不为所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下次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9月25日至26日的会后,将召开记者会。投资人认为届时2018年第三次加息的几率超过80%,本周约为1%。从2019年1月起,每次利率会议后都会举行新闻发布会。

他在7月17日至18日的国会听证会也没有表明经济过热或需立即加息。

鲍威尔告诉国会议员说:“FOMC认为目前最好的方法是继续逐步提高联邦基金利率。”

而就在几天后,即7月19日,特朗普接受CNBC访问时说,鲍威尔“是个很好的人”,同时强调他对美联储加息感到不悦。

“我不喜欢我们费那么大的劲努力拚经济,然后却看到利率上升,”特朗普补充说。

这是白宫逾越本分,干涉央行的独立领域,实属罕见。无论美联储现在做什么,都有人会猜测他们的动机。

美国财长努钦此前坚称,特朗普尊重美联储的独立,尽管总统公开表达对加息的担忧。

努钦甚至表示,随着经济转强和通胀回升,央行加息是合适之举。

“市场预计利率会持续上升,”他接受Fox News Sunday访问时说。“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景气能走多远,持续多久?我们认为美联储会小心翼翼管理经济。”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鲍威尔在国会发表的讲话表明,他倾向于让经济扩张热一点,跟随前任主席耶伦的步调。

延伸阅读C:特朗普宣称随处可见美国经济“奇迹”,经济学家警告增长或已见顶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无视金融市场发出的信号、以及从华尔街到美联储经济学家的经济展望,宣布美国经济进入了快速增长的新时代。

在高级经济顾问的簇拥下,特朗普在白宫南草坪发表讲话,庆祝经济报告显示美国第二季度实现了四年以来的最快增长。他说,经济正走在实现以超过3%的速度增长的轨道上 。

“这些数字非常、非常可持续。不是一次性的,“特朗普说。“从每一个地方,我们都能看到美国经济奇迹的影响。”

投资者似乎并没有欣喜若狂。在美国商务部报告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折合年率增长4.1%,略低于市场普遍预期之后,美元下跌,股市走低,美国国债上涨。在数据发布之前,特朗普周四就开始为投资者预期热身,表示该数据将显示经济处于“极好状态”。

“我的感觉是‘没劲’,因为包括政府官员在内的人已经调动起了市场热情,使人相信数字会很强劲,” 道明证券的高级外汇策略师Mazen Issa说。

上个季度经济的稳健表现让特朗普有机会宣扬他的政策胜利,包括自里根时代以来最大力度的税收改革。另外,有关特朗普本人及其助手是否参与了俄罗斯干预大选事件的调查正在对其造成越来越大压力,因此这个数据也给了他转移公众注意力的机会。

但是,很少有经济学家预计,特朗普提出的经济以3%的速度持续增长的目标能够实现。许多分析师认为,随着减税和政府支出增加的效应逐渐消退,经济增长将会减弱。

“达到3.0有难度,”MUFC Union Bank NA在纽约的首席金融经济学家Chris Rupkey说。“经济扩张已经持续了九年。我们看到的大部分开支都已经达到极限。“

特朗普描绘了一幅随着政府精简办事程序、税率下调,经济摆脱束缚的前景。他说,他的强硬贸易姿态,包括加征钢铝关税,正在吸引制造业就业机会回归美国。特朗普曾前往伊利诺伊州Granite City,庆祝一家钢厂重新开业。

“我们的听众是一群钢铁工人,是你见过的最淳朴、最坚强的人,他们中的一半人都流下了眼泪,”特朗普说。“钢铁行业回来了,又开门营业了。“

美国工厂的就业人数正在增长,可能在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中对共和党议员有利。特朗普之所以能够成功入主白宫,他在密歇根和俄亥俄等铁锈地带州受到选民拥护功不可没。

但是,工厂就业机会激增其实从奥巴马担任总统时就已经开始了,因为当时企业正在从全球金融危机中复苏,并且制造业的聘用人数远低于20世纪70年代的峰值。

更广泛层面上,经济学家怀疑被美国财政刺激措施唤醒的动物精神能否继续推动经济增长。彭博调查显示,私营部门经济学家预计第三季度经济增长将放缓至2.8%。

根据6月公布的预测中值,美联储官员估计,美国经济的可持续长期增长率为1.8%,尽管他们对今年经济增长速度的预测值要高出一个百分点。

尽管美联储决策者也持有一系列不同观点,但其对长期可持续增长速度的温和预期却隐晦地反驳了特朗普减税政策能够提升经济增长潜力而又不引发通胀问题的看法。

在刚刚过去的这周,特朗普软化了在贸易问题上的立场,与欧盟达成了暂缓加征关税的协议,缓解了有关贸易战将伤害经济的担忧。不过,当他预见到第二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强劲时,或许已经开始在重新审视贸易问题。

“经济目前火力全开,增长可能正在见顶,” 法国巴黎银行的美国高级经济学家Bricklin Dwyer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