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油价乐观情绪大减 谁在“火上浇油”?

对冲基金将布伦特原油的看涨头寸削减至一年多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过去四个月中,投资者对全球原油价格将上涨的乐观情绪已经下跌近一半。

贸易战对令石油消费蒙上一层阴影,对冲基金对布伦特原油的净看涨头寸自4月初以来已下跌49%。尽管在北海油田罢工和美国库存减少下,布伦特原油近期表现不错,但价格仍比2018年5月创下的峰值低6%。

“当你开始关注全球不同的经济体——欧洲、亚洲,新兴市场肯定开始遇到一些阻力,”Mark Watkins说,他在U.S. Bank Wealth Management帮助管理1510亿美元。投资者“可能会更担心到2018年底前的时间,疑虑甚至可能延续到2019年,需求可能比以前更加疲软。”

美国与中国互相征收关税,是减弱全球经济增长和伤害能源需求的因素之一。技术指标也指出,价格可能下跌:在该报告所涉期间,布伦特的50日移动均线跌破100日移动均线,这是卖出的信号。

截至8月21日为止当周的ICE Futures Europe数据显示,对冲基金净多头头寸减少至324431份。相比之下,截至4月10日为止一周则为632454份。多头头寸跌至两年多以来的最低点。

延伸阅读A:地缘政治冲突引发经济低迷担忧,原油多头畏首畏尾

对冲基金将布伦特原油的看涨头寸削减至一年多以来的最低水平,因地缘政治动荡引发对全球经济低迷的担忧。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之间的对峙不断升级,市场猜测土耳其经济颓势将会蔓延。与此同时,在中美关税冲突加剧之际,这世界两大经济体8月晚些时候在华盛顿重启贸易谈判。

“土耳其和关税问题”正在推低油价,Tortoise Capital Advisors LLC的管理合伙人Rob Thummel称。该机构管理着160亿美元的能源相关资产。“全球经济放缓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仍在市场中得到反映。”

作为全球基准的布伦特原油自6月末以来一直承受着压力,原因是市场猜测国际争端将抑制对该商品的需求。

特朗普8月10日发表推文称,他批准对土耳其钢铁和铝加倍征收关税。不久之前,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威胁称,如果土耳其不释放美国牧师Andrew Brunson,那么就将面临更多的制裁。

“如果全球经济衰退,你会看到油价下跌20至30美元,”能源研究机构WTRG Economics的总裁James Williams说。“总体前景依然向好,但人们对关税形势感到紧张,这对投资决策产生影响。”

美国原油期货也出现下挫。西德克萨斯中质油连续七周下滑,这是自2015年以来最长的连续下跌周期。布伦特原油徘徊在4月以来的最低价位附近。

延伸阅读B:波动性下降,了无生机的原油市场促使基金削减看涨头寸

由于价格走势趋缓以及供应过剩迫在眉睫的迹象,基金经理们正在抛弃原油。

对冲基金削减西德克萨斯中质油和布伦特原油看涨押注,两个原油基准的总头寸此前连续第五周萎缩——这是自2016年以来最长的连降周期。衡量原油市场波动性的指标跌至3月以来最低水平,而国际能源署(IEA)指出,沙特、俄罗斯和利比亚的产量增加。

“波动性低——已经赚了钱,”Tyche Capital Advisors LLC的大宗商品基金经理Tariq Zahir称。“有不同的赚钱机会,无论是在股票市场,还是在债券市场。”

油价影响因素形成拉锯战:美中贸易摩擦升级正在威胁削减需求,而针对伊朗的制裁可能会限制全球最大生产国之一的供应量。在投资者场外等待获取更多信息之际,两股相反的力量使市场陷入窄幅区间。

美国基准原油截止8月10日曾经连续第六周下跌,而8月迄今布伦特原油价格一直低于每桶75美元。

延伸阅读C:国际能源署称,原油供给忧虑已经缓解

国际能源署(IEA)表示,在产油国加大生产之后,对于全球石油供应的担忧已经消退。一个月前IEA曾对石油潜在短缺发出警告。

“对于石油供应稳定性的担忧已经有所降温,至少目前是这样,”该机构在月报中表示。IEA为世界上大多数主要经济体提供咨询。“我们看到产量增加,主要是沙特和俄罗斯,6月美国出口激增”,还有“利比亚部分但脆弱的复苏”。

尽管该机构的石油需求预估上升,但是展望更为宽松。这家总部位于巴黎的机构还表示,这种平静可能会稍纵即逝;这与7月的警告相呼应,它当时表示委内瑞拉持续损失产量,美国制裁伊朗,最终可能会削减更多的供应,令其他产油国难以弥补。

由于担心美中贸易争端可能损害经济活动和能源消耗,纽约油价连续六周下跌,此前接近每桶66美元。OPEC和俄罗斯同意加大产量,希望夏初油价大涨至三年高位之后缓解消费者担忧,也是油价回落的原因。

IEA表示,由于俄罗斯和OPEC的海湾成员国科威特和阿联酋增产,7月全球石油供应增加。OPEC及其伙伴的产量重新符合2016年达成的目标,兑现了该集团6月的协议——结束长期以来减产幅度大于承诺水平的情况。

在其最大成员沙特产量意外减少之后,OPEC本身的7月产量稳定。IEA表示,在暗示7月产量可能创纪录之后,沙特7月日产量实际上为1035万桶,略低于6月,因为亚洲买家兴趣低迷。

IEA的数据显示,为了满足2018年下半年的需求,OPEC的产量必须较7月的每天3220万桶略微增加。

“等到针对伊朗的石油制裁生效,再加上其他地区可能发生生产问题,要保持全球供应可能充满挑战,且会牺牲保持充足的备用产能缓冲这一点,”IEA表示。

该机构把2019年消费量增幅预估加大11万桶/天,至150万桶/天,预计消费者将对价格下降做出反应。

延伸阅读D:美国制裁伊朗之际,增加石油储备能帮助沙特抢占先机吗?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几个主要产油国似乎发现,要将其石油出售到海外比预想的更困难。这可能导致他们增加原油库存,随着美国开始加大制裁力度,这么做至少可以帮助他们抵消伊朗原油供应减少的不利影响。

根据彭博油轮追踪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6月原油出口量大幅上涨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五个波斯湾阿拉伯成员国7月的原油日出口量下降了约110万桶。

有些未出口的原油可能已经在当地使用,不是在炼油厂进行加工,就是在发电站用于发电。可是2018年的原油用量可能不会像往年夏天那么多。

以沙特阿拉伯为例,由于使用空调的电力需求超过了燃气发电厂的供电能力,在天气炎热的几个月里,该国的石油消耗量有所增长。根据联合组织数据倡议(Joint Organisations Data Initiative)的数据显示,沙特阿拉伯用于发电的原油量每天可能增加多达60万桶。不过随着天然气供应的增多,这个数字在过去几年里已经下降,2017年大约为每天43万桶。

无论如何,石油需求的大部分季节性增长已经在6月之前出现,而沙特阿拉伯今年的夏季气温没有那么高。彭博数据显示,尽管华氏91度(摄氏32.7度)的天气已经够热了,不过从7月中旬以来,沙特2018年的气温已经降至此前五年的平均水平以下。因此,用于发电的石油用量不太可能出现异常的大幅上升。

如果这些原油没有被使用,也没有对外出口,那么一定是进入了当地的储罐,历史数据表明,沙特阿拉伯有足够的存储能力。这个国家的原油储量已经持续近三年出现下降,在2017年沙特石油减产后继续下滑。

联合组织数据倡议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10月至2018年4月底,沙特的石油库存减少了9500万桶,降幅29%,创下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然而,这个下降趋势可能即将结束。2018年5月,沙特的石油库存出现七个月来首次增长。石油库存显然有持续上升的空间,也有充分的理由这样做。

美国重新对伊朗进行制裁,已经打击了该国的石油出口,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形势会变得更糟。7月的彭博油轮追踪数据显示,伊朗的原油和凝析油日出口量已经从4月的最高点下降了约43万桶,降幅15%。

我此前撰文介绍过,在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下降和利比亚石油生产遭到破坏的情况下,石油生产国将很难弥补伊朗原油出口量减少的缺口。增加石油储备可能不是刻意为之,但是等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制裁措施真正造成冲击时,这将有助于沙特阿拉伯最大限度地占据优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