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将迎来最强复苏期 特朗普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得益于新发现的储蓄池和总统特朗普的减税政策,美国家庭拥有比预期更高的可支出现金。

在新的国内需求“蓄水池”的帮助下,美国经济有望安度海外动荡,继续大步向前,使美联储得以进一步加息。

得益于新发现的储蓄池和总统特朗普的减税政策,美国家庭拥有比预期更高的可支出现金。企业正在加快生产,在以2009年以来最大幅度消化库存后重建库存。国会3月以1.3万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打开闸门后,政府支出看起来势将会膨胀。

一些经济学家说,由此产生的结果是:2018年下半年的增长率可能会达到3%或更高。虽然这比第二季度4.1%的增速要慢,但足以使全年的表现成为2005年以来最佳。美国2005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5% 。

对于经济来说,“这是绿灯”,Decision Economics Inc.驻纽约总裁Allen Sinai说,他认为2018年GDP会增长3.1% 。

这一稳健的前景应该促使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和他的同事2018年再加息两次,尽管特朗普对此持批评态度。总统8月17日在一个筹款活动上对共和党捐款人抱怨说,他原以为自己提名2018年接替耶伦的鲍威尔会是个支持低利率的美联储主席,谁知结果并不然。鲍威尔定于8月24日在堪萨斯城联储于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年度研讨会上发表讲话。

2018年经济增长3%也应该会受到白宫的欢迎 。特朗普政府宣称企业减免税,放松管制和更有利的贸易政策将使经济增速保持在这一水平。

然而,对更光明前景的警告比比皆是。其中最主要的是特朗普对进口金属和各种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美国股市投资者基本上未理会这些争端——股市仍接近创纪录高点,但是如果特朗普扩大贸易战,波及汽车这一重要全球性产业的话,那么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

随着借贷成本攀升,许多经济学家也质疑眼下的好光景可以持续多久。税负降低和支出增加的提振作用2019年会消退,然后在2020年消失。

延伸阅读A:据悉特朗普抱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加息,称其有违自己的预期

据三位在场人士透露,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8月17日在汉普顿的一个筹款活动上对共和党捐款人抱怨说,他原以为自己提名的杰罗姆·鲍威尔会是个支持低利率的美联储主席,谁知结果并不然。

美联储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已经五次上调利率,其中包括2018年在鲍威尔领导下实施的两次。虽然特朗普在华盛顿提名了这位美联储主席及其他一些理事,但作为一家独立机构,美联储在历史上也不乏无视政治因素执意加息而让总统失望的先例。

这是迄今为止,特朗普最直接针对鲍威尔表现的抨击。由于此次筹款并非公开活动,知情人士不愿具名。

彭博美元即期指数走软。特朗普8月20日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重复了上述批评之语,声称其他国家在与美国发生贸易纠纷之际得到了本国央行行动的帮助。

“在这段时期,美联储应该给我一些帮助。其他国家都采取了宽松措施,”他告诉路透社。他说如果美联储继续加息,他会继续批评该机构。

在特朗普试图让中国和欧盟作出让步之际,他还指责这两个美国最大贸易伙伴操纵本币。欧元兑美元领涨G-10货币,交易员称基金被迫在亚洲交易时段回补空头头寸。

“我认为中国绝对是在操纵货币。而且我认为欧元也在受到操纵,”特朗普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

特朗普的这种指控在路透社报道中并无解释或证据,并且与他领导的美国政府的结论相冲突。美国财政部4月在半年度外汇政策报告中没有将中国、欧盟或任何其他国家称为汇率操纵国。自1994年以来,美国从未正式指控其他国家操纵货币。

特朗普在筹款活动上发牢骚早有铺垫:他曾于7月抨击鲍威尔领导的美联储,称自己对加息一事“并不感到兴奋”。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作出的这一表态,打破了二十多年来总统因尊重美联储独立性而避免对货币政策发表评论的传统。

尽管特朗普颇有微词,但美联储的加息速度其实比在之前的经济扩张时期里要慢。鉴于失业率低于4%,以及近几个月里经济加速增长,按历史标准来看,美国利率还较低。

鲍威尔和其他美联储官员指出美国通胀疲软,未见什么会显著飙升并突破2%这个目标的迹象。这使得在加息方面保持谨慎拥有合理性。

美联储上次加息是在6月,利率目标区间调整至1.75%-2%。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这比所谓的中性利率低了大约1个百分点,这意味着美联储仍在为美国增长加油,而并未在抑制经济。

根据6月更新的预测,美联储预计2018年将再加息两次。投资者认为美联储在9月会议上加息的可能性为90%。

白宫发言人Hogan Gidley和美联储发言人David Skidmore均未予置评。

约60人参加了特朗普在热狗公司Nathan’s Famous董事长Howard Lorber南汉普顿家中举办的筹款活动。宾客包括芝加哥小熊队的东家之一Todd Ricketts、Red Apple Group董事长John Catsimatidis的儿子John Catsimatidis Jr.、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Ronna Romney McDaniel、商务部长罗斯、财政部长努钦、白宫幕僚长John Kelly、白宫高级助手库什纳和Dan Scavino。

特朗普与少部分人进行了交谈,然后在Lorber院子一个帐篷里享受鸡肉沙拉晚餐时,向在场的更多人发表了讲话。其中一位人士透露,那是一个空气潮湿的夜晚,特朗普开玩笑说,Lorber的空调不够好。

一位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发言人表示,此次活动为特朗普胜利委员会(Trump Victory Committee)筹集了约300万美元,这对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和共和党都有好处。

延伸阅读B:特朗普改变对美元的论调,从口头打压转为吹嘘强势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看起来已经改变了他对美元的看法——至少目前如此。

在过去多次试图口头打压美元汇率之后,特朗普在推特上吹嘘投资者正在将资金转向美元-——而这一动向通常而言将推动美元升值而不是下跌。

“我们的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特朗普说,“金钱正以罕见方式涌入我们珍爱的美元。企业盈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通货膨胀率低,商业乐观情绪高于以往任何时候。”

他的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在接受CNBC电视采访时更明确。他将美元描述为“强劲而稳定”,并补充称其已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呈现区间交易。

作为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的库德洛说:“正如总统今天指出的那样,我认为王者美元,强势美元,美元稳定,这是信心的标志。” “资金正流入美国。这太棒了。”

美元兑一篮子货币2018年升值约5%,受强劲的美国经济增长、利率上升以及美国推动的贸易紧张局势的影响。贸易紧张提振了美元作为避风港的吸引力。

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有关美元言论的转变是否将是长期性的。

“从过去历史看,相比提振美元,他更倾向于口头打压美元。显然他是一个让我们惊讶的人,因此要预测他是否会有新的强势美元指引并不容易,”Tempus Inc.的高级外汇交易员和策略师Juan Perez在华盛顿表示,“他注意到并且正抓住汇率的力量,并且可能会在他看来最适合他的叙述时加以论述。”

库德洛长期支持他所谓的“王者美元”,他吹捧强势货币对抑制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的好处。

当被问及他对于美元汇率是否有一个比较青睐的水平时,库德洛说,“我只是希望它稳定。”

“世界各地有着各种各样的动荡不安,”库德洛说,“数万亿美元正在到来,因为我们处于经济繁荣期,尽管几乎没有人原先认为有这种可能。”

总统自己的行动助长了其中的一些动荡不安。

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经济政策影响,该国市场本已陷入颓势。当特朗普8月10日宣布美国将对该国钢铁和铝关税提高一倍之后,市场进一步急跌。在做出这一决定时,特朗普指出了土耳其里拉“兑我们非常强势的美元”正快速贬值。

“美国并没有发挥其通常的作用,即试图遏制焦虑和恐惧,”摩根大通常驻纽约的全球经济主管David Hensley表示,“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美国还在火上浇油。”

特朗普自2017年1月上任以来,经常对美元的强势表示不满,从而打破以往总统不评论美元汇率的惯例。他还指责美国的一些贸易伙伴,包括中国和欧洲,故意压低本币以便为他们的出口商获得优势。

此外特朗普还批评了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和他的同事加息,并称此进程削弱了他缩减美国贸易逆差的努力。

延伸阅读C:交易员押注美国股市将出现剧烈波动,上行或下行都有可能

破位上涨还是破位下跌?

随着标普500指数逼近1月创下的历史高点,交易商认为下一步股指的动向既可能上行,也可能下行——而且幅度都不小。

对押注未来两个月美股上涨5%或下跌9%的期权的需求,超过了押注股指变动较小的期权的需求。

瑞信首席股票策略师Mandy Xu表示,德尔塔值10和德尔塔值25的看涨期权的隐含波动率之比正在接近1月时触及的极端水平,当时股指在一个月内涨幅达到5.6%。

2018年年初标普500指数触及一系列历史新高时,投资者并未急切地寻求期权保护。这种情况现在改变了。

该策略师认为,投资者应考虑买入看涨跨式期权,这类期权将在股指涨幅较为温和的情况下令投资者受益 。

随着美国股市表现继续超越世界其他地区,投资者开始担心盛宴快结束了。但Bespoke Investment Group认为无需如此担心。

美股这波夏季升势让标普500指数接近历史最高,同时其跑赢全球其它地区股市的程度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只要美国市场相对于全球其它地区股票保持强劲势头,优异表现通常会持续下去,”Bespoke分析师在8月13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仅仅因为国际股票落后于美股就买入前者是一个糟糕的策略。”

这并不是说投资者的担忧毫无道理。土耳其日益恶化的经济危机已经显示出蔓延到其他新兴市场的迹象,并且仍有可能进一步扩散。对于一些人来说,目前美国市场在发展中市场货币承受压力之际的领导地位似乎是二十年前一幕的重现。

当年的危机促使时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警告称,“面对压力大大增加的世界,设想美国能够继续成为一片繁荣的绿洲是不可信的。”

虽然他的焦虑是有道理的,但投资者认为,目前的市场情绪将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美国企业利润继续与美国经济同步走强。美银美林的月度调查显示,基金经理对美股的超配状况达到自2015年1月以来之最。

这不仅仅是企业减税带来的一次性盈利增长。稳健、广泛的收入增长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投资者相信美国的优异表现将持续下去。

瑞信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Jonathan Golub强调,第二季度营收增长9.5%是自2011年以来最强劲的,所有行业的表现都优于预期。

Golub表示,分析师们都倾向于低估经济走强对营收带来的提振,并且高估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盈利能力的负面打击。

“我认为这些疯狂的数字将出现减速并不是悲观的,但如果我在本周期的第10年或11年告诉你,我们的每股收益将增长7%至8%,并且经济短期衰退风险有限,你可能会对此感到非常满意,“他补充道,“果真如此,我肯定会大举买入。”

小企业肯定了这样一个信息,即美国经济扩张期的结束远非迫在眉睫。全国独立企业联合会的小企业乐观指数7月上升至周期高点107.9,仅略低于1983年7月触及的历史高点。

Canaccord Genuity的首席市场策略师、华尔街最大多头之一的TonyDwyer发现,根据这项可追溯至1974年的数据,这一指标往往在经济衰退到来的逾三年前见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