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美债收益率的泥沼里求生 这些方面值得你关注 

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接近了2.95%,但后备力量可能有助于投资者消化看似不断增加的供应。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于债券多头而言,在美国即将迎来又一轮接近创纪录的国债标售之际,8月强劲得出人意料的工资增长或许实际上是一件好事。

美国在9月10日当周将标售总计730亿美元的3年期、10年期和30年期证券,为2010年以来的第二大规模。美国国债9月7日大幅下挫,之前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平均时薪增长0.4%,高于分析师预期,而非农就业人数较7月增加20.1万人。

Cantor Fitzgerald驻纽约利率交易主管Brian Edmonds表示,虽然在5月以来最严重的下跌中,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接近了2.95%,但后备力量可能有助于投资者消化看似不断增加的供应。面对标售规模的扩大,债券市场迄今表现得韧性惊人,如果收益率回到多年高点,甚至可能会有更多买家涌现。

对于未来一周的国债标售,“我认为不会遇到任何问题,”Edmonds表示。“标售一直进行得很顺利,在这些收益率水平上更是如此。如果10年期收益率回到3%,表现甚至会更好。”

尽管除了美国政府已经准备实施的拟议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外,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9月7日还威胁会对另外267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但美国国债仍维持了薪资数据发布后的跌势。经纪交易商MCAP LLC的固定收益交易主管Michael Franzese表示,8月亮丽的就业数据超过了避险买盘的影响。

“这给美联储带来了继续加息的压力,”Franzese说。“短端收益率正在走高。”

9月7日的下跌也给交易员提供了一个重新建仓押注曲线扁平化的机会。在9月3日当周稍早达到6月以来最阔水平后,5年与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缩小了3个基点至28个基点。

在似乎露出败象后一周,对冲基金已增加其看跌头寸至接近纪录水平。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最新数据显示,10年期国债的投机性净空头头寸增加了近30%,几乎抹去了前一周的减幅。8月美国工资增长意外强劲,超过分析师预期之后,国债在当地时间9月7日大幅下挫 。

延伸阅读A:短期美债供应有望减少,债券交易员或赢得喘息机会

随着美国财政部缩减短期国债发行规模,2018年美国短期利率的不断攀升可能会暂时告一段落。但鉴于美联储的再次加息似乎已近在眼前,利率的下降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在当地时间9月4日市场于劳工节假日后重开时,财政部发行总计1450亿美元的短期国债,比此前一周减少160亿美元,为4月以来首次全面减少短债供应量。美国短期国债的利率2018年一直在稳步攀升,推动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收益率十年来首次升至2%以上。

供应量的下降可能不会持久。交易员预计发行规模将全线上升,以便为美国不断膨胀的预算赤字提供资金,并抵消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的影响。此外,9月7日发布的最新劳动力市场数据并没有巩固美联储9月会加息25个基点的预期。

“这只是稍事喘息,”Jefferies LLC货币市场经济学家Thomas Simons说。“从10月开始,财政部将不得不大幅增加供应。”

美国财政部将发行550亿美元4周期票据、480亿美元3个月期票据以及420亿美元6个月期票据。发行所得将用于减少180亿美元债券余额。Wrightson ICAP的首席经济学家Lou Crandall预计,随着政府的现金流增加,美国未来一个月将减少610亿美元债券供应。

但到了10月,华尔街预计发行量将会回升。正因为此,德意志银行和花旗集团等机构的分析师纷纷建议投资者押注,从回购协议到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等短期融资成本将再次上升。

短期利率再次面临压力可能会支持未来几个月收益率曲线会继续变平的观点。在Jefferies的Simons看来,在美联储仍预测会逐渐加息的情况下,唯一能够打破扁平化趋势的或许是,财政部可能转向更倚重较长期债券。

“我认为要到面临更大发行压力的时候,长期债券才会取得突破,”他说。

延伸阅读B:低长期利率敲响警钟,美联储Bullard暗示货币政策可能过紧

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James Bullard说,美国低水平的长期利率正在敲响警钟,暗示央行的货币政策可能过紧。

“金融市场信息表明,当前的货币政策是中性的,甚至有些限制性,”Bullard在纽约一次投资者会议上的讲话中表示。

“特别是,收益率曲线相当平坦,”他表示,并补充说基于市场的通胀预期指标仍低于与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相符的水平。

在过去六个月中,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一直在2.9%的平均水平附近波动,对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期更加敏感的2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上升0.4个百分点。其结果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即收益率曲线,已经被压缩到了自2007年以来最窄的水平。

Bullard表示,低长期利率表明,美联储对其将进一步加息的最新预测“对当前的宏观经济环境来说过于鹰派”。

根据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6月公布的预测中值,FOMC成员认为应当在2018年剩余时间再进行两次、每次25个基点的加息,然后2019年加息三次,2020年加息一次。在FOMC属于偏鸽派的Bullard到2019年才会有货币政策投票权。

在演讲结束后与记者讨论收益率曲线时,Bullard表示,他的“最佳猜测是2018年晚些时候或者2019年某个时候收益率曲线将会倒挂。”一直以来,收益率曲线倒挂都是经济衰退的信号。

他说,通常情况下,收益率曲线倒挂与经济下行之间存在一个时间差,因此“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那么将会有相当多的时间来讨论收益率曲线问题。”

Bullard表示,决策者应该更多地关注这些市场信号,而不是那些假设今天的低失业率会催升通胀的模型。

“无论是低失业率还是更快的实际GDP增长,都不能给出通胀压力的可靠信号,因为这些经验性的关系已经被打破,”他在演讲中说。“在这样的环境下继续提高政策利率可能导致FOMC走得太远,不必要地增加经济衰退风险。”

但也有人持不同的看法。如果2018年美联储再加息一次,那无法满足Eric Rosengren对于逐步的定义。这位美国波士顿联储银行行长在采访中明确表示,除非美国经济出现意想不到的转折,否则他将推动在年底前再升息两次。

Rosengren不久前表示,考虑到失业率低且可能继续下降,通胀处于央行2%的目标且可能上升,“我认为没有任何理由不继续逐步提高利率”。

Rosengren说,他预计2018年下半年美国经济以3%的速度扩张。

人们普遍预计美联储官员将在9月晚些时候的会议上提高利率。虽然12月再次加息的可能性在投资者眼中也呈升势,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决策者届时会否再进一步,年内第四次提高利率。

Rosengren毫不犹豫地支持第四次升息,展望未来,他还希望2019年继续调高利率。

“在接下来的两次加息之后,鉴于目前我们拥有的经济状况,我认为没有理由我们不希望来到更为正常化的利率,除非发生我们没有预料到的重大变故,”他说。

Rosengren将在2019年拥有利率决策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有投票权。他表示,他对“正常的”美联储基准利率的估计大致略低于3%,或比当前水平高出一个百分点。

延伸阅读C:投资者信奉安全第一,全球第三大债基流出近10亿美元

先是新兴市场,然后是美股,现在,避险潮流正在蔓延至债券。

最新受害者:投资于高品质公司债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据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贝莱德的iShares iBoxx美元投资级公司债ETF(代码LQD)8月底的两天里损失了9.94亿美元。在8月29日和8月30日,这只全球第三大债券ETF遭遇2月以来最大规模资金流出。

发展中国家资产的下跌和不断加剧的贸易紧张局势在近期动摇了市场,特朗普总统虽然与墨西哥达成协议,但计划加大对中国征收关税的力度,并且重新跟欧盟较量。但债券投资者似乎正在对美国本土的事情做出反应。美联储一再表示有望在2018年再加息两次,抑制了长期公司债的吸引力。

WallachBeth Capital的交易所交易基金主管Mohit Bajaj表示,“对于长久期的基金来说,利率上升并不是好兆头,而且我们正在进行月末重新配置,因此当行情开始下跌时,人们可能会转向更保守的工具。”

贝莱德拒绝发表评论。

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投资者正在通过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Enhanced Short Maturity Active ETF(代码MINT)等基金投资于短期债,以及通胀保值国债。他们也可能在9月新债发行之前增加现金头寸。

Pimco的基金近期吸引超过2亿美元新资金,目前最重仓的是期限不超过1年的债券,而LQD持有更多10年或更长期限的债券。同时,贝莱德的iShares TIPS债券ETF(代码TIP)将创下2月以来最佳周表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