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越狂欢 华尔街却越谨慎

四年来最快的经济增速,连续两个季度24%的盈利增长,创纪录的股票回购,都在加剧人们对本轮牛市的信心。

就在投资者对美股的看法愈发乐观之际,华尔街的警告声音也在增多。

美股经历年内最惨下跌的前夕,投资者也曾情绪高涨,为此花旗警告称,市场或再迎回调。高盛表示,估值高企和劳动力市场收紧,推动其牛市/熊市指标达到令人警戒的高点。

这并不意味着牛市很快会结束。但Peter Oppenheimer领导的高盛策略师称,在标普500指数以每年19%的涨幅上涨九年半之后,投资者应该做好未来几年回报率下降的准备。该公司的牛市/熊市指标自1955年以来就展现出与标普500指数预期回报率的密切关系,上两轮熊市开始时该指标都处于峰值。策略师称,这个指标眼下正在“亮红灯”。

这些预警标志着眼下情形已较8月有所变化,当时,股市持续上涨促使至少两位策略师上调标普500指数的年末目标位预测。

“通常情况下,高估值或说该指数高企意味着未来五年有熊市或持续低回报风险,”策略师在9月初的报告中写道。“这次我们认为,持续低回报比马上进入激烈的熊市可能性更大。”

四年来最快的经济增速,连续两个季度24%的盈利增长,创纪录的股票回购,都在加剧人们对本轮牛市的信心,以部分指标来衡量,这一轮牛市已经超越互联网泡沫,成为新的最长持续上涨纪录。花旗策略师Tobias Levkovich等人敦促投资者减少风险敞口,因为在太多多头追涨之际,于9月7日出炉的非农就业数据可能像2月那样引发抛售。

“如果薪资增速加快,可能再度引发5%的回调,而且美联储政策、地缘政治、贸易制裁和全球经济疲软都有可能引发这样的回调,”策略师在报告中写道。“确定催化因素是颇具挑战性的事情,但现在市场已经陷入脆弱时刻。”

花旗的恐慌/兴奋模型显示,市场情绪自1月以来首次升到极端水平。自1987年以来,该模型达到这样的水平后,市场有70%的时候会在随后12个月下跌,是随机概率的三倍多。

标普500指数在8月以连续五个月的上涨收官,并首次突破2900点,担忧声浪随之升温。该指数市盈率达21倍,比10年平均水平高19%。

德意志银行首席全球策略师Binky Chadha预测9月将出现3%至5%的回调,理由是季节性因素构成利空,而且更多经济数据料逊于预期。另外他指出,距离10月开始的财报季尚有时日,且禁止回购期临近,公司能够提供的支持或许微乎其微。

9月初的早些时候,摩根士丹利策略师Andrew Sheets等人调降美股评级,理由是标普500指数与世界范围内的其他高风险资产“极度分化”,企业盈利增速已经触顶,而且未来两个月将迎来包括美联储会议和美国中期选举在内的一系列风险事件。

延伸阅读A:美国经济一片繁荣如绿洲,或成新兴市场动荡之痛苦源头

20年前,时任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质疑,在日益严峻的世界经济形势下,美国能否继续充当经济繁荣的绿洲。眼下,随着新兴市场陷入崩盘,现任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也开始面临同样的问题。

新兴市场股票和货币的大跌促使摩根大通和贝莱德的策略师们发出警告,称此种局面恐蔓延到金融市场的各个角落。同时,仅一年前还被誉为几十年来最同步增长的全球经济,是否能够继续向上也存在不确定性。

鲍威尔和他的同事们面临着一个政策困境。美国经济表现越强劲,加息的理由就越充分。但是信贷风险加剧的前景变得愈发真切,给新兴市场构成压力,尤其是那些严重依赖外资的国家。

“杰罗姆不得不驾驭复杂的格局,”国际金融协会首席经济学家Robin Brooks说道。“美国经济强劲,但是新兴市场的压力正在积聚。”

投资者押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在9月召开会议后,实施年内第三次加息。他们无法确定随后的政策走向,但政策制定者们初步预计,加息措施将在2019年和2020年继续逐步推行。

“像土耳其等国家面临政治和经济挑战,”明尼阿波利斯联储银行行长Neel Kashkari在9月5日蒙大拿州立大学的活动上表示。“这可能会在全世界引起某种类型的蔓延效应。随后,那些向新兴市场出口产品的企业可能会直接受到影响。”

9月4日,美联储面临的矛盾显而易见,强于预期的美国制造业数据提振了进一步加息的预期,同时又增加了新兴市场的避险情绪。

美联储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税改促使企业将数千亿美元海外留存利润汇回国内,但到目前为止,多数资金是用来分给股东,而不是投资于扩张或创新等方面。

美联储经济学家Michael Smolyansky、Gustavo Suarez和Alexandra Tabova在近期刊登于美联储网站上的一篇论文中写道,2018年第一季度汇回的资金与股票回购大幅增加有关系;现阶段投资增加的证据不太清楚,可能还为时过早,因为影响可能需要时间才会实现。

特朗普总统在2017年12月签署税改法案,通过降低汇回利润的税率,鼓励企业将钱汇回美国。新规定是对现金一次性征收15.5%,非现金或非流动资产为8%。以前,企业如果将钱汇回美国,必须支付35%的税率。

根据美联储的论文,国际收支数据显示美国企业在2018年第一季度汇回超过3000亿美元,而过去几年每个季度平均不到500亿美元。

作者重点关注标普500指数中最大的15家公司,这些公司握有离岸现金总额的80%。这些公司第一季度资金汇回额激增的同时,股票回购也“大幅飙升”。

与此同时,他们发现“2018年第一季度前15大现金持有企业的投资环比没有明显增长。”

但作者也指出,投资具有季节性因素,前15大公司的投资比2017年第一季度有所上升,而其他公司则没有。

他们写道:“要达成一个明确的结论,或者知道效果是否会持续,还为时尚早,因为由于资金汇回而导致的投资增加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实现。”

延伸阅读B:欲以贸易摩擦缩减逆差,特朗普却未能如愿

对于一位将降低美国贸易逆差作为主要经济目标的美国总统而言,眼下呈现出来的数字不是太好看。

更糟的是,特朗普一手挑起的贸易摩擦开始影响经济增长的迹象正在浮现,不仅仅是在国内,而且扩及全世界。

9月5日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7月贸易逆差创2015年以来最大增幅,对中国和欧盟的月度贸易逆差更刷新最高纪录。2018年以来,美国整体商品和服务逆差较2017年同期增加220亿美元,增幅为7%。

在这份数据公布的同时,特朗普拟在中美贸易摩擦中加大火力,并与加拿大在新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问题上纠缠不清,凸显经济学家对他的贸易政策不协调的评价。特朗普以减少美国贸易失衡为由挑起贸易摩擦,但他增加公共支出和鼓励国内投资,导致整体逆差增加。

在小布希政府曾任职经济顾问委员会的Philip Levy说:“特朗普政府政策的本意可能不是要增加贸易逆差,可是出来的结果就是如此。”

延伸阅读C:顶尖投行商品业务终于“扬眉吐气”,上半年收入同比猛增

主要投资银行的大宗商品收入出现复苏迹象。

据分析公司Coalition Development Ltd.,包括高盛集团和摩根大通在内的12家顶级银行的大宗商品收入总额上半年增长38%至21亿美元。这可能是一个好转信号,监管机构审查、对自营交易的限制以及对冲基金投资减少等因素导致该业务在之前的几年里一直表现低迷。

Coalition在9月6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同比增长可能部分归因于能源和工业金属的一次性利得。原油是2018年以来表现最佳的大宗商品之一,因OPEC限产且美国制裁伊朗引发潜在供应中断。大宗商品波动性在经历了几年下滑之后也有所回升。

Coalition的数据也可能反映出高盛大宗商品业务表现的复苏,该业务2017年表现创下了高盛1999年上市以来的最糟糕年度。

追踪华尔街和欧洲大行大宗商品收入的Coalition未就具体公司的情况置评。

Coalition研究电力、燃气、石油、金属、煤炭和农产品等领域的相关活动。该公司追踪的其他银行包括摩根士丹利、瑞银集团和汇丰。该分析不包括在大宗商品市场拥有巨大份额的澳大利亚、加拿大或新兴市场银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警告,全球金融体系爆发危机10年后的今天虽然比较安全但不够安全,监管钟摆开始摆向更宽松的监管。

在9月5日的博客文章中,拉加德提供了一份简短的清单,列出全球金融系统中挥之不去的漏洞。她说,太多的银行仍然疲弱,尤其是欧洲的银行,需要更多资金,而机构的规模和复杂性大增,代表“太大不能倒”仍然是一个问题。

她写道,也许最令人担忧的是,政策制定者正面临着来自行业的巨大压力,要求其回归危机爆发后的监管规定。

9月15日将是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倒闭10周年,当时造成全球信贷市场瘫痪,并引发了经济活动重挫,被称为经济大衰退(Great Recession)。拉加德在2007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法国财政部长,随后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负责人。

拉加德在她的博客文章中指出,大多数经济学家未能预测该舠危机,错过了如今看来显而易见的警告信号,包括银行“疯狂”承担风险,较低的贷款标准以及过度依赖短期融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