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美联储的劳动参与率难题

就业市场看起来火热,但劳动参与率却令人困惑 整体人口的劳动参与率保持平稳,黄金年龄段的劳动参与率出现了上升。

在2000年的影片《特工佳丽》(Miss Congeniality)中,来自罗德岛的选美小姐被要求描述她眼中的完美日期。她回答说4月25号,“因为这一天既不太热,也不太冷。”

我们可以把现在称为美国的“4月25日经济”(美联储主席更喜欢说“金发女孩经济”,但变化是生活的调味品嘛。)失业率接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工资终于开始上涨,通胀率刚好控制在2%的目标值附近。美联储官员可以穿上一件薄外套,绕场一周庆祝胜利,不过仍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重大谜团:劳动参与率。

就业人口和找工作人口占劳动年龄人口的比率多年来一直在下滑,在2007到2009年的衰退中下滑得尤其剧烈。到了2015至2016年,劳动参与率的下滑突然停止——此后25-54岁年龄段的劳动参与率实际上已经开始反弹。

现在决策者和经济学家都在试图弄清楚这种趋势是否是可持续的,它反映了劳动力市场趋紧的哪些信息。本周经济研究汇总将先介绍关于这一问题的两项研究成果。我们还将关注德国职业上升之路如何造成了收入差距,以及一项关于中国人口管理政策导致的社会和经济问题的研究。欢迎每周二关注本专栏,了解全世界深具启发性的最新经济研究成果。

劳动参与率的展望

《劳动参与率何去何从?》

2018年9月发表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网站

来源:美国劳务部

随着劳动力市场的趋紧,人们找到工作的速度更快了,这让一些人回归劳动力市场——但是由此带来的整体劳动参与率的平稳可能不会长久。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研究人员称,每个月失业人口中寻得工作的比例已从2016年的24%,上升到了28%。通过研究全国的劳动参与率,以及四个年龄群体的就职率和离职率,他们发现就职率每上升一个百分点,总劳动参与率相对于自身趋势就上升0.16个百分点。把他们的分析延伸到全部人口,并根据老龄化因素进行调整之后,劳动力市场的趋紧解释了2016年以来劳动力参与率保持平稳的大约60%的原因。

但即使劳动力市场的环境像过去八年那样继续趋紧——乐观的话到2023年失业率可降低到3.4%——随着美国人口的老龄化,整体参与率还是会下降。这是因为美国人在接近退休年龄时越来越不愿意工作,而很大一部分美国人口正在迎来60岁左右的年纪。

“即使是劳动力市场非常强劲,也不太可能消除人口老龄化的所有影响,”作者们写道。“劳动参与率的下降似乎在未来将持续下去。”

《黄金年龄劳动力与劳动力市场的分化》

2018年9月发表于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网站

老龄化或许能够解释整体劳动参与率的趋势,但是却无法说明25到54岁的黄金年龄段的情况。他们应该是劳动力市场的中坚力量,但是他们的劳动参与率也急剧下降,目前尚未恢复到衰退前的水平。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研究人员罗布•瓦莱塔(Rob Valletta)和纳塔涅尔•巴洛(Nathaniel Barlow)认为这个数字永远不会彻底恢复。他们写道,全国的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的黄金年龄段人口劳动参与率的下滑,“有一半甚至更多原因”可能是常规体力劳动岗位的消失,尤其是在制造业。

他们写道,驱动劳动参与率下滑的其他因素可能包括,残疾人增多和阿片类药物的泛滥,有入狱记录的男性比例上升,以及休闲活动的渠道和质量的改善。从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角度来看,重要的结论是,一些深层的问题正在驱动这种改变。“这些因素压低黄金劳动年龄劳动参与率的作用,从长期来看不太可能被旨在培育活跃劳动力市场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政策所抵消。”

分化的攀登者

《爬哪个梯子?从工作岗位、工厂和教育水平看劳动者工资》

发表于2018年9月,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网站

收入差距会随着年龄而扩大,这主要是因为一些员工在攀登职业阶梯的路上做得更好。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对波恩大学(University of Bonn)研究人员克里斯蒂安•拜尔(Christian Bayer)和莫里茨•库恩(Moritz Kuhn)提供的德国收入数据的分析显示,人们开始从事具有更大的责任、复杂性和独立性的工作,这解释了50%的工资增长,同时也是职业生涯中工资差距不断增大的几乎全部原因。

这对性别工资差距问题十分重要。在职业生涯开始时,德国数据中女性的时薪比男性低7%,但是到了职业生涯末期,差距扩大到30%。一半的差距是因为30岁之后女性职业生涯进展缓慢,而男性从30岁之后会不断上升,直到50多岁。男性还会获得工资更高的工作,他们职业生涯工资增长的五分之一源自于这个因素,而女性在30岁之后会从事工资更低的工作。

始料未及的后果

《少生孩子对老年时期的影响:中国的“晚、稀、少”政策》

发表于2018年9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网站

中国上世纪70年代初的计划生育政策十分有效——现在其代价和好处都开始显现,由于各省份实施“晚、稀、少”政策的力度不同,研究人员Yi Chen和Hanming Fang得以证明严格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地区的父母自身消费更高,身体更健康。但是随着这些父母的老去,可以照料和陪伴他们的子女很少。从物质方面看,这似乎无关紧要:可能是因为孩子少的家庭能够存下更多钱,所以他们不需要子女经济上的支持。但是他们精神上的健康受到了影响。

“受到计生政策影响较大的父母消费水平更高,健康状况要稍好一些,但他们显示出更严重的抑郁症状,”作者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的工作论文中写道。这对于母亲和农村父母的影响尤其严重。“我们的研究呼吁人们增加对老年人的社交网络和精神健康的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