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美国扰乱了全球经济秩序 但它依然是投资者的优先级?

全球贸易降温的速度快于预期,2018年上半年从2017年的5%降至3%左右。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表示,全球经济笼罩在“高度不确定性”之中,新兴市场前景急剧恶化,贸易局势更趋紧张。

这一悲观的分析令这家总部位于巴黎的机构下调了2018年和2019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测,其中土耳其、阿根廷、南非和巴西的下调幅度尤为剧烈。

OECD表示,自5月上一次发布经济预测以来,经济体之间的差异已经扩大、信心恶化、全球各地的商业调查显示放缓迹象。

该组织表示,简而言之:“扩张可能已经达到了顶峰”。

 

贸易是经合组织分析中的主要风险来源。关税和政策变化已经影响了某些地区的资金流和价格,并影响了市场情绪和投资计划。全球贸易降温的速度快于预期,2018年上半年从2017年的5%降至3%左右。

随着此前美中贸易摩擦的加深,中国政府表示,将对特朗普的关税举措进行反制。OECD警告称,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贸易局势紧张程度的进一步升级将对全球投资、就业和生活水平产生严重的不利影响。”

保护主义抬头是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的一大额外威胁,这些经济体已经面临更加严峻的金融环境和更为疲软的增长前景。经合组织将2019年土耳其增长预测下调4.5个百分点,至仅0.5%的水平。对阿根廷而言,OECD现在预计其经济2018年将萎缩1.9%,2019年料为停滞。

OECD表示,到目前为止新兴市场更大范围的蔓延效应已经得以避免。但该组织警告称,紧张局势可能深化,投资者信心可能会出现更大幅度的下降,特别是发达经济体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速度超过预期的话。

尽管如此,OECD表示,鉴于近期增速强劲,低失业率可能带来通胀压力,美联储应该继续推行政策正常化。

该机构对欧洲央行退出刺激措施计划的支持就不那么明确了,称意大利和英国脱欧不确定性的增加,以及温和的增长前景,意味着央行可能需要“更加渐进的正常化步伐”。

延伸阅读A:美债收益率升高不再可怕,新兴市场公牛渐渐醒来

谁害怕美国收益率上升?

这次不是新兴市场。由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3%之上的盘整未能提振美元,发展中国家股市六天来第五次攀升,土耳其里拉和南非兰特领涨新兴市场货币。值得注意的是,新兴市场美元债的平均利差也收窄。

在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的背景下,这些上涨可能会鼓励那些预计新兴市场下跌行情到头的投资者。在过去五个月的动荡之中,从印尼到土耳其和阿根廷,资产价格大幅下跌。土耳其和俄罗斯此前比预期更加强硬的利率决定所引发的乐观情绪也会受到提振。

“现在货币已经触底,随着新兴市场央行通过加息来拯救货币,战术反弹可能有进一步扩大的空间,”瑞士Woodman Asset Management AG的策略师Bernd Berg表示。“在2018年夏大规模重新定价之后,一些新兴市场货币整体基本面仍然稳固,估值便宜。”

富兰克林邓普顿的Chris Siniakov和高盛资产管理公司的Philip Moffitt也表示,新兴市场下跌开始缓和。

此类预测有一些引人注目的趋势来支持。首先,空头交易员基本上已经回补头寸,清楚表明新兴市场的悲观情绪开始减弱。其次,新兴市场债券与美国国债之间的相关性处于两年来的最低点,表明只要美元受到制约,美国收益率超过3%就不会成为发展中国家外债的障碍。

寻求通过押注市场下跌而获利的空头交易员正在急忙减少他们的头寸。过去六周,投资于新兴市场股票的三大美国ETF的看跌合约减少了21亿美元。

新兴市场货币也在实现7月的预测:随着美元与美国国债之间的相关性开始下降,它们将开始随着美国收益率上涨,凸显出贸易摩擦动态对美元走势的影响超过对市场利率的影响。

所有这些都重新激起投资者对发展中国家美元债券的兴趣,新兴市场债券收益率与美国国债收益率之间的线性关系下降至两年低点足可说明。

在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长下跌行情之后,人们仍然谨慎。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等机构预计看跌趋势仍有空间,该公司的副全球首席投资官Lori Heinel表示,由于贸易紧张局面,该公司短期内对新兴市场“非常谨慎”。

然而,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影响逐渐减弱,表明新兴市场正在适应宽松货币的结束,并将全球贸易视为主要风险。不过,投资者将会寻找更多迹象表明美元已经到顶,然后才会拥抱那些低到无法忽视的估值。

延伸阅读B:美银美林和摩根大通对美股及新兴市场的看法南辕北辙

“美国第一”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吸引投资者,同时以牺牲世界其它市场为代价。

根据美银美林最新的投资者调查,掌管7240亿美元的基金经理对美国企业的盈利前景达到纪录最乐观状态。他们的持仓也符合这种乐观情绪:美股为21%超配,是自2015年1月以来最高。相比之下,欧元区股票只有11%超配,为18个月以来最低点。

与此同时,根据美国银行策略师Michael Hartnett的数据,对新兴市场股票的配置进一步下滑至10%低配,是自2016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相比2018年4月的43%超配出现“大幅逆转”。

该调查的其他一些要点包括:

· 投资者对全球经济前景的悲观程度为2011年12月以来之最;24%的人预计未来12个月全球经济增长将减速

· 现金配置率为5.1%,过去10年的平均配置率4.5%

·大宗商品的持仓是一年来最低–并且在六个月内首次变成低配

但摩根大通减持美股,称美国优先的投资主题难以为继:过去几个月的股市中,世界与美国似乎是一消一长。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近9%,其他股市整体来说下跌超过6%。这种情况不会持续下去。

这是摩根大通公司以Marko Kolanovic为首的策略师最新的警告,他们称,要减持美国股票,并增加投入新兴市场的资金。他们表示,随着特朗普总统减税的好处逐渐消失,这个世界最大经济体将失去增长优势。

这些策略师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美国2018年大幅的财政刺激,以及2017年美元疲软和低利率延后产生的正面影响,在2018年为美国资产创造了高糖效应(sugar high)。 预计未来几个季度美国和国际市场之间的宏观基本面趋同;由于股票市场倾向于反映未来6至12个月的基本面,现在可能是风水轮流转的时刻。

但一些资金经理的看法与其相左,他们越来越热情地拥抱美国股市。根据美银美林最新的投资者调查,对美股的配置升至2015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对新兴市场股票的敞口跌至两年多以来的最低点。

延伸阅读C:新兴市场还可能下跌,何时止血还需等待

高盛集团的模型显示,即使已经遭遇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幅度下滑,但一些发展中国家货币仍可能进一步下跌。

分析师Mark Ozerov和Kamakshya Trivedi等人在报告中写道,虽然至少一个指标显示新兴市场货币已经被低估,但依然不似2016年初那样便宜。当时发展中国家受到全球油价暴跌的打击。

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以及美国的强劲经济数据增加了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新兴市场货币9月正在扩大跌幅。野村控股的早期预警模型显示,包括阿根廷、南非和土耳其在内的7个新兴经济体现在面临汇率危机的风险。

根据高盛分析师,汇率下跌使得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南非兰特和俄罗斯卢布的贸易加权汇率看起来很便宜。与此同时,土耳其里拉的贬值幅度超过了该国经济失衡所要求的贬值水平。

但并非所有新兴市场货币的估值都安全。

根据GSFEER模型,其中考虑到经济的外部和内部失衡,哥伦比亚比索、印度卢比和印尼盾被适度高估。

新兴市场资产还有进一步下跌空间,因为那些通过近年来押注最火热交易之一的投资者,截至目前仍迟迟不愿削减这些头寸。

尽管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已跌至一年新低,但摩根士丹利的James Lord仍持看跌观点,原因之一就是基金经理的持仓情况。9月5日,发展中经济体面临的压力“转战”股市,香港恒生指数下跌近1%,雅加达和马尼拉股市都下跌近2%。

“我们仍对信贷、利率和外汇市场持看跌观点,并对高beta区域的多数市场都持看空头寸,其中包括印尼和马来西亚,我们预计投资者对这两个国家的关注度将上升,”Lord和其他摩根士丹利策略师9月4日在报告中写道。

美联储“缩减恐慌”已经过去五年,当时围绕美联储缩减刺激力度的担忧令高风险资产遭遇打击,眼下随着美联储推进政策正常化导致流动性被加速破坏,新兴经济体备受困扰。美联储的行动推高了全球的融资成本,令之前那些乐享高于发达国家经济增速的国家前景蒙上阴影。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总结称,“机构投资者的仓位尚不清晰,更广泛的外部融资挑战很高。”

受打击最严重的是那些基本面最弱的经济体。南非兰特9月4日领跌全球,数据显示该国经济进入衰退。土耳其里拉下跌,因市场担心该国央行在9月中旬政策会议上将令投资者失望。阿根廷比索跌至纪录低点,印尼盾也创下二十年来最低水平,尽管印尼央行之前加大干预力度捍卫印尼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