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磨刀霍霍向伊朗 全球石油市场进入危险区域

由于担心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措施,加上委内瑞拉长期的供应短缺可能导致供应不足,伦敦油价反弹至四年高点。

国际能源署(IEA)直截了当地呼吁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其他主要石油生产国提高产量,并警告称,油价正对全球经济造成损害。

“我们都应该看到风险,石油市场正在进入危险区,”国际能源署执行董事Fatih Birol在10月9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昂贵的能源价格在糟糕的时间点回归,目前全球经济正在失去动能。我们真的需要更多的原油。”

10月早些时候,由于担心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措施,加上委内瑞拉长期的供应短缺可能导致供应不足,伦敦油价反弹至四年高点,突破85美元/桶。交易员们同样担心,OPEC的最大产油国沙特并没有足够快速地采取行动——或者是可能没有足够的产能——来填补缺口。

当地时间10月9日,由于风暴“迈克尔”导致墨西哥湾的部分油田关闭,并可能演变为严重的飓风冲击佛罗里达狭长地带,进一步推高油价。WTI原油期货一度上涨0.7%,至74.81美元/桶。

延伸阅读A:布伦特原油涨势逼人,“头脑冷静的”投机者开始撤退

朝着100美元迈进的油价让一些投资者感到犹豫。

在经历了2018年最长时间的增长后,对冲基金押注布伦特原油价格走高的头寸正开始回落,看涨头寸六周以来首次下降。对于伊朗石油供应出现严重短缺的担忧曾导致布伦特原油一路高歌猛进,并引发市场猜测油价将达到三位数;但随着沙特阿拉伯和其他主要产油国填补供应缺口,油价涨势正在降温。

“更冷静的头脑开始占上风,”Stratas Advisors LLC的高级石油市场分析师Ashley Petersen说。“任何担心他们没有为更高的价格做好充分准备的人,可能已经在他们感到有准备的地方重新调整好头寸。”

布伦特原油在七周时间内攀升了20%,对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会引发多大的供应缺口,市场猜测愈演愈烈,油价自2014年以来首度突破86美元/桶。但是随着紧张局势的缓解,期货价格在10月第一周收于84美元/桶附近。

沙特王位继承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接受采访时称,沙特正在履行承诺,弥补由于美国制裁所导致的伊朗原油供应量的损失。此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批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称其任凭油价反弹。此前,美国国务院敦促OPEC释放原油储备。

虽然这次不是发推特,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再次表示油价太高,尽管西德州中质油此前已经从四年高点回落。

“我想要更多能源,因为我不喜欢74美元,”特朗普当地时间10月9日启程前往爱荷华州参加集会之前在白宫草坪告诉记者。特朗普指示环保署取消夏季销售15%乙醇汽油的限制,为玉米种植户带来福音,并引起石油生产商的抗议。

10月3日,美国基准WTI价格上涨至每桶76.41美元,是2014年以来的最高结算价,部分原因是市场担心11月美国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俄罗斯总统普京此前表示,对于谁该为高油价负责,特朗普应该“照照镜子”。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接受彭博采访称,沙特和其他OPEC成员国已经弥补了失去的伊朗供应。

面对美国遏制油价飙升的压力,沙特阿拉伯王储坚持认为,该国正在履行弥补因美国制裁而失去的伊朗原油供应的承诺。

“美国向沙特阿拉伯和其他OPEC国家提出的要求是确保如果伊朗供应有任何损失,我们要补上这个缺口,”沙特王位继承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就是这么做的。”

然而,上述行动似乎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几无影响,他继续攻击石油输出国组织让油价攀升。此前美国国务院敦促OPEC利用起闲置产能。

沙特的努力也未能阻止原油价格于10月第一周在伦敦市场触及每桶86美元以上的四年高位。

石油交易员们担心沙特增产速度不够,而且可能没有足够产能来完全弥补伊朗原油停止供应的损失。然而沙特王储表示,OPEC及其盟友近期已经将日产量增加150万桶,比伊朗迄今减少的70万桶/天的供应要多出一倍。

王储称:“最近伊朗供应每减少一桶,我们就多出口两桶。所以我们超额完成了我们的任务。”

他表示,沙特阿拉伯目前日产量约为1070万桶——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如果市场需要,该国还可以再增产130万桶。然而,许多分析人士对该国可以快速达到1200万桶的日产量并长久维持抱有怀疑。

Energy Aspects Ltd.的首席石油分析师Amrita Sen不久前表示,短期闲置产能其实正在耗尽。

王储表示,该国可以通过额外投资将产能提高到每天1200万桶以上,并且其盟国也可以提供额外的供应。所谓的OPEC+联盟覆盖其他海湾生产国,如阿联酋,以及OPEC以外的国家,如俄罗斯。

“九月油价攀升并不是因为伊朗,”他说,“主要是因为加拿大、墨西哥、利比亚、委内瑞拉和其他国家发生的事情。”

延伸阅读B:OPEC原油产量小幅增长,因伊朗的缺口被其他成员国填补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9月产量增长,因为美国制裁在即而损失的伊朗产量被其他国家抵消。

彭博对官员、分析师和船舶追踪数据的调研显示,OPEC 15国9月日产量3283万桶,比8月增加3万桶。尽管伊朗的日产量下降14万桶,至336万桶,为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沙特阿拉伯、安哥拉和利比亚的增产抵消了损失。

一旦制裁于11月正式开始,预计伊朗产量的损失将加速。该国原油的主要买家已经开始转向其他供应。印度大型炼油厂的官员说,印度不打算在11月从伊朗购买任何原油。此前,韩国和日本采取了类似行动。

根据彭博汇总的油轮跟踪数据,自4月以来,伊朗的原油出口量已经减少110万桶/日,降幅达到39%。同期,伊朗产量降幅为11%。出口跟踪数据不包括在伊朗近海油轮中存储的石油。

伊朗石油部长表示,未来几个月全球原油市场将面临“严重短缺”,油价的上涨证明,供应已经紧张。

11月4日生效的美国制裁有可能将该波斯湾国家的原油出口量削减至零。伊朗石油部长Bijan Namdar Zanganeh在该部的Shana新闻网站上说,包括沙特阿拉伯在内的其他产油国都无法取代伊朗的供应。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此前在利雅得接受采访时表示,沙特阿拉伯和其他OPEC产油国的增产幅度已经足以取代伊朗的供应短缺。Zanganeh轻蔑地宣称沙特的这一说法为吹嘘。

Zanganeh说:“市场情况和价格上涨是反映供不应求忧虑的最佳证据,对未来几个月严重短缺感到紧张也是合理的。”他说,其他产油商宣称,它们可以弥补因即将生效的伊朗制裁所导致的短缺,这一说法对市场的“影响很小或几乎没有”。

而另一方面,根据两名美国官员,特朗普政府正在与那些希望在11月4日石油相关制裁恢复后,继续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进行谈判。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也表示,中国从伊朗进口量的减少可能会超预期,但印度仍是个未知数。第二位官员表示,各国都已寻求豁免,而这些正在考虑之中,尽管美国并不打算给予豁免。

上述官员拒绝透露哪些国家寻求豁免或者可能获准进口多少石油。由于担心较少的国家将减少伊朗石油进口,美国一直试图在制裁日前采取强硬立场,不过,美国已表示,将愿意考虑豁免那些在制裁日前大幅减少伊朗石油进口的国家。

延伸阅读C:石油贸易商料油价重返100美元,因伊朗供应缺口难填

在伊朗石油出口遭美国制裁,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盟友难以填补供应缺口的情况下,主要石油贸易商纷纷预期原油价格将自2014年以来首次重返100美元。

布伦特原油价格已经在9月底窜升到近四年高位,这恰恰是美国总统唐德·特朗普竭力想要避免的局面,为此他不断施压OPEC,要求该组织增产。然而,OPEC及其盟友在近期召开的阿尔及尔会议上给出的信号并不一致,最终,没有迹象表明他们会听从美国要求迅速压低油价。

9月24日,在汇聚了亚洲石油行业、贸易商、冶炼商及银行家的新加坡年度会议上,OPEC的沉默与伊朗供应加速下降的迹象营造出一种看涨情绪。

“四季度供应可能会减少日均200万桶,而市场还没有相应的反应,”Mercuria Energy Group Ltd.联合创始人Daniel Jaeggi在普氏能源Asia Pacific Petroleum Conference会议上表示。“在我看来,油价可能因此升至每桶100美元以上。”

但油价真的能飙到100美元?高盛表示还没这么快。

高盛分析师在9月底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油价要想有实质性的向上突破,还可能需要除了伊朗以外的再一个供应因素来刺激。

这给大型贸易商Mercuria Energy Group Ltd和Trafigura Group此前发布的看涨预期泼了冷水,他们预计供应缺失将推动油价重返100美元上方。期权交易员纷纷涌入将从布伦特油价突破100美元甚至110美元中获益的认购期权,使得看涨期权量升至纪录高位。

在OPEC暗示不急于向市场投放更多原油、但会致力于满足需求后,油价上涨。OPEC面对着伊朗供应急剧下降以及委内瑞拉产量大幅下滑,而美国产量增速也因管道瓶颈而放缓。

Damien Courvalin和Jeffrey Currie等高盛分析师认为,其他OPEC产油国和俄罗斯的产量将弥补伊朗的产量降幅。而且,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2018年秋季的任何油价大幅上涨都可能促使特朗普授权投放美国战略储备石油。

“因此,我们预计布伦特原油价格年底前将稳定在每桶70-80美元的区间内,”分析师写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