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沙特双重夹击 美国恐令全球油价骑虎难下

伦敦油价攀升至每桶85美元以上的四年高位,因市场担心美国对伊朗原油出口实施的制裁将导致2019年晚些时候市场供不应求。

由于全球经济增长面临越来越大的威胁,国际能源署(IEA)下调2018年和2019年两年原油需求预期,但警告称,闲置供应量的大幅减少将令油价维持在高位。

总部位于巴黎的IEA在月报中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下调经济增长预期、贸易争端和高油价带来的限制是其下调原油需求预期的原因。但是,随着委内瑞拉和伊朗等OPEC成员国供应量下降的情况恶化,其他产油国闲置产能将仅占全球需求的2%,并可能会进一步萎缩。

为大多数主要经济体提供能源建议的IEA表示,“昂贵的能源回来了”,“对经济增长构成威胁”。“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国际油价的上涨与货币兑美元贬值一同发生,经济受损的威胁加剧。”

在10月第一周,伦敦油价攀升至每桶85美元以上的四年高位,因市场担心美国对伊朗原油出口实施的制裁将导致2019年晚些时候市场供不应求。自那以后,随着注意力转向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疲软和美中贸易争端,油价有所回落。

IEA将2018年和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估下调了大约11万桶/天,分别至130万桶/天和140万桶/天。这一修正还反映了该机构对中国使用量评估方式的改变。全球需求和供应量将首次逼近1亿桶/天。

无独有偶,尽管面临增产压力,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却认为2019年需求前景不容乐观。OPEC正面临着来自消费者的巨大压力,要求他们通过增加产量来降低原油价格,但对于2019年而言,该组织认为前景难言乐观。

由于经济增长趋弱,以及竞争对手(尤其是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产量增加,该组织下调了2019年全球对其原油需求的预估。OPEC预计,2019年全球对该组织的原油需求量将减少近90万桶/天,相当于利比亚2018年的平均产量。

在需求前景变弱的同时,要求OPEC及其盟友加大生产力度,以抵消美国即将实施的对伊朗制裁和委内瑞拉石油业崩溃影响的压力却越来越大。除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要求其采取行动的推文之外,OPEC秘书长Mohammad Barkindo此前表示,印度已向该组织致信,表达了对当前市场的不满。

“没有理由感到惊慌,”Barkindo在伦敦举行的石油和货币会议上说。OPEC及其盟国“准备好并愿意继续确保市场供应充足。”

该集团9月的日产量增加了13.2万桶,达到每天3276万桶。虽然伊朗的日产量减少了15万桶,委内瑞拉减少了4.2万桶,但沙特阿拉伯和利比亚的产量却超额抵消了前述两国产量的下降。

尽管如此,OPEC的月度石油市场报告提供了一些理由,使人质疑10月第一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至四年高位的可持续性。

OPEC下调了对2018年和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增幅的预期,理由是新兴市场的经济活动放缓。预计2018年日需求量增长154万桶,2019年将放缓至136万桶。与此同时,由于美国、加拿大、哈萨克斯坦和巴西的产量增长速度超过预期,OPEC还将2018年的非OPEC供应量预期提高了每天20万桶。

延伸阅读A:在世界顶级石油交易商看来,伊朗石油出口制裁对市场影响比预期更严重

世界最大能源交易商的高管表示,由于特朗普政府在制裁执行方面的强硬立场,伊朗石油出口制裁的影响比多数人预测的还要大得多。

Trafigura Group Pte的首席执行官Jeremy Weir表示,最终全球市场每日产量将减少200万桶伊朗原油。虽然包括Vitol Group of Cos和Gunvor Group在内的其他交易商预测产量影响接近100万桶,但这个数字仍然比多数人最初预测的高出一倍。

“伊朗原油出口将大幅减少,”Vitol董事会主席Ian Taylor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油价上涨至每桶85美元的主要原因是原油市场中的恐惧因素。”

Gunvor的首席执行官Torbjorn Tornqvist 和嘉能可的石油和天然气负责人Alex Beard等对油价的预测并不一致。Tornqvist预计原油期货到年底可能升至100美元或更高,而Taylor预计油价到2019年1月或下跌5到10美元。

Taylor表示,尽管受到制裁,“我们未发现供应紧张的情况,现在还有充足的石油”。他说,按照目前的价格,需求可能会开始减弱。

根据两名美国官员,特朗普政府正在与那些希望在11月4日石油相关制裁恢复后,继续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进行谈判。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也表示,中国从伊朗进口量的减少可能会超预期,但印度仍是个未知数。第二位官员表示,各国都已寻求豁免,而这些正在考虑之中,尽管美国并不打算给予豁免。

上述官员拒绝透露哪些国家寻求豁免或者可能获准进口多少石油。由于担心较少的国家将减少伊朗石油进口,美国一直试图在制裁日前采取强硬立场,不过,美国已表示,将愿意考虑豁免那些在制裁日前大幅减少伊朗石油进口的国家。

此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第二次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时,为退出上届政府签署的伊朗核协议的决定辩护,并称美国施加的“经济压力”将会扭转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侵略行为。

特朗普在演讲中宣称,在他的领导下,美国登上了新的经济和军事高峰。虽然曾以“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竞选总统,但他说他的成就会令全世界受益。

他说:“我们正在守护美国和美国人民,也在守护全世界。”

在特朗普向联大发表的第二次讲话中,伊朗取代了朝鲜,成为其主要的敌人。特朗普说,虽然他以“果敢、创新的方式推动和平”,取代了与朝鲜爆发“冲突的幽灵”,但是与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自从2015年前总统奥巴马签署核协议以来却有所加剧。

他说,伊朗政权利用核协议带来的收益,将军事预算提高了40%,还加大力度,镇压人民。

“伊朗的领袖播种混乱、死亡和破坏,”特朗普说。“伊朗的领袖肆意挥霍国家的资源,从中牟利自肥,并在中东和其他地区散播混乱。”

延伸阅读B:石油武器成为言下之意,沙特打破45年的禁忌

45年来,它一直被视为沙特阿拉伯的禁区。但突然之间,利雅得的举动让许多人觉得该国发出了一个隐性的威胁,可能会以它的石油财富作为政治武器——这是1973年阿拉伯石油禁运引发第一次石油危机闻所未闻的事。

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周日表示,如果因为《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Jamal Khashoggi的失踪而受到惩罚,该国将会以更大的力度进行报复。该声明指出沙特“在全球经济中颇具影响力和至关重要的地位”,暗指沙特的石油财富。

咨询公司IHS Markit Ltd.长期观察OPEC的Roger Diwan表示,沙特的言论打破了石油市场的一个禁忌。

虽然很少有人认为沙特真会这么做,但即使是提到以石油作为武器,也破坏了利雅得长期以来将自己作为经济稳定力量的标榜。高盛大宗商品研究主管Jeffrey Currie表示,影响石油市场的中东紧张局势已经“扩大到包括沙特阿拉伯在内”。

Turki Al Dakhil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加剧了这种焦虑。他是沙特国有的Arabiya新闻网的负责人,与沙特王室关系密切。在这篇文章中,他公开谈论使用石油作为武器。

他写道:“如果80美元的油价就让特朗普总统不爽,那没人会排除油价涨到每桶100美元、200美元甚至这个数字的两倍。”

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后来表示,Al Dakhil并不代表该国的官方立场;沙特官员私下说,石油和政治不掺和的长期政策没有变。当地时间10月15日,沙特能源部长Khalid Al-Falih在印度发表讲话以缓解忧虑,承诺沙特将继续是负责任的一员,并保持石油市场的稳定。

“我想向市场和世界各地的石油消费者保证,我们希望继续支持全球经济的增长、全球消费者的繁荣,”Al Falih说。

然而,在沙特阿拉伯官方新闻稿发布几分钟后,Arabiya的文章就发表了,这让许多人认为,这要么是在外交渠道之外传达的信息,要么是一次舆论试探。

油价在当地时间10月15日上涨,布伦特油价一度上涨1.9%,至每桶81.92美元。随着对全球增长的担忧影响全球股市,油价涨幅尾盘收窄至0.4%。

另一方面,沙特能源大臣Khalid Al-Falih表示,沙特仍将继续作为负责任的石油供应国,并且将助力维持石油市场稳定。

在大多数日子里,这个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做这种保证是没有必要的,但是此次表态的背景是:国际社会因沙特异见人士Jamal Khashoggi失踪而对沙特施压,并且沙特的应对引发外界揣测其或许会打破几十年来的政策,可能将石油用作政治武器。

Al-Falih在新德里举行的CERAWeek India会议上发表讲话时强调,沙特将继续利用其闲置产能来帮助市场缓冲供应冲击。他说,在减轻消费者对高油价担忧的方面,沙特不遗余力,将产量提高至每天约1070万桶。

“多个周期以来,我们沙特主动、有意并且负责任地投入闲置产能,助力稳定市场,当然也包括在最近的这个周期,”Al-Falih说。“我们竭尽全力减轻大家对供应短缺的担忧。”

原油期货当地时间10月15日早些时候上涨近2%,此前沙特承诺对任何制裁行为都将采取报复,同时强调其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和至关重要的作用”。沙特否认与Khashoggi的失踪有关,并且在同一天表示,将展开内部调查。

延伸阅读C:原油供应短缺局面应是短暂的,非OPEC产油国将发力填补空缺

德国商业银行在最新的一份报告中称,伊朗制裁导致的石油供应短缺可能是短暂的,因2019年全球对OPEC原油的需求将大幅下降。这是由于在2019年,非OPEC产油国的原油供应将急剧增加,增幅约达200万桶/天,这将轻易超过全球石油需求。主要驱动力量是美国:德国商业银行援引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数据表示,仅二叠纪盆地就将增加60万桶/天,再加之巴西、俄罗斯和加拿大也将有较小增长。

为此,欧盟、中国和俄罗斯支持建立一项机制,使他们能够继续与伊朗进行“合法”商业往来。该计划是为了在唐纳德·特朗普推行“美国优先”议程之际,能够避开美国制裁,保持国际贸易畅通 。

9月底,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Federica Mogherini在纽约宣布推动这样一个渠道。该行动反映了欧盟内部法国和德国等国家越来越强烈呼吁欧盟采用一些机制来追求自身的外交政策目标,减少对难以预测的美国盟友的依赖。此次事件的主要催化剂是特朗普不顾全球大国的劝阻,执意退出伊朗核协议。

“实际操作上,这意味着欧盟成员国将建立一个合法实体,以促进与伊朗的合法金融交易,这将允许欧洲公司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Mogherini在与其他签署国代表会晤后表示。这些国家包括: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和伊朗。Mogherini说,这将“符合欧盟法律,并可以向世界上的其他合作伙伴开放。”

特朗普在5月退出伊朗协议后重新实施制裁,并呼吁美国盟友遵守制裁措施。为了避免受到美国的惩罚,一些欧洲公司已暂停在伊朗的商业活动或者撤销了投资计划,但法国和德国一再表示,他们支持伊朗核协议,并希望继续与伊朗开展商业活动。

建立所谓的特殊目的实体来为伊朗石油等支付款项,也发生在欧盟采取新行动加强欧元国际影响力的背景下。官员们表示,通过使其与伊朗的交易能够顺利进行,将有助于欧盟经济和企业更加独立于美元和美国经济。作为欧盟借贷机构的欧洲投资银行有美国业务往来,因此难以在与伊朗的石油交易中充当资金渠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