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财报季表现抢眼也没用 美股一夜之间就打回原形

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营业收入飙升,是历史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此时股市却毫无进步。

财报季才刚开始四分之一,2018年料出现10年来盈利增长最好的一年,现在已经过了10个月,企业获利数字非常强劲。但市场不领情。

听起来令人惊讶: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营业收入飙升,是历史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此时股市却毫无进步。道琼斯工业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在此前回吐2018年涨幅。

“这真的是太离奇了,”Newbridge Securities首席市场策略师Donald Selkin说。“今天没有甚么根本性的变化。我认为这是技术故障。看看纳斯达克指数暴跌了300点。真的是太奇怪了。”

现在的信心很快转变成对未来的恐慌,房地产市场出现摇摇欲坠的迹象,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担忧,以及通胀刚冒出头,抹杀了市场乐观情绪。这股乐观情绪原本带动标准普尔500指数1-9月大涨近10%。如今,恐慌指数VIX攀升到2月以来最高。

这波大屠杀在各方面与过去的修正不同。从9月达到峰值水平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4天当中有19天下跌,下跌的天数几乎是前三次修正频率的两倍。与之前的抛售潮不同,多头正在对抗美联储。自2015年以来,美联储已经提高利率八次,还没有暗示会停止。

“我们一直在提高利率、通胀和成本。而我们做的这一切是在高估值、低收益率、利差收紧的情况下进行,”Leuthold Weeden的首席投资策略师Jim Paulsen说。“大家都知道我们已经在这个经济週期的末端,因此在有利于市场的经济中,能展现表现的空间非常小。”

花旗集团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Tobias Levkovich认为,股市下跌背后因素是对企业盈利的无根据乐观,随着2019年的盈利将被重新计算,市场可能继续震荡。

他在9月曾警告说,投资者的亢奋正在为股市回落创造条件。他于当地时间10月25日表示,个股相关性和分析师情绪等指标尚未达到通常代表市场底部的水平。

他说,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利润2019年可能会增加6%至8%,而目前的市场预期为11%左右。与2018年24%的增速相比,无论如何都将是显著放缓。

“对于2019年的盈利预测过高(基于广泛的乐观情绪),需要重置,”Levkovich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在此期间,市场可能会呈现震荡模式,绩优股会有表现。”

标普500指数在10月已下跌近8%,可能创8年来最大月跌幅。除了收益稳定、股息率高的公用事业和必需消费股,其他板块在此期间均下跌。

延伸阅读A:全球股市普跌之际,一众价值投资拥趸窥得良机

有一些大胆的投资者愿意逆流而上,认为市况严苛之际,存在着一些极为诱人的投资机会。

Guggenheim Partners的Scott Minerd表示,目前是在股市血拼的好时机。M&G Investments的Eric Lonergan认为,此前深受创伤的意大利银行股未来一年有望飙升超过50%。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的Luiz Sauerbronn则称,投资者对英国脱欧冲击的看法令英国股市遭到了过度打压。

从全球贸易到意大利债务危机,除了一系列令人担忧的因素之外,金融状况收紧的背景下,利润是否能够持续增长也令人担忧,导致全球股市遭遇了六年以来最为糟糕的月份,市场苦不堪言,几乎没有一个区域逃过下跌的厄运。周四,股市跌势暂缓,美股期货暗示开盘将会上涨。

多年以来,成长型股票投资者屡屡将牛市推向新高,而价值投资者则回报惨淡。价值投资者遵照沃伦·巴菲特的导师Benjamin Graham的战略,通过基本面分析寻找低价股票;但是10月,随着科技股巨头的大跌,他们蒙受的亏损却相对较低。

“我看到满屏的红色时,我所看到的都是打折销售的股票,”Guggenheim Partners的投资主席和全球首席投资官Minerd对彭博电视表示。“现在或许是血拼的好时候。”

在圣地亚哥,Sauerbronn一直保持了耐心,他很乐意持有英国杂货商、石油公司和医药股。虽然价值股在最近一轮跌势当中跑赢了大盘,但从较长期走势来看仍然远远地落在后头。

“很难逆大势而动,尤其是价值投资已经在很长时间内没有起效了,”Sauerbronn通过电话在圣地亚哥表示。英国股市“目前严重折价,我们可以在英国发现越来越多的机会。焦点完全放在了英国脱欧上,如果你着眼长远,而且有耐心,那么存在着绝佳的机会。”

对于驻伦敦的M&G基金经理Lonergan来说,意大利市场存在着带来最高回报的潜力,如果就预算削减计划达成协议,那么此前遭遇打击的本地银行股可能在未来12个月中飙升40%-70%。

“如果财政局势能够稳定下来,或者他们与欧洲达成协定,那么那些资产可能会出现非常显著而剧烈的反弹,”他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价值型投资现在的形势极佳。”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全球经济顾问Joachim Fels称,当前全球股市大跌并不是大熊市的开始。

相反,此次抛售或许是一次对市场有益的回调,有助于延长当前的商业周期,Fels于10月25日在香港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认为这不是大熊市的开始,”Fels说道,“眼下情形在这个阶段很正常。”

此轮抛售抹去了美国股市2018年涨幅,并在10月25日蔓延至亚洲,该地区的多个指数跌幅超过了2%,MSCI亚太指数被带入熊市。投资者将市场负面情绪归结于对企业利润的担忧、经济增长放缓和利率上升。

Fels将当前情况比作网球赛,现在已进入了第五盘最后一局。虽然全球经济正在放缓,但尚未显示出更明显的经济衰退迹象,而且下一次经济衰退更可能在2019年之后出现。

“重要的一点是,周期末段并不意味着周期的结束,”他表示,“周期末期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就像网球比赛的平分决胜一样,第五盘可能会打个没完没了。

延伸阅读B:在德国最大资管公司看来,别怕股市下跌,要逢低买进

德国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建议投资者,不要被股市的回调吓倒,要逢低买进。

“波动可能增强了,但撇开这种干扰因素,你会发现这是一个买进而非卖出的机会,”DWS Investment GmbH驻法兰克福多资产及解决方案全球主管Christian Hille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该公司管理着大约7000亿欧元(约合8000亿美元)的资产。“不要被下跌所迷惑,它会有选择地带来投资机会。”

随着基金管理公司出于对美国利率上升及全球增长放缓的担忧而抛弃股票,转向其他投资品种,MSCI全球指数正在迈向2011年以来最差月度表现。投资者很难预测美国下一次步入经济衰退的时间以及股票牛市的顶部。

Hille认为,股市当前的回落并不意味着牛市的终结,而是朝着后期阶段的过渡,其特点是随着央行转向量化紧缩而出现更大的波动。标普500指数此前连续第六个交易日下跌,纳斯达克指数创出2011年以来最大跌幅。

在受到市场下跌冲击的资产类别中,Hille认为新兴市场股票“非常便宜”且“很有吸引力”,并预计其他投资者到2019年初也会注意到这一点。他还建议关注美国中小盘股,这些股票虽然比大盘股波动得更加剧烈,但其盈利增速高达两位数。

虽然从投资组合多元化的角度考虑,Hille仍然更看好股票而不是信贷,但他还是建议持有期限较长的美元债,并表示,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看上去“非常有吸引力”,DWS一直在考虑重新投资美国国债。

在对地区的评估方面,Hille认为,由于围绕意大利的不确定性,欧洲仍然是一个“非常棘手”的投资地区,而投资者可以在美国和新兴市场找到更高的增长。

“我们认为此次调整是健康的,”Hille说。“现在正处于过渡阶段,这也是看好股票而非信贷的明显理由,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通常应该继续买进风险资产。”

延伸阅读C:股市暴跌激发暂停加息的憧憬,华尔街认为2万亿市值损失还不够

在全球投资者血流成河之际,市场中在热烈讨论着一个神奇的数字:所谓的鲍威尔看跌期权的执行价格,换句话说就是,股市还要失血多少才能促使美联储放慢加息速度。

目前而言,华尔街的主流观点是,虽然美国股市10月市值损失2万亿美元,但金融状况还没有收紧到需要货币政策向鸽派转变的程度。不过,欧洲美元市场的交易员已经调低了对美联储2019年加息的预期。

法国巴黎银行估计,标普500指数下跌6%到2500点是刺激货币政策作出反应的水平。Evercore ISI的观点是至少需要跌破2,650点。标普500指数10月24日的收盘水平为2656点。

与此同时,贝莱德和River Valley资产管理公司的基金经理表示,相对而言实体经济还没有受到股市暴跌的影响。

“股市出现的回调显然是美联储关注的事情,” 贝莱德驻伦敦的基本固定收益副首席投资官Scott Thiel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但“要改变美联储货币政策,门槛非常高。”

汇丰控股驻香港的新兴市场利率研究全球主管Andre de Silva在当地时间10月25日对彭博电视台表示,需要有比股市溃败更加严重的事件才能让美联储偏离加息轨道。

标普500指数曾在当地时间10月24日暴跌了3.1%,10月份有可能成为该指数从2009年2月以来表现最差的一个月份。根据彭博统计的数据,自从9月末以来,全球股市市值蒸发高达6.7万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2月股市回调时市值损失规模为7.8万亿美元。

股市下跌尚未对公司债造成太大的影响,而公司债券正是央行官员密切监测的一个金融状况指标。垃圾债券相对于投资级公司债的收益率差2018年收窄了大约14个基点。

美国货币政策官员对2018年市场不时出现的波动不以为然,理由是由于美国经济健康和并且劳动力市场吃紧。

River Valley资产管理公司的Anand Ramachandran指出,9月美联储会议加息后,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关于暂停加息的可能性曾经做出过暗示。

这位在香港的投资者表示,鲍威尔曾两次涉及到这个问题,第一次是指出市场估值位于历史区间的较高端,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回调并不算异常;第二次是他又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他表示美联储关注的是市场回调的性质和继发效应。

自美联储于2015年12月启动紧缩周期以来,标普500指数回报率约35%。

“10%至15%的跌幅通常是噪音与信号之间的差异,”以Bricklin Dwyer为首的法国巴黎银行分析师在报告中写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