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当下未必是熊市 但这些问题值得投资者警醒

全球市场动荡让3万亿美元的对冲基金行业受挫,让他们在2018年早些时候赚到的钱灰飞烟灭。

10月美国股市大跌之际,空头与股票上市交易基金(ETF)之间的恋情登上了狂热之巅。

根据金融技术及分析公司S3 Partners的数据,伴随股市的下挫,投资者争先恐后通过股票ETF进行风险对冲。ETF空头总量飙升逾7%,达到了1765亿美元。多数空头标的是跟踪普通股指走势的基金,比如跟踪标普500指数的SPY,以及与纳斯达克100指数挂钩的QQQ。

鉴于空头规模如此之大,人们很自然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股市过去三天的上涨(其中纳斯达克100指数创出了16个月来的最大涨幅),是交易员们大规模回补空头的结果。纳斯达克100指数过去三个交易日涨幅超过了5%,只是与其挂钩的一支ETF在当地时间11月1日收盘后出现了下滑。

“10月空头们一直在寻求增持规模不断扩大的股票空头头寸,”S3 Partners负责预测分析的董事总经理Ihor Dusaniwsky说。“如果市场趋稳并延续升势,那么可能会有10月建起的规模210亿美元的空头随时准备平仓,从而推动股市进一步走高。”

10月的股市下挫对股票和量化对冲基金造成了最大的痛苦。

摩根士丹利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截至10月29日为止,股票基金下跌6.8%,年累计损失达到5.9%。

全球市场动荡让3万亿美元的对冲基金行业受挫,让他们在2018年早些时候赚到的钱灰飞烟灭。相比之下,宏观基金经理回避了风险,并从价格波动中获利。

以下是摩根士丹利10月30日报告的更多统计数据(数据截至10月29日):

·在全球范围内,所有基金10月平均下跌4.9%,全年下跌3.9%

·美国股票基金10月下跌7.2%,全年下跌4%。

·欧洲股票基金10月下滑5.8%,全年下跌5.9%

·在亚洲,股票基金10月下跌6.3%,全年下跌13%

Sundial Capital Research Inc.则表示,10月经历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尾盘抛售,短线来看,这对美国股市可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跟踪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开盘后和收盘前半小时表现的指标跌至22年低点。Sundial总裁Jason Goepfert表示,精明资金流动指数(Smart Money Flow Index)近期跌破全球金融危机和互联网泡沫破灭期间的水平,但这并不是因为所谓的精明投资者正在竞相离场,而更有可能是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被迫卖出的结果。

“精明资金流动指数大幅下跌可能不是‘精明资金’正在抛售的负面迹象,”他在此前的报告中写道。“更有可能的是情况正好相反,为了在每天市场收市前保持一切顺畅,被动投资者需要按下卖出按钮,而ETF提供商不得不卖出股票。”

有关精明资金指数效力的问题以前就曾经提出过,Goepfert也表示赞同。他说,由于ETF行为的增长,该指数可能已经失效。不过,他表示,收盘前最后一小时抛盘的严重程度已经达到一种极致,通常会在接下来的几周里至少出现一定程度的反转。

延伸阅读A:在高盛看来,比起整体股市,交易者更担心个别股票

10月是股市结构性转变的一个月,投资者认为个别公司并不重要,并准备迎接一场一夕之间可能横扫千军的风暴。对吗?错了。

虽然基准指数明显反弹很多,但有证据表明,企业获利这个最微观的微观力量仍是交易者最关注的焦点。一个迹象是用来对冲股票的损失的股票选择权 。根据高盛的数据,在大盘中防止波动的相对成本已经跌至2018年的最低点。但对一般股票来说,却升抵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两者之间如此大的分歧颇不寻常,”包括John Marshall和Katherine Fogertey的高盛策略师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与我们交谈的宏观投资者似乎专注于在SPX中找出一个与其他资产类别相比超卖的底部。在财报季的大波动之后,微观投资者似乎越来越厌恶风险。”

由于从亚马逊到Alphabet等企业提供的预测,加强了投资者对未来几个季度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因此目前的财报季节几乎难以阻止股市崩跌。

除此之外,Evercore ISI的 Dennis Debusschere撰写报告称,消费者信心和市盈率之间的关系达到了一个不寻常的点,可能预示着股票估值有望回升。

“信心指数和市盈率之间的关系已经上升到一个极端水平,”Debusschere在10月31日的报告中写道,“从历史上看,当信心与PE异常脱节时,市盈率会在未来三个月上升0.4倍。”

Debusschere指出标普500指数未来12个月的市盈率已降至15.4倍,而其长期中值为15倍。根据他报告中的图表,达到15倍的话,标普500指数将在2,618点附近——1月峰值18.4倍将使其达到3200点,而当地时间10月30日的收盘价为2682.63点。

“经济稳定增长、低衰退风险、具有支持性的金融状况和即使在预估下调情况下企业盈利料仍将以高个位数增长,表明市盈率仍将高于正常区间的底端(14倍),”Debusschere中写道,“随着货币政策的收紧和波动率回归到更正常的水平,市盈率不太可能回到17倍,但鉴于经济衰退风险仍然很低,也不太可能低于15倍。”

延伸阅读B:全球股市普跌之际,一众价值投资拥趸窥得良机

有一些大胆的投资者愿意逆流而上,认为市况严苛之际,存在着一些极为诱人的投资机会。

Guggenheim Partners的Scott Minerd表示,目前是在股市血拼的好时机。M&G Investments的Eric Lonergan认为,此前深受创伤的意大利银行股未来一年有望飙升超过50%。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的Luiz Sauerbronn则称,投资者对英国脱欧冲击的看法令英国股市遭到了过度打压。

从全球贸易到意大利债务危机,除了一系列令人担忧的因素之外,金融状况收紧的背景下,利润是否能够持续增长也令人担忧,导致全球股市遭遇了六年以来最为糟糕的月份,市场苦不堪言,几乎没有一个区域逃过下跌的厄运。不久前,股市跌势暂缓,美股期货暗示开盘将会上涨。

多年以来,成长型股票投资者屡屡将牛市推向新高,而价值投资者则回报惨淡。价值投资者遵照沃伦·巴菲特的导师Benjamin Graham的战略,通过基本面分析寻找低价股票;但是10月,随着科技股巨头的大跌,他们蒙受的亏损却相对较低。

“我看到满屏的红色时,我所看到的都是打折销售的股票,”Guggenheim Partners的投资主席和全球首席投资官Minerd对彭博电视表示。“现在或许是血拼的好时候。”

在圣地亚哥,Sauerbronn一直保持了耐心,他很乐意持有英国杂货商、石油公司和医药股。虽然价值股在最近一轮跌势当中跑赢了大盘,但从较长期走势来看仍然远远地落在后头。

“很难逆大势而动,尤其是价值投资已经在很长时间内没有起效了,”Sauerbronn通过电话在圣地亚哥表示。英国股市“目前严重折价,我们可以在英国发现越来越多的机会。焦点完全放在了英国脱欧上,如果你着眼长远,而且有耐心,那么存在着绝佳的机会。”

对于驻伦敦的M&G基金经理Lonergan来说,意大利市场存在着带来最高回报的潜力,如果就预算削减计划达成协议,那么此前遭遇打击的本地银行股可能在未来12个月中飙升40%-70%。

“如果财政局势能够稳定下来,或者他们与欧洲达成协定,那么那些资产可能会出现非常显著而剧烈的反弹,”他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价值型投资现在的形势极佳。”

延伸阅读C:近期美股暴跌的原因是什么?不只是因为美元……

投资者可以停止看多了。经过了一个疯狂而疲惫的交易日后,美国股市几乎收于盘中低点,对此你可能很想求个解释。退一步思考很难,但我会努力尝试。此外,我可能也会试着探究个中原因、据此预测接下来的发展。我不能完全不含糊地回答这些问题,没有人能做到,但有几点确实让我觉得非常有趣。

美元上涨

标普500指数大跌3.09 %,回吐2018年所有涨幅,而此时美元正在反弹。尽管美联储加息缩表,开始了所谓的量化紧缩,但美元2017年的下跌几乎利好了所有人:增加了美国企业利润,让金融环境稍微缓和,并减轻了新兴市场资产的压力。现在,彭博美元现货指数(比较美元与10种主要货币)已升至2017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股票投资者是在10月24日而不是23日或更早的时间点崩溃,不妨考虑下美元上涨这个因素:

利率敏感型股票遭遇重挫

我最喜欢通过比较房产股和金融股的走势来衡量股市对利率方向的感知。利率下调对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有利,会使它们的股息收益率看起来更有吸引力。金融股则受益于利率上升,因为利润率会随之提高。REIT类股此前在哀鸿遍野的股市中逆势上涨,创下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后第二天以来相对于金融股的最优表现。要知道,2011年8月标准普尔取消美国AAA信用评级后,REIT的表现和金融股同样优异。

这可能意味着交易员认为市场马上就要触及“鲍威尔看跌期权”(Powell Put)行权价了。如果股市跌至这个水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和其他决策者可能不得不推迟或取消加息计划。尽管REIT和金融股呈现以上走势,但更广泛的市场并不相信这轮暴跌已经到了快要触发看跌行权的程度。

不仅仅是利率

只做多的基金经理无法选择清仓或做空,但他们显然很希望有这样的选择。因此,他们看空市场前景时会退出高贝塔股票,买入低波动股票。标准普尔有一款指数涵盖了低波动、对利率不敏感的股票,该指数10月23日表现非常好。

至于贝塔股,抛售情况确实惨烈,说明这轮暴跌已不仅仅是市场失去动能这么简单。

不,并不是价值股开始轮动了

价值投资的经理们一直在等待价值股的春天到来,等的时间和弗拉基米尔(Vladimir)、埃斯特拉贡(Estragon)等待戈多(Godot)差不多长了(或者说十年来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价值股往往包括银行股,而银行股目前的走势一塌糊涂。因此,价值因子投资并没有从这轮抛售中获得太大好处。光凭低价是无法避免被抛售的命运的。

不光是美国糟糕

人们只看到美股交易日结束时的暴跌,却不见全球其他市场并不如意。按照任意定义,市场下跌10%属于回调,下跌20%进入熊市。因此,标普500指数可以说还只是回调,MSCI衡量全球其他市场的指数几乎就是进入熊市了。如果美股这轮下跌演化为熊市,那是很让人吃惊的,强势美元应该会给新兴市场带来新的压力。

以上。通过我自己的初步观察,以及对现在能接触到的彭博出色分析内容的有限掌握,我希望能就目前的情况提供一些指导。不管你采取何种行动,在这里我要引用诗人叶芝(Yeats)的话——最好不要过于坚定,因为市场接下来可能有各种打开方式。在这种时候:

优秀的人们信心尽失,坏蛋们则充满了炽烈的狂热。

最好控制你的激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