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况焦灼的中期选举 会令美国更分裂吗?

随着候选人、各种选战机构都在奋力吸引各自的选民出来投票,两党策略师都同意,此次选举的结果将由选区构成来决定。

随着当地时间11月6日选举日的临近,美国史上昂贵的中期竞选活动正在最后冲刺阶段。双方都为参众两院可能分属两党的结果做好了准备。根据民调,民主党可能重掌众议院,而共和党或将保持或扩大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

不过两党都在为出人意料的结果做准备,毕竟两年前特朗普的意外胜出已经有了前车之鉴。随着候选人、各种选战机构都在奋力吸引各自的选民出来投票,两党策略师都同意,此次选举的结果将由选区构成来决定。

此次选举结果可能会大大改变特朗普首个任期下半阶段的表现。如果民主党人拿下参众两院中的至少一个,他们已承诺会扼杀总统的议程,并开始调查他的财务、行政和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问题。

特朗普在当地时间11月5日继续展开助选以保住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提振州长候选人的声势,他在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和密苏里州停留。他六天时间里在八个州进行11场竞选活动的行程接近完成,他还为主要选区和州的选民提供一次“电话市政厅”。

总统策略

总统的策略,包括高度重视移民等存在意见分歧的问题,可能会对郊区摇摆区的共和党候选人造成一些适得其反的效果,而这些选区可能会决定众议院的控制权;但在大多数农村州,他仍然很受欢迎,而且这种策略在很多地方都很有效。

共和党人在11月2日收获了一份较佳的非农就业报告,数据显示,10月非农就业人数上升25万人,失业率维持在48年低点3.7%。私营部门平均小时薪资则同比上升3.1%。

特朗普一直在吹嘘经济成就,不过随着选战临近尾声,这并不是他向选民传达信息的焦点。他正大肆渲染即将到达南部边境的大篷车移民的危险性。这也是他选举策略的一部分,他相信,促使他当选美国总统的移民问题将再度动员他的核心支持者。

众议院

而对于民主党人来说,他们对于将净增23个席位从而自2010年以来首次控制众议院表达了信心。虽然共和党人继续保留众议院多数党面临严重的阻力,不过在435个众议院席位的争夺中,竞争的独特性使得民主党人将获得席位数量的可能性分布很广。

11月4日公布的一项CBS民调结果显示,民主党料将赢得225个众议院席位,对于其成为多数党已经足够了,但是正负13个席位的误差幅度显示结果远未板上钉钉。

不过两党至少私下都认同,共和党人非常可能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权,因为此次选举地图对他们非常有利。在参议院和众议院的竞选活动中,民主党人都把重点放在医疗保健和保护已有疾病的人士身上。

民主党占优

11月4日公布的一项华盛顿邮报-ABC新闻民调结果显示,在可能投票选民中,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和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比例分别为51%和44%。而在登记选民中,44%认可特朗普担任总统的表现,而52%不认可,这是他担任总统期间在这项调查中的最佳表现。

NBC新闻/华尔街日报在11月4日公布的一项民调也显示了相似了众议院支持率。民调还显示,民主党在女性中占据领先地位,支持率分别为55%对37%。此次大选中女性竞选国会议员的人数达到创纪录水平。

最近几天,前总统奥巴马成为了新闻瞩目的焦点。“我希望周二(11月6日)我们能够切断谎言、噪音和废话,我希望我们能够记住我们是谁,”他在印第安纳州加里的一次集会上说道。

在对参议院的争夺中,共和党人享有优势,因为他们只有9个席位的现任参议员需要应对挑战者,而民主党人则有26个席位面临挑战。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维持着51-49的多数席位。

民调显示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密苏里州、印第安纳州和佛罗里达州的参议员席位的竞争都在伯仲之间。蒙大拿州和德克萨斯州的争夺也很激烈。

选民兴趣高昂

无论结果如何,毫无疑问,2018年的选举对选民产生了异乎寻常的高度兴趣。通常情况下,只有大约十分之四的合格选民会在中期选举中投票,而总统选举年则会有十分之六参加投票。

负责美国选举项目的佛罗里达大学教授Michael McDonald表示,受到对特朗普的强烈情绪影响——不管是赞成还是反对——此次中期选举的投票率可能达到半个世纪来未见的水平。

McDonald估计,合格选民的投票率将高达46%。中期选举的投票率在1966年触及48.7%后持续下降,在2014年达到84年来的最低点,为36.7%。

经济影响

共和党策略师David Winston表示,虽然特朗普一直关注移民问题,但经济以及选民是否认为他们已经从大萧条中恢复过来可能会对结果产生更大的影响。

“如果他们觉得他们正在打破这个循环,那么这对共和党人来说是一个合理的环境,”他说,“但是,如果他们不这样认为,那么他们就会愿意再次制造事端。”

延伸阅读A:博彩市场预测美国共和党将失去众议院控制权,但能保住参议院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出人意料的结果令民调机构声誉一度受到影响。但现在投注者似乎相信民调对2018年中期选举的结果是预测正确的。

在PredictIt市场上,被押宝最多的是共和党失去众议院控制权,但在参议院保住多数党地位(尽管优势不明显),这也是民调机构的结论。PredictIt是一个新西兰的政治类博彩网站。

被认为安全系数最高的押注是,民主党自2010年以来首次占据众议院多数席位,净多出23个席位。

众议院共和党人必须保住至少218个席位才能继续保持在众院的控制权。如下图所示,投注者认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民调显示,美国民主党有望拿下众议院多数席次,但并非笃定能胜出,因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积极拉抬选情,以及大量电视广告攻势下,最近几周民主党的优势已经缩小。

据CBS新闻“Battleground Tracker”的民调预测,民主党可能获得225个众议院席次,只比取得多数席位所需的218席多一点,是CBS分析三个可能情况中最有可能产生的结果。YouGov于10月30日至11月3日期间在选情激烈的地区为CBS访问了将近6500人,做出了上述评估。

然而,这份预测的误差范围很大——正负13席——显示从民主党溃败到共和党保住众议院都有可能。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Ronna Romney McDaniel当地时间11月4日在ABC电视台“This Week”的节目上表示,进入11月6日的选举,众议院大约有27席在误差范围内,而在这些选区,美国经济强劲为共和党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美国选民关注过去两年来的经济,”她说。“民众赚的钱更多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回来了。这次众议院选举的民调很多席次还在误差范围内,而美国经济为这些席位提供了强有力的结辩。”

延伸阅读B:如果中期选举后美国国会由不同政党掌控,美元涨势恐戛然而止

美国中期选举可能使得美元近两年来的最大涨势中断。至少这是华尔街逐渐形成的共识,分析师预测美国国会若由不同政党掌控,或显示政治不确定性,新的经济刺激措施过关的几率降低。

彭博美元即期汇率指数10月上升2.4%,是2016年11月以来最大单月涨幅,部分原因是市场预期美联储将继续加息。但如果民主党在当地时间11月6日的选举中拿下众议院,但是未能掌控参议院–一如民调预期——那么可能形成阻碍。

高盛首席美国政治经济学家Alec Phillips接受访问时说:“如果国会分裂,基本上显示财政刺激和经济增长会略微疲软,也几乎没有理由期待友好的贸易政策。我认为美国公债收益率和美元会有略微下降的风险。”这份访问由高盛发布。

他的看法与德意志银行全球外汇策略联席主管Alan Ruskin不谋而合。Ruskin预计美元会“略微”下跌,因为特别检察官穆勒在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大选,而国会分裂将使得调查案的政治不确定性增加,也削弱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的影响力。

当然,万一选举结果令人跌破眼镜——无论是哪个方向——都可能会引发美元更剧烈的波动。

Phillips和Ruskin都表示,若共和党大获全胜,美元料延续涨势。如果民主党同时拿下众议院和参议院?在Ruskin看来,对美元来说,这“至少是初步温和的利空”。

摩根资产管理称,美元举世瞩目的涨势势将丧失动能。

摩根资产管理驻新加坡的全球市场策略师Jasslyn Yeo表示,考虑到两党各执掌国会其中一院的可能性或阻碍进一步改革,美元涨势可能在当地时间11月6日国中期选举之后逐渐消退。她表示,美元前景也在恶化,多头头寸堆积预示走势反转可能迟来已久。

“目前非常拥挤,”她谈及美元看涨押注时表示。“我预计美元会很快回落。”

由于美联储上调利率,再加上美国经济表现强于其他经济体,美元自4月中旬以来已经上涨约8%。美债收益率上涨也令美元受益,而且中美贸易摩擦爆发之际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地位也助力了涨势。

展望未来,Yeo表示,“美国国债收益率不大可能快速上涨,美元也不大可能快速攀升。”

她表示,随着美联储继续提高利率,美元明年某个时点可能开始再度走强。

延伸阅读C:新兴市场反弹料看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而定

投资热情刚刚浮现,席捲新兴市场,但近期可能面临考验,因为投资人等待美国中期选举结果。

专家预期美国国会陷入分裂,民主党可能重新掌控众议院,而共和党保住参议院。投资人将评估这对美国贸易政策而言意味着什么。当地时间11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有可能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这番谈话令全球市场为之一振。

“由于贸易局势紧张,中国经济和债券市场波动加剧等外部不利因素升温,我们布局相当审慎,”PineBridge Investments驻伦敦的基金经理Anders Faergemann说。“过去两周,主权债的估值已有所改善,相对价值的机会浮现,但是在增持风险部位前,我们等待时机。”该公司帐下管理大约910亿美元资产。

与此同时,华尔街正在打开支票簿,来缓和蓝潮的冲击。

在当地时间11月6日的中期选举即将来临之际,证券和投资行业对民主党人投入的资金超过了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资金,这还是十年来的第一次。银行家们也在向民主党人提供资助。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反特朗普,但是,很多钱流向了温和派民主党人,这表明华尔街正在华盛顿寻求盟友,来缓冲所谓进步派民主党人的影响,比如准备对华尔街发出更多传票并加强监管的众议员Maxine Waters和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

民意调查显示,民主党可能会夺取众议院的控制权。无党派的“库克政治报告”此前表示,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席位可能增加多达35个,而民主党只需要23个即可获得控制权。民调显示,参议院预计将留在共和党手中。

根据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在目前这个选举周期,证券和投资行业向民主党国会候选人提供了5680万美元,向共和党人提供了3340万美元。

虽然银行家们仍然喜欢共和党人,但他们对民主党人也变得慷慨。根据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该行业已花费850万美元支持民主党人,花费1350万美元支持共和党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