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低迷VS触底反弹?分析师如此看待年末市场行情

虽然新兴市场股票相对于美国同类股票仍算便宜,但基金经理对11月涨势能否持续表示怀疑。

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明朗化,在面临从特朗普贸易政策到宽松货币政策结束等一连串不利因素之际,投资人开始重新评估新兴市场的机会。

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上涨,美元居劣势,因为随着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共和党维持参议院多数席次,美国国会陷入分裂。虽然投资人可能对选举的不确定因素消除表示欢迎,但随着美中贸易摩擦升级以及美联储进一步退出刺激措施,关注焦点现在转向了可能出现的政策僵局。

摩根资产管理驻香港的全球市场策略师Hannah Anderson说:“中期选举结果出炉,投资人可松口气。”尽管如此,这次中期选举的结果“在贸易方面不会有任何改变。对贸易问题的担心和情绪将继续反映在新兴市场中,至少未来几个月将会是这种情况。”

另一方面,有些基金经理正在新兴市场转向几周内短线进出的战术交易,而非长线投资,因为担心全球经济增长风险将对近期市场涨势构成阻力

AMP Capital Investors Ltd.的Nader Naeimi表示,他在10月大跌过后增持了仓位,但打算伺机撤出。他在9月时曾准确预测新兴市场的卖压尚未结束。总部位于新加坡的Vantage Point Asset Management在11月已经先落袋为安,卖出部分10月抄底买入的股票,当时该基金无视全球股市重挫勇敢买进,获利2.9%。

虽然新兴市场股票相对于美国同类股票仍算便宜,但基金经理对11月涨势能否持续表示怀疑。在美国国会二龙治水,降低了新的减税及其他财政刺激措施出台可能性的前景下,MSCI新兴市场指数难以突破50日移动平均线。

“我不认为目前市场适合买入并持有,”AMP Capital 驻悉尼的动态市场主管Naeimi 说。“这是战术交易的时候。”

延伸阅读A:柏瑞投资认为,新兴市场货币最惨烈的跌势可能已经结束

根据柏瑞投资的数据,2018年一些全球表现最差的货币可能在2019年得到缓解 。

柏瑞投资亚洲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经理Omar Slim 指出,土耳其里拉、印度卢比、印尼盾和阿根廷比索最严重的跌势可能接近尾声。

驻新加坡的Slim于11月14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多已经消化了。也许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可以看到一些稳定迹象的时点。”

在美国国债收益率攀升及美元复苏下,发展中国家货币已经成遭到抛售的牺牲品 。随着美联储升息,新兴市场央行被迫大幅提高借贷成本,以帮助阻止资本外流并补偿投资者。

未来仍有可能出现波动。Slim表示,金融状况紧俏会持续,对这些货币的影响可能是大幅波动,他的公司管理910亿美元的资产。

根据最近的一项研究,美国基金经理应该放眼海外——尤其是新兴市场——在下一个债券熊市期间,此举有助于保护其投资组合。

在格拉斯哥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任教的金融学教授Jonathan Fletcher等人写道,投资人投资于发展中国家债券,连同G-7国家的主权债和抗通胀债券,可受益于投资多元化,特别是在美国公债的回报率低于正常水平时。他们在《European Journal of Finance》2019年1月号的期刊里写道,这个观点与之前的研究形成反差,此前认为美国公债的持有人像这样分散投资风险帮助并不大。

“我们的结果表明,投资国际政府债券具有显著的多元化益处,特别是美国短期公债的回报率低于正常水平的情况下,”他们写道。“卓越的绩效受到新兴市场债券的推动。”

延伸阅读B:瑞银称全球市场涨势可持续到2019年底,但风险增大

瑞银指出,全球市场涨势料普遍延续到2019年底,但看涨阶段将告终,这波涨势2019年可能出现逆转的风险很大。

由Yianos Kontopoulos带领的策略师团队在11月中旬的报告中写道,全球宏观失衡情况仍低,通胀受到控制,全球金融环境宽松,这些因素促使瑞银预期这波涨势可延续到2019年底的几率为70%。但正如他们的报告标题——《将有邪恶之事来临?》(Something Wicked This Way Comes?)所暗示的,他们认为这种相当乐观前景所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大。

瑞银点出全球资产面临的四大挑战:

· 美国经济周期转变到“更险恶阶段”的可能性正在增加,2018年财政刺激措施料达到高峰,利率预计高于中性水平,贸易风险可能再现;

· 随着欧洲核心通胀开始加速,美国核心通胀可能会继续保持在较高水平;

· 随着美联储跨越中性利率水平,政策正常化可能在其他全球主要经济体展开;

· 中国政策组合受欢迎的转变伴随着货币风险升高。

策略师指出,美国经济潜在放缓不足以压低股市,但波动预计会加剧。他们预期未来全球收益率上升,美元升值,新兴市场持续面临挑战,以及信贷市场存在结构性风险。

与此同时,就如何应对经济减速期,汇丰成为最新一家发布经济低迷期投资指南的投行。该公司看衰全球经济前景的程度上升,同时看多最安全的债券。

该行跨资产策略师在11月14日发布的报告中建议,增加发达市场债券敞口,削减信用资产风险。这与野村控股的建议遥相呼应。

“综合考虑我们的新框架所得出的结果,以及我们的经济学家对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预期,我们认为对风险资产而言,2019年将是具有挑战性的一年,尤其是在跨资产波动性上升的背景下,”Pierre Blanchet领导的这个汇丰团队表示。“未来一年,投资者需要大大提高投资的战术性。”

报告摘要:

· 建议对发达市场利率从短久期转换到长久期立场,特别是对美国国债;

· 相对于采购经理指数所暗示的经济放缓水平,全球股市超跌;

· 即使宏观周期指标“接近周期高点”,风险资产也“不太可能”在年底上涨;

· 建议在股票投资上采取防御姿态,注重质量;重申低配欧洲;

· 债券方面,“强烈看好美国国债”,看涨欧元区核心国家债券,但对欧元区非核心国家持中性立场;

· 对信用债总体看法偏负面;

· 汇市方面,预计欧元/美元到2019年底将跌至1.10美元,日元/美元可能受避险需求提振上涨;

· 新兴市场货币方面,预测2019年底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将至1美元兑7.10元。

延伸阅读C:亚洲股市大跌之后,安联投资看好年底反弹和2019年表现

亚洲股票市场溃败,抹去4.3万亿美元市值,并不能阻止安联投资的亚太区首席投资官做出乐观的展望:该地区的股价可能会在12月反弹,并在2019年跑赢美国股票。

在Raymond Chan看来,年底反弹所需的因素就是美国和中国领导人在11月的G-20峰会上的握握手,并同意进一步谈判以缓和贸易摩擦。解决争端的一些具体办法将是锦上添花。他预计这些是可能的结果,并预计股市将由于压力缓解而上涨,特别是在该地区10月的市场动荡之后。他说,亚洲股票的低估值是一个刺激因素。

“市场和企业向白宫发出强烈信号,关税肯定会对盈利能力产生影响,”Chan在电话采访中说。“现在是白宫开始谈判的时候了。”他的公司管理着5670亿美元资产。

工业领头羊卡特彼勒表示关税导致费用增加,福特汽车等跨国公司抱怨高昂的钢铁成本,美国公司对于未来收入和利润率的担忧正在扩大。虽然亚洲股市10月是遭抛售的主体,但是标普500指数也不是毫发无损。Chan表示,这就是为什么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必须要与中国回到谈判桌的原因。

如果历史可以作为指引,季节性趋势也在多头一侧。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 自20世纪80年代初期以来,MSCI亚太指数在12月上涨的占2/3,平均涨幅1.7%,表现仅次于4月。

Chan表示,考虑到年底可能反弹,亚洲股市2019年的表现有可能优于美国股市。就像2017年一样,当年区域基准指数飙升近30%,而标普500指数上涨了19%。

“我不认同’这是熊市’的想法,”他说。“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实际上是对2017年亚洲市场涨势的回调。”

他之所以对该地区保持乐观,是因为这些国家/地区的经济比上世纪90年代亚洲危机之时健康得多。再有就是美元,它不能永远保持强势:随着美元走软,目前低迷的新兴市场资产有望反弹。

“在某个时刻美元必将贬值,”Chan说,指出美国的双赤字,美国经济可能放缓,以及通胀上升可能引发美元走软。“一旦美元2019年在某个时刻转向,亚洲货币开始翻身,资金将回流亚洲市场。”

当然,有一个前提,是不要发生全面的贸易战。“如果发生那种情况,那么其他一切都将不复存在,”Chan说。

其他评论:

· 如果亚洲市场反弹,香港和中国股市可能会反弹力度更大;

· 鉴于恒生指数当前的估值,港股的下跌空间有限;

· 由于刺激措施通常需要9-12个月的时间发挥作用,中国经济2019年将企稳;

· 外国投资者的流入也将有助于中国A股表现。他更喜欢中国的消费、石油和清洁能源类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