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血了?现在是股市最佳的入市时机

美国科技股暴跌,公司信用债市场显现承压迹象等因素叠加在一起重新掀起了股市的抛售潮。

富国银行表示,手握现金的投资者现在是时候出手了。

当地时间11月20日,富国银行投资研究所主管Darrell Cronk及其团队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10月开始的这波抛售并不意味着牛市终结,投资者应继续极力克制对负面新闻作出过度反应的冲动。

“我们认为现在是时候准备在一些较好的领域增加股票风险敞口了,例如美国大型股和中型股、新兴市场股票,而且更青睐现在将现金部署出去,甚至在未来几天或几周逐步加码力度,”策略师们表示。“从当前的市况看,很有可能创造出2016年11月选举以来的最佳入市切入点。”

美国科技股暴跌,公司信用债市场显现承压迹象,再加上中美贸易争端找到解决方案的希望日益减弱,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重新掀起了股市的抛售潮。标普500指数当地时间11月20日较9月纪录收盘点位的跌幅一度短暂达到10%,之后跌幅也仅仅是略微缩窄。

预计美国股市反弹的并非只有富国银行投资研究团队。摩根大通策略师此前对标普500指数收复10月跌幅表达了信心。不过,高盛集团则对此并不是那么乐观,其在11月19日致客户的报告中建议投资者降低风险并增加现金头寸。

策略师们称,虽然倘若标普500指数跌破10月和一季度低点会令人担心,但美国经济前景依然稳固,而且美联储将保持灵活性。除此之外,此前飙涨的科技股如今市盈率大幅下跌,这预示着抛售的最严重时期可能已经结束。

“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正在拉低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速并削弱投资者信心,”策略师称。“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经济衰退并未近在眼前,即便金融市场许多领域的定价都表现得我们像是要出现这种局面一样。”

从趋向指标判断,罗素2000指数正处于2018年最长连跌。这个小盘股指数的平均趋向指标(ADX)依然远远高于25,这是表示强劲趋势的分界点。

“如果小型股和大型股跟随纳斯达克指数走势,跌破10月低点,则应该认为股市确认处于更加类似2011年或2015年的回调过程中,跌幅可能扩大到15-20%,”彭博行业研究首席股票策略师Gina Martin Adams表示。

延伸阅读A:美股勉强止血,多头寄希望于抄底买家坚守阵地

虽然当地时间11月21日临近收盘时出现了惊险一刻,但抄底买家守住阵地,刹住了标普500指数为期两天的暴跌势头,没有给感恩节蒙上阴影。现在,市场拭目以待他们能坚持多久。

如果你身处多头阵营,那么一定渴望那些在每次暴跌之后就会冲入市场的交易员重新出现,正是他们助力美股在近10年时间里维持高位。但是从一个指标来看,这些投资者正在经历的是本世纪最糟糕的年份之一。

本周早些时候摩根士丹利运用一种模型,观察标普500指数每连跌五天后,第六天的表现。2018年,第六天的平均表现为下跌——这还是16年来的头一次。

“逢低买盘已经消失,反而出现了逢高抛售的倾向,” Hermes Fund Managers的投资主管Eoin Angus Murray指出。“与过去几年相比,这真是一种完全的逆转。”

当然,随着股价下跌,它们的估值也在下降。最近的跌势已经使标普500指数的远期市盈率降到15倍,几乎是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如此便宜的估值足以让人升起希望。

“在我看来,定价变得更有吸引力,” Kapstream Capital投资组合经理Steve Goldman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称。“某个时刻,我们将重返市场,我估计很多投资者与我们有着同样的想法。”

延伸阅读B:美股下挫之际,普罗大众终于加入华尔街精英的抛售行列

在股票投资方面,普罗大众和华尔街精英终于有了一致的看法。

根据嘉信理财公司的数据,个人投资者在2018年大部分时间都全力做多股票,但在10月股市大跌之际开始抛售,并以三年来最快的速度套现。同时,高盛数据显示对冲基金持续减持股票,客户的净敞口降至2016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这种不谋而合的行动凸显了市场情绪的广泛恶化,股市市值相比9月的峰值已经抹去了约3万亿美元。标普500指数正迈向自2009年本轮牛市开始以来最糟糕的一年。虽然对全球贸易、利率和企业盈利的担忧不太可能很快消失,但悲观情绪的升温是一些人眼中股市反弹的必要前提。

截至当地时间11月21日上午9:45,标普500指数上涨0.6%。

Themis Trading LLC合伙人兼股票交易联席主管Joseph Saluzzi表示,“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被这种跌势吓到。如果他们撤回更多资金,市场可能会加剧下跌趋势并达到价值点。”

嘉信理财客户的现金占总资产的百分比在10月升至11.3%,此前曾达到10.3%的历史低位。上一次散户投资者如此蜂拥套现是在2015年8月,当时标普500指数陷入了10%的修正走势。当时,该指数又下跌了一个月,之后回升了8%。

与个人投资者不同,对冲基金在2月大跌后就转入防守。部分由于这种谨慎的态度,基金经理在本轮下跌的早期很大程度上拒绝抛售,随后才弃守。

11月,他们在平仓受青睐的科技股等。高盛的客户数据显示,对冲基金在10月底回归科技股,然后再次转为净卖家,而科技股因此承受的压力比其他主要行业更大。与此同时,他们加大了对互联网软件开发商和电子设备制造商的看跌押注。

截至11月中旬,他们对科技股的敞口相对于市场而言徘徊在自2015年12月以来的最低点。

在他们撤退的同时,科技股再次遭受重创。纳斯达克100指数在过去9天中下跌了7天,并且跌破10月底触及的低位。

投资者10月从股票和债券基金中撤资的规模创逾三年高位。

根据晨星公司当地时间11月20日的一份报告,10月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净赎回额达到291亿美元,为2015年8月以来最大资金外流量。数据不包含货币市场基金。

全球市场的暴跌让投资者变得谨慎。标普500指数10月下跌近7%,彭博巴克莱美国综合指数下跌0.8%。晨星公司表示,固收基金受到的打击比股市更糟。

应税债券基金流出资金142亿美元,是近三年来的最差表现,股票基金则流出资金22亿美元。数据显示,主动型基金流出资金460亿美元,为2016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被动型基金则流入资金169亿美元。

晨星分析师Kevin McDevitt写道,刚刚过去的10月是2015年夏季以来资金流出最严重的一个月份。

延伸阅读C:爆仓的对冲基金经理带着哭腔,用YouTube视频告诉客户“血本无归”

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绑架勒索的视频。

James Cordier穿着深色西装,带着袖扣,和一块看起来价格不菲的手表,坐在棕色的皮质座椅上,凝视着镜头,十指交叉。

然后,他宣布了一个坏消息。

带着哭腔,打着航海的比方,这位对冲基金经理用迂回的方式告诉客户们,他们的钱全部亏光了。据估计,亏掉的钱在1.5亿美元左右。

在这段发布于Youtube的10分钟视频中,Cordier称客户就像“家人”。而现在,由于天然气市场“浊浪排空”,Cordier遭遇“樯倾楫摧”,没能“像安全行舟一样操作你们的投资”,无法阻止沈没。

他说,最近天然气和石油市场的动荡“可能让我亏掉了我的对冲基金,”即总部位于坦帕的Optionsellers.com。

对于曾执笔合着出版了《期权出售完全指南》一书的Cordier而言,此番遭遇可谓令人瞠目结舌。在5月,或许已经预见到麻烦,他在《期货杂志》写了一篇文章,谈论天然气市场交易的危险。

由于该公司血本无归,他提了一些客户的名字,承认他与他们的关系完蛋了。他表示遗憾,无法去法国蓝色海岸访问一位客户,也不会跟另一位投资者去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看日落,他还欠另一个客户一份古巴三明治。

Optionsellers.com专门为高净值投资者进行大宗商品期权交易。负责为该公司的交易进行结算的经纪商INTL FCStone Inc.在发给彭博的一份声明中称,Optionsellers旗下的账户已被清空。

“非常抱歉,没能管好我们的船让它不沈,”Cordier最终说道。

记者多次致电Cordier并发送电邮寻求置评,均未回复。该公司的办公室经理Rosemary Veasey拒绝评论其损失。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拒绝就该基金发表评论。

ChapmanAlbin LLC的律师Jason T. Albin认为,这个基金的损失可能超过1.5亿美元,并称至少有60位Optionsellers的客户已经联系他。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每个人的帐户都亏光了。”

他说,不仅如此,FCStone还借入资金来补充亏损头寸的保证金;最终,客户不仅本金亏光,现在还欠着FCStone的贷款。

几乎所有指标都显示,能源市场价格走势极端。

由于需求前景疲弱,油价在11月13日创下三年最大跌幅。次日,由于担心冬天气温低于预期,美国天然气期货价格一度暴涨20%,是八年来最大盘中涨幅。供暖燃料库存已降至15年的季节性低点。

天然气价格的波动堪称10多年前页岩热潮开始以来最大,有些交易员将之与2006年对冲基金Amaranth Advisors LLC爆仓之后的情形对比。天然气所谓的“寡妇制造者价差”,即3月和4月天然气期货合约价差,从一周前的每百万英热单位大约30美分暴涨至1.75美元。随后,纽约商业交易所天然气价格在11月15日出现创纪录下跌。

FCStone表示,天然气市场的波动“导致我们的商业和机构方期货佣金商客户都遭遇流动性压力,”但其商业方客户已经满足了追加保证金要求。

FCStone说,“尽管有良好的抵押,但由于这些波动,由商品交易顾问Optionsellers.com管理的账户必须被清算。”

Cordier在《期货杂志》的文章中谈到关于天然气市场交易的危险:“天然气市场短期走势很难预测。天气预报可以引发普通投机者大规模入市,导致剧烈的日常波动,特别是在冬季。这使得单纯的天然气期货交易风险很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