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不加息?美联储站在了十字路口

投资者已然降低了对美联储2019年加息次数的预期,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决策者在过去一周更加鸽派的口风。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他的同事在12月加息25个基点之后,对于提高利率一事可能会变得更加谨慎;12月加息是市场目前的广泛预期。

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前景、美国财政刺激逐渐消退以及金融市场动荡,这一切都要求美联储官员一旦12月把利率上调至中性区域或者其附近,就要更加小心了。中性利率指的是政策既不会刺激也不会抑制经济活动的水平。

投资者已然降低了对美联储2019年加息次数的预期,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决策者在过去一周更加鸽派的口风,不过在12月会议上加息的概率仍高于70%。

“12月就暂停加息脚步可能还为时过早,但我们肯定可以在2019年上半年看到暂停,”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的基金经理兼固定收益全球副主管Gene Tannuzzo称。“就增长和加息而言,市场需要适应更低、更慢的节奏。”

对于从纪录高点跌落、难以找到底部的股票市场而言,这可能是个好消息。从美中贸易争端引发的担忧到科技股高估值引发的质疑,多种问题已导致标普500指数从9月攀至的巅峰回落了约10%。公司债息差扩大,投资者变得更加厌恶风险。

根据9月公布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成员中位数预测,他们当时暂时预期2019年会加息三次。他们将在12月18日-19日会议上更新这一预测。

鉴于股市下跌以及上个季度德国和日本经济收缩,“如果美联储改变2019年加息三次的想法,我也不会感到惊讶,”Federated Investors Inc.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Donald Ellenberger称。

Insight Investment的高级基金经理Gautam Khanna同意,近期金融市场波动加剧,可能会促使美联储重新评估其2019年的加息计划。在11月月初时,Khanna预计美联储2019年将落实9月暗示的三次加息。

总体而言,货币市场衍生品合约的投资者正在押注2019年会加息一次出头——预期仅约0.33个百分点的紧缩幅度。这比他们11月早些时候预期的0.50个百分点有所下降。

然而,一些长期美联储观察人士坚持他们对2019年加息四次的预测,声称强劲的国内经济和超低的失业率要求利率上升。

这些人士包括摩根大通的Michael Feroli、高盛集团的Jan Hatzius和美银美林的Ethan Harris。曾在美联储工作26年的德意志银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Peter Hooper目前也预测会加息四次,尽管他表示鉴于近期通胀疲软,这一预测可能改变。

彭博经济研究的经济学家Yelena Shulyatyeva、Tim Mahedy和Carl Riccadonna说:“对美联储来说,关键问题是终端政策利率最终是否会低于之前的紧缩周期。央行官员可能无法实时地准确辨别中性政策利率,但过去几个紧缩周期里终端联邦基金利率的持续下降提醒人们,事实可能证明这一次较小规模的正常化就足够了。”

鲍威尔将于11月28日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讲话,届时他将有机会阐明美联储的想法。此前在达拉斯发表讲话时,他通过强调美国经济面临的潜在阻力,描绘出该央行在2019年某个时候暂停加息行动的情景。

PGIM Fixed Income的首席经济学家Nathan Sheets称,鲍威尔决定从2019年开始在每次决策会议结束后都召开新闻发布会,这就会让FOMC在暂停行动方面有更大的灵活性,因为其将拥有在下次会议上加息的实际选择权。

延伸阅读A:美联储到2019年底料五次加息,高盛和摩根大通维持此预期不变

尽管金融市场震荡不安,高盛和摩根大通仍坚持美联储到2019年底还有五次加息的预期不变。

伴随标普500指数跌向回调水平,这两家华尔街巨头的经济学家在过去24小时里发布报告称,鲍威尔及其同僚将在12月再次加息,基准利率到2019年年底将升到3.50%。

“央行加息次数会比市场目前预期的更多。”摩根大通经济学家Bruce Kasman等人写道。

他们表示,若失业率降至3.3%,美联储青睐的通胀指标升至2.3%,将促使美联储把基准利率目标区间从当前的2%-2.25%上调。

高盛Jan Hatzius领导的团队表示,12月加息几率为90%,2019年加息四次的预期面临的风险“大致平衡”。

高盛经济学家并未忽视近期股市的下跌。他们表示,对1994年以来市场下跌的回顾显示,仅当其它金融状况指标也大幅恶化,或经济增速低于长期趋势时,美联储才会放宽政策。

“尽管近期信用债利差有所扩大,但经济增速仍远高于目前的潜力水平,”高盛表示。

投资者对美联储是否会如此积极地加息抱有更大疑虑。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在预期12月加息一次、2019年加息两次的行列。彭博经济研究预计2019年会有三次加息。

延伸阅读B:纽约联储行长认为美联储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加息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John Williams表示,美国央行将坚持逐步加息的举措,以便延长本轮经济扩张并保持通胀在低位。

“我们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利率,但实际上是在经济非常强劲的背景下,”他此前在纽约布朗克斯的社区活动中称, “我们没有预设的路径。我们将调整货币政策,以尽量让经济在低通胀的情况下保持强势。”

美联储料将在12月的政策会议上上调基准利率,不过在房地产市场出现降温迹象后,近几天加息的可能性有所降温。

根据利率期货的定价,投资者预期央行在12月18日至19日会议上实施其2018年第四次加息的可能性为67%,低于11月13日时的逾75%。

Williams表示,“我们将按照一直以来的做法,尽可能地找到一条——当前我们称之为‘循序渐进的路径’,让货币政策回归到更加正常的水平。”

包括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在内的美联储官员过去一周的论调都有所弱化,承认存在阻力风险,这些因素包括全球经济增长可能放缓、2015年以来八次加息的累积效应对住房等领域的拖累。

基准政策利率目前在2%-2.25%区间。美联储12月仍有可能采取行动,但投资者将重点关注决策发布同时其对2019年政策前景的最新预期。美联储官员的预期中值显示,他们9月认定2019年会加息三次。

“利率仍然非常低,”Williams说,“我们的目标是保持经济强劲,并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这种扩张态势。”

在通胀率达到美联储的2%目标之际,失业率处于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第三季度经济增速为3.5%。

“我们处在一个相当不错的环境,”Williams表示。“失业率非常低,经济也有相当多的积极迹象,对于我们来说,任务就是维持良好的平衡,维持经济强劲和稳定。”

一场有关美联储暂停加息脚步可能性的日益升温的争论,使得交易员们的利率预期有了回调。欧洲美元期货合约差价显示,市场预计美联储2019年加息的次数可能只有一次多一些,而不是美联储官员们预期的三次,而2020年更是可能一次加息都没有。

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和金融市场的起伏动荡,使得官员们过去一周言语中多了一些鸽调,而且有迹象显示,待12月广泛预期中的加息之举过后,美联储的脚可能就会暂时从加息油门踏板上抬起。

延伸阅读C:格林斯潘表示美国可能正看到通货膨胀的初步迹象

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表示,美国债务负担上升可能会破坏当前的经济扩张,并警告紧绷的劳动力市场可能会导致通胀升温。

“我开始看到它的初步迹象,”格林斯潘在接受彭博电视专访时谈到了通胀,“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劳动力市场的紧俏,如你所知,现在已经非常紧绷。我们终于开始看到平均工资上涨,显然它背后没有生产率的支持。”

根据美联储首选的物价指标(称为个人消费支出指数)来衡量的通货膨胀率截至9月处于2%,自2012年以来该指标多数时间低于这个美联储的目标值。劳工部近期公布的另一个物价指标——消费者价格指数10月同比上涨2.5%。

失业率已经降至3.7%,为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平均时薪也正在逐步上升。

这位前美联储主席于2006年退休,他还警告说,美国债务水平的上升可能会破坏经济扩张。

“减税实际上确实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支持,我们仍然感觉到其中的一部分,但它远远不足以抵消实际的赤字,”格林斯潘表示,“如果没有在其他地方找到收入,你就不能减税,否则你会遇到麻烦。”

格林斯潘表示,限制社会保障、医疗补助和医疗保险支出是实现国家财政稳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旧金山联储研究了已经就业或正在找工作的美国人数量,以寻找劳动力市场利用率不足的线索,结果发现,美国劳动力市场没有多少再收紧的空间了。

“我们的估算表明,截至2018年,总体劳动力参与率处于趋势中,”旧金山联储在最近刊发的经济信中总结道。“再加上低失业率,可以认为美国劳动力市场正处于或超出其全部潜力。”

劳动力参与率计算的是16岁及以上人口中已经就业或正在求职的人口占比。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自2000年左右开始下降,在2007-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加速,之后企稳。

该指标提供了一个经济运行与充分就业状态之间距离的暗示:如果它有增加的空间,将使雇主有更多的潜在招聘候选人,劳动力市场将没有失业率显示的那么紧张。

中央银行关心这一点,因为过度紧张的劳动力市场可能刺激更高的工资增长,最终表现为不必要的通货膨胀。美国失业率目前为3.7%,是1969年以来最低水平,尽管通胀仍处于美联储2%的目标水平。

该研究指出,自2015年以来,劳动力参与率稳定在62.8%左右。在研究了美国人口的潜在变化(包括老龄化和教育程度)之后,研究得出结论称,这一水平代表了劳动力参与率的长期趋势。该研究还预测,在未来10年内,该指标将下降约2.5个百分点。

作者写道,未来的预测下降基本全都是因为人口老龄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