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全球货币政策的生杀大权 央行还能给力吗?

此时正值市场动荡,贸易摩擦对全球货币政策产生了影响。

全球经济在2018年的最后阶段陷入疲软状态,让投资者再度有理由质疑2019年央行能将货币政策收到多紧。

世界第三和第四大经济体在不久前公布的最新数据加剧了这种担忧。日本一项制造业指标降至2016年初以来最低,德国企业信心指标连续第三个月下滑。

此时正值市场动荡,贸易摩擦也对全球货币政策产生了影响。欧洲央行将于12月召开政策会议,届时或将确认结束净资产购买。美联储有望在12月再度加息,但可能在2019年更加谨慎。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此前在欧洲议会做证词陈述时承认风险“显著”和欧元区经济减速,但也对议员们表示,一些问题是暂时的,该机构仍在结束量化宽松的道路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于当地时间11月28日发表讲话。

空中客车高级副总裁兼欧洲和北约事务负责人Nathalie Errard在汉堡一场小组讨论上表示,即使保护主义做法仍主要集中在美国和中国,空客也不会毫发无损。

“你必须认识到,经济增长和交通将付出代价,”她说道。“你还需要关注全球供应链。如果我们的美国供应商面临关税,对(我们的)利润率也会有不利影响。很遗憾这是个复杂的世界。”

经合组织在不久前下调全球展望,MSCI全球指数下跌近3%。荷兰统计局同时也表示,其全球贸易指标在9月下降1.1%。

“与保护主义、金融市场波动和新兴市场脆弱性相关的因素正产生越来越明显的阻力,”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Peter Praet此前在法兰克福表示。

德国企业信心恶化,企业信心指数目前处于2017年3月以来最低水平。ING的Carsten Brzeski表示,这意味着该国经济从三季度的萎缩中“快速强劲反弹变得越来越不可能”。

IHS Markit在其日本报告中表示,潜在趋势“向下倾斜”,“全球经济增长势头正在放缓”。

这种趋势正促使经济学家重新思考央行2019年会怎么做。巴克莱预计,欧洲央行最早12月会宣布提供给银行的新一轮长期贷款,以“防贷款条件收紧”并保持经济体系的资金流入。汇丰预计欧洲央行会在2019年宣布提供此类贷款。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预计美联储将在2019年中停止加息,以应对可能放缓到1%经济增速。相比之下,过去三个月增速为3.5%。

“财政刺激给美国市场注入了大量的肾上腺素,”摩根士丹利首席跨资产策略师Andrew Sheets表示。“2019年这种影响可能退潮,所以会出现相当剧烈的减速。”

延伸阅读A:宽松货币政策淡出之际,全球财政政策接力正当其时

面对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世界各国政府在尽十年来最大的努力推动世界经济增长。

随着G-20峰会即将于本周在阿根廷拉开帷幕,摩根大通经济学家们计算得出的结果显示,世界各国实施的宽松财政政策将使2019年的全球GDP增幅增加0.3个百分点,增益效应创十年之最。

这与2010-2016年的情形相比是一个巨大的逆转,那几年时间里,随着多数国家政府在危机过去经济甫一开始重新增长便随即紧缩银根,全球GDP年均增幅因此而减少了0.4个百分点。

眼下世界各国财政政策的转变非常及时,因为美联储等世界各地央行已经着手或正在着眼终结宽松货币政策,之前它们纷纷祭出宽松货币政策是为了抵御金融危机产生的影响,提振一度在2009年陷入衰退的世界经济。

“全球财政政策的明显转向正在进行之中,”Bruce Kasman等摩根大通经济学家在最近给客户的报告中说。

中国正在利用减税和基础设施建设开支来为需求提供支撑。在欧洲,英国计划增加支出,而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家也开始依靠财政政策来提振经济。美国已经开始依靠减税来提振需求,不过其所产生的影响可能不久便会消退。

在刚刚于上周发布的最新展望报告中,经合组织警言称,如果全球经济再次急剧下滑,各国政府恐怕需要随时采取减税增支措施加以应对。

延伸阅读B:高盛模拟美联储意外加息情境下市场所受影响

高盛经济学家对于美联储加息给金融环境和美国经济带来的影响提出了一些“经验法则”,显示出政策制定者沟通的重要性。

据高盛模型显示,如若美联储意外加息1.5个百分点,会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推升45个基点、股价下跌9%、美元走高4%;但符合预期的货币政策措施影响则将会“小很多”。

继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后,2018年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上升60多个基点。标普500指数2018年迄今已下跌1.5%,而彭博美元即期指数上升4% 。

大多数预测人士认为美联储将再收紧1个百分点或更低,紧缩速度不太可能比过去一年每季度25个基点更快。相反,市场推测主要集中在2019年可能暂停加息上,部分原因在于10月初以来金融市场波动率激增。更为鹰派的美联储政策情景主要关注的是,就业市场处在历史上最为吃紧的时期,可能会在某时触发通胀大幅提高。

“我们的经验法则是,如失业率下降1个百分点,会使工资增长0.35个百分点,但会导致核心个人消费支出平减指数所反映的通胀率小幅上升0.1个百分点,”高盛经济学家Daan Struyven等周末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高盛经济学家建议不要对其研究“过度机械解读”,另外不同因素之间的关系会随着时间而变化,并不总是线性相关,且金融环境会受到美联储政策以外的许多因素影响。

据该项研究估计,如果预算赤字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增加1个百分点,根据平均历史影响,会使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约20个基点。

据高盛模型计算,两年内出现经济衰退的风险为26%,高于2018年,主要因金融环境趋紧,但仍低于平均水平。经济学家写道,三年内出现衰退的风险为43%,“仅略高于历史平均水平”。

延伸阅读C:债券交易员向鲍威尔表态,2019年升息路径就看你的了

在美联储可能释放出的信号方面,未来几天对投资人攸关重大。

首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要发表演说,在股票、信用债和原油遭遇卖压之际,观察人士将仔细研究市场对于升息预期是否已经过头了。美中两国领导人已准备好见面,全球贸易的担忧也可能影响风险偏好。目前期货市场预测2019年加息可能只略多于一次,不及美联储9月预计的三次。

投资人还想知道债市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的答案——美联储4.1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的命运。8月官员暗示可能会在年底前讨论投资组合计划,因此有些分析师认为,当地时间11月29日公布的11月央行会议纪要或可从中找出蛛丝马迹。资产负债表最终规模影响层面宽广,从美国财政部的借贷需求、银行储备到美联储如何控制政策利率不一而足。

“关于资产负债表,鲍威尔是否会试着提供前瞻指引,这是一个大哉问,”BMO Capital Markets驻纽约的利率策略师Jon Hill说。“但更大的问题是市场在预测未来加息方面是否有点超前了。”

12月升息市场认定几乎已成定局。但是2018年12月和2019年12月欧洲美元期货的利差(衡量交易员对2019年加息预期的指标)已大幅下挫,此前跌至只有27个基点。这是六个月来最低,而且不到10月中旬时利差水平的一半。

交易员11月稍早开始缩减对升息的预期,因为鲍威尔坦言海外经济增长放缓,财政刺激措施逐渐消退,紧缩政策的滞后效应,这些都是美联储在关注的问题。副主席Richard Clarida在接受CNBC访问时提到全球经济趋缓,增添鸽派基调;他过几天还将发表演说。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John Williams和其他央行官员本周也有公开行程。

除了加息路径的信号之外,市场参与者将分析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会议纪要,看看是否讨论央行政策框架,其中包括资产负债表。策略师一直盼望官员公开谈论美联储的工具包,尤其是10月有效联邦基金利率升至2.20%,在这波紧缩週期中首次追平超额准备金率。

“希望我们从会议纪要中能获得更多的信息,”道明证券利率策略师Gennadiy Goldberg说。“我们获得的讯息越多越好。”

延伸阅读D:欧元虽得鸽派美联储预期助阵,但或承压于欧洲央行与意大利局势

做多欧元的窗口期恐怕不会太长,因为长期前景依然看跌。

欧元触及周期新高后可能面临强劲卖压,因为欧元区数据疲软,以及意大利和欧盟委员会在预算问题上相持不下,可能会抵消美联储料减少加息的影响。由于英国脱欧协议还有待议会投票表决,交易员需从其它地方找寻短期方向。

若欧元兑美元升向1.1500美元阻力位,空头可能借机补仓,同时,守住1.1587美元的斐波那契回撤位,对使欧元保持在中期看跌趋势通道非常重要。若欧元收盘价低于1.1359美元,就可能迫使欧元多头再度削减风险敞口。

以及,若有关于美中两国领导人会晤方面的贸易敏感新闻,可能对避险交易构成压力,再次引发欧元多头逼空。美联储发布的11月7-8日会议纪要,以及任何鸽派迹象,都可能加剧对其放缓加息步伐的预期。

欧元波动率倾斜(skew)暗示投资者仍然看空欧元的长期前景,因为意大利局势的动荡,与欧洲议会5月选举中平民主义抬头的可能性上升,使欧元怀疑论再度获得支撑。事实或许会证明欧元的涨势又是昙花一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