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桶50美元的油价对于世界经济意味着什么?

沙特一边有盟友俄罗斯与之一道管控产量以支撑油价,另一边又有美国总统特朗普连连发布推文敦促其增加产量以平抑油价。

就在几个月前,主要原油交易商还在预测油价有望重回100美元水平。而今,在实际油价只及这种预期一半之际,我们不妨来看看,这样的油价对于世界经济而言意味着什么。

印度和南非等能源进口国将会从中受益;俄罗斯和沙特等产油国则将深受其害。承受加息压力的中央银行将可因此而缓一口气;日本等着眼提振通胀的央行则将再遇阻力

最终,很大程度上还要看深受美元升值和全球贸易冲突打压的世界原油需求会呈现出怎样一种态势,以及世界顶级产油国又会作出怎样的反应。

沙特一边有盟友俄罗斯与之一道管控产量以支撑油价,另一边又有美国总统特朗普连连发布推文敦促其增加产量以平抑油价。

以下是彭博经济研究制作的图表,显示了原油净进口/出口额在图左所列国家GDP中的占比——油价下跌有益于列表上方的国家,对列表下方的国家则会造成伤害。

那对于全球经济增长意味着什么?

随着北半球冬季的临近,油价下跌将为经济增长迟缓期的家庭和企业提供一种缓冲。诸如南非等一些有经常项目赤字的原油进口国也会从中受益。中国是世界头号原油进口国,面对贸易摩擦和各种国内挑战的冲击,其经济增长已经面临挑战。

那对于通胀又意味着什么?

油价下跌意味着通胀压力以及央行的加息压力会减小。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彭博经济研究表示,能源价格的下跌对于印度而言是一个转机,印度央行的政策前景可能会因此而转向中性。

油价下跌会给新兴市场带来怎样的后果?

根据凯投宏观分析师的估算,油价每下降10美元/桶,主要新兴市场原油进口国的GDP增幅会因此增加0.5到0.7个百分点,而同样幅度的油价下跌却会导致大多数海湾国家的GDP增幅减少3到5个百分点,阿联酋、俄罗斯和尼日利亚的年化GDP增幅则会因此而下降1.5到2个百分点。

世界最大经济体又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特朗普说油价下跌从效应上讲与减税相当。但尽管如此,由于页岩油的出现使得美国减少了对原油进口的依赖,这一点从工业层面讲减少了油价下降带来的积极经济效应。

延伸阅读A:多头逃离原油市场,沙特勾起投资者的旧日惨痛记忆

对冲基金对全球油价的悲观情绪创下近三年前布伦特原油重挫以来的最强,当时这个全球基准油价陷入约20年来的最惨烈跌势。

ICE Futures Europe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11月20日的一周,布伦特原油的净多头押注减少了15%,创下油价2016年1月跌破每桶30美元以来的最低水平。

当时和现在一样,是沙特阿拉伯和美国打破了平衡,促使资金经理押注价格不会回升。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施压下,沙特的原油产量创下记录新高;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产量也达到了新的高度。

“在需求似乎正在降温的同时,供应和库存增加,投资者正在对这一双重打击作出反应,”纳斯达克驻纽约分析师Tamar Essner说。“石油受到双重夹击。”

ICE Futures的数据显示,布伦特原油净看多头寸下降至182569份期货和期权合约。看多押注下跌8.6%。看空头寸已攀升6.6%,自9月下旬以来已增加两倍多。

事实证明基金有先见之明。1月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在不久前跌破每桶60美元,为2016年初以来最糟糕的一周表现画上句号。

沙特阿拉伯表示有信心OPEC及其盟国可以在12月6日的会议上达成稳定石油市场的决议,但没有提供削减产量的具体计划。

沙特能源大臣Khalid Al-Falih当地时间11月28日在阿布贾告诉记者,沙特不会单独采取行动来重新平衡原油市场。但在与包括伊拉克、尼日利亚和利比亚在内的其他成员国会晤后,他表示很明显他们都希望结束目前的波动局面。自10月初以来油价已经暴跌约30%。

“我们将做任何必要的事情,但我们只会25个成员一起行动,”Al-Falih和尼日利亚石油部长Emmanuel Ibe Kachikwu一起对记者发表讲话,后者也对达成一项协议充满信心。“每个人都渴望做出能够将稳定带回市场的决定。”

他的评论不如11月12日在阿布扎比时那么明确,他当时表示产油国需要削减日产量约100万桶。Al-Falih没有在尼日利亚首都说出“减产”一词,当被问及可能减产的规模时,他拒绝回答。

市场上越来越多的人猜测,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压力,沙特人可能会避免大幅减少供应量。此前,特朗普在推特上感谢沙特降低油价,并敦促其推动原油价格进一步走低。他还说OPEC不应该减产。

抵制特朗普降低油价的愿望需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站起来反对白宫。而此刻正逢沙特国民、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Jamal Khashoggi遭到谋杀后,特朗普公开支持他之际。

由于对短缺的担忧演变为过剩疑虑,油价在10月3日达到四年高点后突然逆转,并已经重新陷入熊市。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其他石油输出国组织国家自6月以来一直在提高产量,以抵消委内瑞拉经济崩溃和美国对伊朗制裁所造成的供应损失。

延伸阅读B:知情人士表示,沙特石油产量达1120万桶/天创纪录新高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沙特目前的石油产量高达1120万桶/天,创大约80年前该国开始开采石油以来的最高水平。

11月早些时候,该国的石油产量约为1080-1090万桶/天;随着买家为伊朗供应中断的前景做准备,石油需求异常强劲。早前,业内高管表示,沙特也在调动国内外的库存来补充供应。

目前尚不清楚沙特是否计划继续增产,或是否还会继续以库存补充供应。沙特石油部的一名官员不予置评。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盟友将于12月6日在维也纳举行会议,讨论该集团2019年的生产策略。沙特已表示支持调低产量,并承诺把12月的出货量较11月降低50万桶/天。

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目前每桶60美元左右的原油价格对他的国家来说“绝对没问题”,并表示,在油价大跌后,如果有必要与OPEC合作稳定市场,莫斯科已做好准备。两周前,普京曾经表示70美元的油价水平适合俄罗斯。

普京指出OPEC+协议在减少产量方面取得了成功,并单独对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提出赞扬。

“这实际上是沙特阿拉伯和王储的成就,他是这项行动的发起人,”普京在莫斯科举行的投资会议上说。 “这导致了积极的结果。”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一直不愿承诺进一步削减供应,并将于当地时间12月6日在维也纳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盟友讨论此事。周末,普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与沙特王储举行会谈。

会晤是对沙特王储这一该国事实上的领导人表示支持的姿态。自从持不同政见的沙特记者Jamal Khashoggi在10月于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谋杀以来,沙特王储一直受到国际和国内的压力。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没有在阿根廷与沙特王储举行会谈。

普京表示,目前的石油价格“平衡、合理”,远高于俄罗斯达到预算计划所需的水平。 “如果需要,我们将与OPEC保持联系,我们将继续这项联合行动,”他说。

延伸阅读C:布伦特油价自2017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60美元,供应过剩忧虑升温

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一年多来首次跌破每桶60美元,因此前沙特阿拉伯暗示该国产量可能已达纪录高点,加之美国库存增加,市场对潜在供应过剩的忧虑情绪升温。

布伦特原油期货一度下跌4.7%,势将连续第七周走低。原油供应再度陷入过剩局面的风险上升,备受市场关注:沙特阿拉伯能源大臣于此前表示,这个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国的产量继10月大幅增加后于11月进一步攀升,另外,美国库存也已经连续九周增多。

沙特阿拉伯此前暗示将在12月减产,但除非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俄罗斯能在12月6日的会议上就限产达成新协议,否则分析师预计2019年将继续供应过剩,使该组织过去两年消化全球库存的努力付诸东流。

在美国允许部分国家继续购买伊朗原油后,油价11月陷入熊市。一方面,中美贸易局势紧张引发市场对需求的担忧,另一方面,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多次呼吁沙特阿拉伯进一步压低价格。受这些因素影响,本周油价波动率升至2016年以来最高。

布伦特原油期货一度下跌2.89美元至每桶59.71美元,势创11%的周跌幅,并较WTI原油期货溢价8.70美元。总成交量较100天均值高43%。

NYMEX西德克萨斯中质油期货一度下跌3.37美元至每桶51.26美元。本周势将下跌8.9%,创8月以来最长连跌纪录。

传奇交易员Andy Hall认为,鉴于OPEC的原油库存已经膨胀,该组织未来一两个月可能重新实施减产,油价可能回升。

Hall援引来自Orbital Insight Inc.的数据称,OPEC、欧洲发达国家和美国的原油库存过去数月大幅增长。Orbital使用卫星图像跟踪全球供应水平,Hall是该公司咨询委员会成员。

“此时的风险平衡偏向于某种复苏,”因为交易赚大钱而被业内尊为“大神”的Hall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OPEC很可能会在未来一两个月进行某种减产。”

Hall说,需求下行,可能是由于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走强,或者担心美中贸易摩擦开始遏制经济增长。西德州中质油已经从10月的四年高位跌入熊市,并在11月20日跌破每桶54美元,之前美国原油库存取得21个月最大增长。

Hall说:“如果你知道你已经达到2020年及以后的WTI价格,在每桶60美元以下顺着曲线一直降到55美元左右,我认为现在基本上处于底部。”

根据Orbital数据,全球原油库存比2017年同期增加约4300万桶,至30.4亿桶,增加了1.4%。数据包括一些精炼产品。Orbital之类的公司使用人工智能来扫描和分析卫星图像中浮顶储罐投射的阴影,来估算库存量。

“一年前,我对这些持怀疑态度,”但现在“数据中的大量噪音已被清除,信噪比大幅上升,成为可用的、可操作的信息,”Hall对Orbital数据评论道,“它方便了人们观察石油市场。”

Hall在金融危机期间一举成名,据称帮花旗赚了1亿美元。他的从业经历可以追溯到70年代,曾就职于英国石油、传奇贸易商Phibro Energy Inc.。彭博新闻社2017年报道称,在遭遇重大亏损之后,他关闭了旗舰基金Astenbeck Master Commodities Fund II。

总部位于加州山景城的Orbital曾获得彭博风险投资子公司Bloomberg Beta的投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