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稳当当迈向2019年的欧洲 会遇到哪些宏观挑战?

虽然欧元区的通胀率已经连续六个月维持在欧洲央行略低于2%的目标附近,但这主要是由于高企的能源价格。

就在欧洲央行准备减码货币政策刺激并发布新的宏观经济预测之际,欧元区通胀率从六年高点回落。

消费者价格11月同比上涨2%,低于10月的2.2%。当地时间11月30日,欧盟统计局表示,剔除波动较大因素的指标升幅下滑至1%。

虽然欧元区的通胀率已经连续六个月维持在欧洲央行略低于2%的目标附近,但这主要是由于高企的能源价格。不过,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及其同事仍坚持计划在年底将量化宽松规模控制在2.6万亿欧元(约合3万亿美元)以下。

他们12月13日的决定将体现出对经济增速和通胀率的最新预测,这让他们能够更好地判断最近经济放缓对更广泛前景的影响。

欧盟统计局在同一天还发布了失业数据,10月失业率维持在8.1%不变。

一位知情的欧元区官员表示,欧洲央行在12月制定货币政策时,不太可能宣布新的长期银行贷款,并且仍有望确认资产净购买的结束。

知情者表示,管理委员会的大部分讨论料将围绕如何在现有债券到期时再投资的问题。一位欧洲央行发言人拒绝就此置评。

一连串的疲弱经济数据和意大利金融市场遭遇的压力引发了对欧元区经济健康状况以及欧洲央行是否应该就此做出回应的揣测。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新的长期贷款是平缓颠簸的一种方式。

然而,自上次政策会议以来的六周内,包括行长德拉吉在内的欧洲央行官员都没有暗示持续六年的经济扩张正陷入困境。他们承认贸易保护主义等外部风险,但坚持认为欧元区经济具有弹性,并且通货膨胀正朝着实现目标迈进。

欧洲央行将在12月13日会议后公布最新的经济预测。

延伸阅读A:欧洲央行会议纪要指出经济脆弱性,等待2021年预测进行深度解读

欧洲央行官员在最近的政策会议上承认,存在影响经济的“不确定性和脆弱性”,同时也认为它们不足以削弱对欧元区实力将占上风的信心。

“需要强调的是,收到的数据虽然略逊于预期,但仍与持续的广泛扩张总体上保持一致,”欧洲央行在公布的10月24日至25日政策会议纪要中表示。12月的新预测——其中首次包括对2021年的预测——“将为更深入的评估提供机会。”

重要解读

· 此次会议纪要发布,距离欧洲央行2018年最后一次政策会议还有三周时间,届时预计欧洲央行将确认停止债券购买计划,这是其政策缓慢正常化的关键一步。

· 官员们认为,“在一个仍然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和脆弱性的环境中,货币政策特别需要连续性和稳定性”。

· “有人说”有一些理由说明欧元区经济增长的风险倾向于下行。管理委员会最终选择坚持其语言,描述风险为“广泛平衡”。

· 虽然承认对贸易保护主义风险的担忧,但管理委员会还表示,对“更加开放的”经济体的负面影响可能被目前更加活跃的进口所抵消,特别是在美国。

· 管理委员会指出,到目前为止,公司通过减少加价来消化工资的上涨,从而抑制了向消费者价格通胀的传递,但也认为加价“不可能无限挤压”。

面对一位政客说欧洲央行的政策具有“灾难性”影响,行长马里奥·德拉吉的回应一点也不客气。

“我们的政策带来了灾难性后果?是的,在几年内创造了950万工作岗位,”德拉吉在欧洲议会回应比利时议员Gerolf Annemans的评论时说道。“欧元区的复苏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

比利时右翼Vlaams Belang党的Annemans说,他认为欧洲央行的政策是人为地支持某些行业,导致农业和房地产领域的“重大问题”。他还指责欧洲央行以非常突然的方式结束净资产购买。

“在为整个欧元区设计货币政策时,所谓整个,就是所有国家、所有部门无差别对待,”德拉吉回应道。“货币政策不针对特定行业,不为某个行业而保持低利率或高利率——那是苏联,那不是正常的自由市场经济。”

延伸阅读B:德国商业银行推迟欧洲央行加息预期至2020年3月

德国商业银行表示,欧元区经济增速放缓,外加一系列仍未解决的政治风险,很可能会迫使欧洲央行 推迟加息。

该行首席经济学家Joerg Kraemer目前预计,欧洲央行首次上调存款利率10个基点的时间将是2020年3月,先前预期为2019年9月。央行后续的行动可能只会令利率——目前为负0.4%——在随后的一年中“接近零”,但这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届时的经济增长幅度。

“欧元区货币政策仍旧没有发生实质性转变的迹象,”Kraemer表示。他补充道,2019年经济扩张的一个决定性因素是,中国能否重振需求,从而支撑欧元区的出口。2019年,欧元区19国的经济增幅可能达到1.4%,低于先前预期的1.8%,且不及2018年的1.9%。

欧洲央行官员警告称,意大利庞大的预算风险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和紧张局面会对该国经济长期走势造成损害。

“作为一个增长疲软、通胀低迷的国家,意大利当前的融资环境非常紧张,”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Peter Praet在发布的一个专访中表示。意大利央行行长Ignazio Visco敦促政府减少不确定性以降低债务融资成本。

虽然意大利国债在过去两个交易日上涨,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接近3.5%,远高于年初时的水平。令投资者压力加剧的还有,欧盟委员会拒绝了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府的预算案。早些时候,财政部长Giovanni Tria表示这场毫无必要的预算之争对该国经济造成伤害。

延伸阅读C:对欧洲央行而言,德拉吉成就板上钉钉

2019年秋季的某一天,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可能会做一件他担任欧洲央行行长七年都没有做过的事情,那就是加息。

这位71岁的意大利人堪称欧洲大陆首席危机斗士,他被多轮货币宽松政策所定义的任期已接近尾声。随着欧洲央行准备停止其债券购买行动——该地区已有2.6万亿欧元(约合2.9万亿美元)的债券被欧洲央行买下,德拉吉和该银行理事会的其他成员暗示,收紧逾五年刺激政策的首个行动将在德拉吉2019年10月底卸任之前展开。

欧洲经济已不再面对通货紧缩的幽灵——德拉吉和一代受过美国教育、深受大萧条历史影响的中央银行家们曾被教导:对通缩的关注要大于一切。尽管最近出现了波动,但欧洲央行仍然认为,欧元区十九国的增长将走上正轨。通胀率也正在逐步上升,直指欧洲央行不到2%的目标,许多官员已准备好加入以美联储为首的全球货币紧缩大军。

到加息之时,欧洲央行中许多经历过危机的老人都将在一系列似乎将同时发生的管理层变动中离开。当官员们在2019年1月庆祝欧元面世二十周年之际,有人将取代丹尼尔·努伊(Danièle Nouy)在欧洲央行银行业监管部门的位置。不久之后,欧元区各国的财长将任命一位首席经济学家接替彼得·普拉特(Peter Praet)——在以德国为首的少数派反对德拉吉购买债券刺激措施的那些年,普拉特是德拉吉的长期盟友。

然后,可能在2019年6月,就在欧洲议会选举为人民提供一个测量欧洲大陆政治温度的标尺之时,相关政府将挑选德拉吉自己的继任者。欧洲央行主席是欧元区最诱人的职位之一,所以在最终人选公布之前的几个月内,很多讨价还价的事情将会出现。(如今已经开始。)

目前而言,候选人应出自北欧国家的现任或前任央行行长(德拉吉来自南欧,下一任需轮换至北欧)。高层政治将决定接任德拉吉的是德国的廷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还是芬兰的埃尔基·利卡宁(Erkki Liikanen)、法国的弗朗索瓦·维勒鲁瓦·德加洛(François Villeroy de Galhau),抑或是其他人。

德拉吉在任时的一切表明,这项工作的影响力超越了必须与二十四位官员辩论每项决定所带来的烦恼。通过大胆的政治操纵,包括在私下讨论之前偶尔公开宣布措施,他将欧洲央行理事会生生带进了一个非常规货币宽松的时代,而这是很少有人能够预料到的。

在2012年债务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德拉吉拿出了一个强大到他永远不需要启动的武器——被新闻界称为“火箭筒”的“直接货币交易”计划,即允许欧洲央行购买相关政府发行的债券,只要发行国同意制定欧洲央行规定的国内经济措施就行。仅仅是这种工具的提出就足以遏制在欧元区肆虐三年的动荡了。

“行长位置很重要,德拉吉也一直非常重要,”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经济学家拉斯·霍尔博伊尔·尼尔森(Lasse Holboell Nielsen)说,“欧洲央行的工具箱已经得到了永久性地加强和扩大。人们可能会希望有这样一位行长:得到欧元区成员国的广泛支持,并且愿意使用这些工具。”美银美林证券(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驻伦敦的首席欧洲经济学家吉尔斯·莫伊克(Gilles Moec)表示,像德拉吉这样拥有非常成功记录的人不需要在离开的时候轰轰烈烈。“如果他可以加息,他会加;但如果他不能,他就不会加。我想他不会为了这个而失眠,”莫伊克说,“德拉吉的成就已经板上钉钉了。”

不论欧洲央行是否在他离开之前加息(保护主义推动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威胁、英国脱欧或其他多种风险可能都不鼓励加息),紧缩周期的延续程度都很可能由德拉吉的继任者决定。

2011年11月,由德拉吉掌舵的欧洲央行理事会召开了首次会议。此次会议对于该央行实现相关转变的速度提供了有益的提醒。当时市场一直预期欧洲央行维持利率不变,但结果却是降息25个基点——考虑到德拉吉的前任让-克劳德·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在当年曾两次加息,此次降息显得非常突然。

在德拉吉行将结束任期之际,一个潜在的尴尬是,在他的祖国意大利,平民主义政府已经重新唤起投资者对该国沉重债务负担的担忧。该国借款成本持续飙升,可能会令他在欧洲央行的最后几个月黯然失色,并使任何加息计划脱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