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投资天堂 2019年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在对经济前景的乐观评估中,澳大利亚央行此前在悉尼发布其季度货币政策声明中重申,更高的利率在“在某些时候可能是合适的”。它还说,短期没有强有力的理由采取行动。

澳大利亚央行表示,利率的下一步行动是加息。然而,投资者开始接受决策者将被迫降息的想法。

在债券市场,隔夜指数掉期的收益率曲线——衡量短期利率预期——已经倒挂,显示交易员预计澳大利亚央行的现金利率在一年时间内将略低于目前的1.5%。同样,现金利率期货市场目前暗示,2019年下半年降息的可能性约为10%,而加息可能性则不到5%。

一系列疲弱的指标,包括有证据显示住房市场大跌、悉尼房价创30年最大跌幅,已经激发了贝莱德和T. Rowe Price Group Inc.等全球基金公司的担心。经济学家最近的共识是央行2019年没有行动,2020年将会加息。这让澳元很脆弱,如果降息预期开始蔓延,澳元汇率将岌岌可危。

基金公司AMP Capital Investors Ltd.和Quay Global Investors甚至预测政策利率的下一步将是下降。虽然澳大利亚央行并未排除在必要时降息,但央行预计就业市场将会收紧,这将刺激通胀,必要时需加息。

12月到目前为止,澳元在G-10货币中表现最差。但12月13日悉尼尾盘报72.4美分,还是大大高于10月创下的2018年低点70.2美分。

澳大利亚央行预计较强的经济增长和招聘将有助于提振通胀,但警告称,由于贸易战恶化和中国经济发展的平缓趋势,全球前景面临风险。

在对经济前景的乐观评估中,澳大利亚央行此前在悉尼发布其季度货币政策声明中重申,更高的利率在“在某些时候可能是合适的”。它还说,短期没有强有力的理由采取行动。

澳大利亚央行主要预测预计2018年和2019年GDP增长率将达到3.5%左右,然后随着天然气产量的停滞而缓和预计到2020年底,整体和潜在通胀预计将“略高于”2.25%。在2020年6月之前,失业率料将降至4.75%。

“预计消费增长将受到就业持续增长和工资增长适度回升的支撑,”央行表示。但仍存在“家庭如何应对房价大幅回落的不确定性”。

澳大利亚经济得到自2016年以来创纪录低点现金利率的支持,央行试图推高工资;自2014年年中以来,消费者价格一直未达到2-3%的目标中点。澳大利亚央行的目标是为2010年以来首次升息奠定基础,但受到美中贸易摩擦的影响,中国经济正在趋于平缓稳定之势。

“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风险加剧,”澳大利亚央行表示,并警告如果还有进一步动作的影响。 “这将对贸易产生进一步的直接影响,但也可能影响投资和信心,这可能对全球增长产生更多负面影响。”

延伸阅读A:澳大利亚经济放缓,给央行展望投下疑问

澳大利亚经济在上个季度放缓,商业建筑下滑,家庭支出放缓,这给央行的展望投下疑虑,差不多排除了2019年升息的可能性。

澳大利亚第三季国内生产总值环比增长0.3%,是两年来最弱增长,经济学家预估0.6%;同比增长2.8%,预估3.3%。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家庭消费放缓,储蓄率下降。

对于央行描述的愿景——创纪录的低利率推动2018年和2019年经济增长达到3.5%左右,从而刺激工资上涨——而言,该数据是个打击。央行现在面临着经济增长不够强劲的局面,并且房价刚刚创下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降幅。这可能会促使消费者进一步控制支出。

“进入下半年经济丧失动力,主要集中在住房和消费领域,其背景则是房地产行业的贷款标准进一步收紧,”西太平洋银行高级经济学家Andrew Hanlan表示。“企业投资也下降,采掘业带头,因为有大型天然气项目已完成。”

澳元兑美元下跌,跌幅一度约至0.3%,报0.7314美元;数据发布之前报0.7347。现金利率期货价格显示一直到2019年9月没有任何加息的机会,2020年加息的可能性不到50%。

AMP Capital Investors Ltd.表示,澳大利亚接下来的利率走向可能是下行,而不是多数经济学家和澳大利亚央行自己预计的加息。

在澳大利亚公布国内生产总值数据之后,该机构首席经济学家Shane Oliver接受彭博Daybreak Asia采访时作出了上述预期,称澳大利亚央行可能在2019年采取行动。Oliver研究澳大利亚经济已有三十多年。

“我认为在澳大利亚央行行动之前可能还要等上一段时间,”他说。“不过,我认为在2019年下半年的某个时点该行将会下调利率,因为经济增长低迷、住房市场疲软、薪资增长不振,而这一切都将导致通胀率在更长时间维持在较低水平。”

Oliver改变预期——他之前预测会在2020年加息——是在澳大利亚季度经济增速只有预期的一半以及家庭支出大幅下滑之后。澳大利亚央行一直坚信当前创纪录低位的1.5%现金利率将足以推动经济加快增长、招聘加快步伐,从而带动薪资和通胀。

Oliver说,澳大利亚央行一直在“描绘该国经济乐观的一面”,该行行长Philip Lowe此前称经济状况良好,该央行第26次在会议上维持利率不变。

“这些数字表明经济实际上正在放缓,”Oliver在谈及GDP数据时表示。“这对澳大利亚央行来说有点令人沮丧,显然这会拖累澳元。我认为澳大利亚接下来的利率走向是降息。”

发布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第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2.8%,而澳大利亚央行对2018年和2019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在3.5%左右。家庭消费放缓,而且储蓄率也下降。

延伸阅读B:澳大利亚央行维持关键利率不变,楼市仍然低迷

澳大利亚央行12月将关键利率维持在纪录低点,其在评估房地产市场放缓对全国经济的影响。

行长Philip Lowe和政策委员会如预期地将现金利率目标维持在1.5%,该利率自2016年8月以来即未调整。他在声明中表示,家庭收入的增长仍低,债务水平高,一些资产价格已经下跌。

Lowe指出,借款人的信贷条件已有一段时间变得更严格,反映出监管机构的压制,以及在银行行为遭到调查之际,放款机构的紧张情绪。

澳大利亚11月房价创下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反映了贷款限制和买家观望市场下跌的程度。对于澳大利亚央行而言,风险在于这是否会促使家庭减少消费并增加储蓄,前者是经济的关键驱动因素。

关于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对国际展望的影响,Lowe说,全球经济扩张仍在继续,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失业率都很低。然而,有一些迹象显示全球贸易放缓,部分原因是持续的贸易紧张局势。

这位澳大利亚央行行长对货币的评论几乎保持不变。澳元在过去一段时间已经收复了一些失土,但仍比1月末的峰值下跌了9.2%。

房地产市场的疲软为澳大利亚央行的政策框架增添了新的变数,因为它威胁到了家庭的信心和支出。央行一直在利用低利率来加速经济增长和收紧劳动力市场,以至于雇主需要提供更高的工资来确保劳工不致流失;这反过来将提振家庭收入和通货膨胀,并应为2010年以来的首次加息奠定基础。

花旗集团表示,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低迷将对经济增长构成压力,房价势将在2019年持续下跌。

Paul Brennan等花旗分析师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全国房价将从最近的高点下跌10%至15%,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跌幅“稍微更大一些”。花旗表示,虽然这是近期跌幅最大的一次,但这只是扭转近几年的高估局面。

报告称,这可能是“持久但可管理的调整”,“涉险过关仍然是最可能出现的情形”。

多家银行最近转而看跌澳大利亚楼市,花旗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汇丰此前表示,最近一波楼市热潮中最火爆的两个城市悉尼和墨尔本,其房价将从峰值下降12%至16%之间。而瑞银不久前警告称,在深度衰退的情境下,澳大利亚房价可能暴跌30%。

房价已经在下行,10月悉尼和墨尔本房价同比分别下跌7.4%和4.7% 。根据最新的CoreLogic数据,全国房价上个月较2017年同期下跌3.5% 。

延伸阅读C:澳大利亚央行暗示失业率可能要降至5%以下才能刺激工资增长

澳大利亚央行的二号人物Guy Debelle称,澳大利亚的失业率可能需要降至比过去更低的水平,才能促进工资加快增长。

这位副行长此前在悉尼发表演讲时表示,澳大利亚央行相信,失业率仍然是衡量劳动力市场健康状况的最佳指标。目前5.3%的水平比估计的充分就业率高30个基点。Debelle表示,澳大利亚央行目前的评估是,就业人数未来六个月可能会升至“略高于”长期平均水平。

“最近的国际经验表明,失业率可能要进一步降至历史经验所显示的水平下方,我们才能看到工资增速出现实质性增长,”他说。“但在此背景下,要满足劳动力需求的进一步增加,可能更多地要靠失业人员,而不是目前没有加入劳动力大军的人。因此,失业率下降的速度可能会超出我们的预期。”

在澳大利亚央行试图推升通胀率,为2010年以来的首次加息奠定基础之际,失业率已成为其关注的一项关键指标。澳大利亚央行过去两年一直将现金利率维持在历史低位,以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并在劳动力市场产生充分的需求,迫使雇主提高工资以吸引工人。

实际上,澳大利亚央行在11月政策会议纪录中称,劳动力需求的领先指标显示,澳大利亚失业率或在短期内进一步下降。

澳大利亚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在悉尼公布的会议记录中表示,劳动力市场“闲置程度”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另外相对于预测中采用的逐步增长节奏,薪资增长的“程度和范围”仍不确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