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遭围攻 真的没有圣诞老人吗?

市场底部形成所缺失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投资者投降。

在美国股市录得10月以来最大两日跌幅后,多数投资者认为2018年绝不会再次被试探的一个技术图形水平正在成为其最佳希望。

这一水平指的是标普500指数2月9日触及的盘中低点2532.69点,直至12月17日它一直是年内最低水平。在当地时间12月17日收盘前最后15分钟该水平被短暂突破,标普500指数最终收跌54点,至2546点,创下2017年10月以来的最低收盘水平。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508点,罗素2000指数收盘较8月触及的纪录高点下跌21%。

对于BMO Capital Markets的Russ Visch而言,2月支撑位沦陷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随着抛售加剧,过去的低点接连失守。自10月股市开始溃败以来,标普500指数已跌破过去50天和200天的平均值。最新的向下突破出现在上周,2630点在过去两个月中曾两次成为缓冲。

Visch表示可能会有更多的痛苦,他提到一个名为“规则波动”的技术形态显示,一旦反弹失败,下行趋势会变得更糟。

“跌向2445点对我们来说很自然,”Visch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收盘低于2018年初的低点,可能会导致投资者‘争相离场’,进而导致迄今为止缺失的严重利空、一窝蜂似的看空行动。”

一些技术图形分析人士过去几个月不断对逢低买入发出警告,Visch就是其中的一个,事实证明他们颇有先见之明。他们认为,市场底部形成所缺失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投资者投降。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Mike Wilson认为,投资者正在放弃股市的迹象已经开始浮出水面。Wilson称,从对冲基金杠杆率的下滑,股票基金资金撤出接近纪录高点到个人经纪账户中持有的现金大增,都表明避险情绪已经达到为上涨做铺垫的水平。他预计2019年标普500指数将在2400至3000点之间波动。

他说,但是如果此前低点2583点未能保住,就像现在一样,投资者应为“快速跌向”2450点做好准备。在下一轮下跌中,估值较高的公司,如软件制造商、非必需消费品和一些医疗保健股,可能会首当其冲。

“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我们预计会出现从防御类股票向周期性股票的剧烈轮动,”Wilson在发送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鉴于买方和卖方现在对于2019年的预期都更加现实,我们认为我们最终会为反弹做好准备,这是我们整个秋天都避免的情形。”

延伸阅读A:下跌看似势不可挡,多头难觅美股“救世主”

估值未能阻止股市的下跌步伐,杰罗姆·鲍威尔弱化的政策论调没能起到安抚作用,关税行动暂停也是在逐渐被人们忘却,就连2018年内最坚挺的技术水平也岌岌可危。

多头认为股市跌势自10月以来已完成了三个不同阶段,而现如今这波跌势又进入了一个颇有不祥预兆的新阶段,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两天跌去1004点。圣诞季反弹并没有出现,恰恰相反,标普500指数指数正在迈向有史以来第二糟糕的12月表现。

“股市现在并不关心那些利好因素,而是在关注基本面未来是否会恶化,”资产管理规模约360亿美元的Creative Planning的联席首席投资官Peter Mallouk说。“许多人都惶恐不安,他们都在离场观望。”

静观其变看似变成唯一可行的策略。当地时间12月17日,标普500指数短暂突破10个月来的一道心理防线,即2月9日以来盘中低点。估值在不断收缩——计算机及软件类股基于2018年收益的预期市盈率为15倍,低于公共事业和制造业类股票的水平——然而抛售力度却仍是只增不减。

将股市暴跌归结为单一因素变成一个荒谬的做法,分析师们正在深挖一系列盘旋在市场上空的因素,其中包括贸易、特朗普的法律困境、中国数据、油价重挫、房价降温等等。那些敢于预言2019年经济增长可能放缓的人士,总会被人提醒图表显示工厂、就业和利润都在蒸蒸日上,不过这些令人安慰的因素现在也开始不被理睬。

投资者“太过担心,但这也是近来我们看到得股市下跌背后的最大推动因素,人们整体对美国以及全球经济增长担忧,”Edward Jones的投资策略师Kate Warne说。“投资者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形势变化感到非常不安,而且对这背后意味如何也感到不确定。”

延伸阅读B:高盛的2019年美股预测呈肥尾分布,建议采取防御性投资策略

高盛集团提出了针对2019年股市高度不确定性的解决方案:防御。

“2019年市场的走势将取决于投资者对当前经济扩张持续时间的看法,”David Kostin牵头的策略师在12月1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投资者应该增加投资组合的防御性。”

Kostin牵头的策略师11月预计标普500指数到2019年年底可能攀升至3000点,但现在认为赋予这个结果的概率只有50%,另有30%可能性跌至2500点,20%可能性涨至3400点。

“我们对2019年的美国股市预测呈肥尾分布,”策略师们在最新的报告中承认。

标普500指数当地时间12月14日勉强收在2600点,比9月创下的纪录高点下跌超过11%。Kostin维持对标普500指数年底目标2850点的预测,低于彭博调查所得预期中值3000点。接受彭博调查的分析师对2019年底预测中值是3079点。

高盛称,最近拜访客户可知,“很多”投资者认为美国经济将在2020年陷入衰退,这很令人担心,因为自1928年以来,衰退年份的前一年,股市有四分之一的可能性下跌超过10%。

“如果经济在2020年中开始下滑,那么股市估值可能在2019年下半年见顶,”报告说。“我们的下端预测2500点反映了投资者在2019年底前开始消化2020年潜在经济衰退。”

策略师表示,2019年股市风险不仅仅是下行风险。他们观察到,自1928年以来,在非衰退年份的前一年,标普500指数有61%的情况上涨超过10%。因此,从历史经验看,如果美国经济再坚挺久一点,那么股市可以表现很好。

考虑到不确定性,高盛建议增加投资组合的防御性,建议超配公用事业、通信服务和信息技术板块,建议低配非必需消费品、工业、材料和房地产股。

另一方面,花旗集团称,围绕2019年企业盈利放缓的担忧过度,投资者应在当前全球股市这波下跌中逢低买进。

Robert Buckland等策略师最近在报告中写道,全球股市反映出2019年每股收益萎缩1%,而分析师的平均预期为增长8%,花旗的预期则是增长5%。

“股票市场已反映出来的下行压力比其他宏观因素或花旗策略师预测得要更大,”已在花旗供职20年的老将Buckland和他的同事们写道。“就每股收益来说,2019年势必会比2017年或2018年更加艰难,但也并没有那么夸张。”

这是自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市场对来年利润预期首次下调,因为围绕全球经济增长的质疑增加。不过,这也不一定就意味着投资者应为下跌做准备。花旗的分析显示,尽管过去三十年里有21年出现利润预期被下调的情况,但这其中有14年股市是上涨的。

MSCI所有国家全球指数已较9月末高点下跌约10%,2018年迄今为止已经下跌约7%。

延伸阅读C:美联储在股市大跌之际加息?统计数据显示极其罕见

即便是不考虑美国总统特朗普放出的狠话,当股市表现惨淡时,美联储加息的情况也极为罕见。

事实上,假如美联储真得像广泛预期的那样加息,那么这将是1994年以来他们首次在股市表现这样糟糕的情况下收紧货币政策。目前,按照过去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的时间段衡量,标普500指数均为下跌,而在1980年以来的76次加息中,仅有两次是这种情况。

长期以来,预测人士一直热衷于研究金融市场与经济的不同步现象,而上述统计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虽然标普500指数成份股中有一半处于熊市,而且银行和交通运输等类股日复一日下跌,但一些重要的经济数据仍然支持看涨股市的观点。

这也正是为什么投资者将会密切关注美联储关于金融或市场稳定的评论,寻找近期的市场动荡已经引起美联储官员关注的线索。

“这使美联储陷入了一个令人感兴趣的两难境地,”Gluskin Sheff+ Associates Inc.的首席经济学家兼策略师David Rosenberg表示。“金融市场在告诉他们‘真的够了’,但经济数据暗示进一步收紧政策仍然适宜。”

虽然市场表现在美联储政策决策中扮演什么角色是一个无休止的争论话题,但事实是,自1980年以来,加息几乎总是在股市上涨之际。平均而言,标普500指数在加息之前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的涨幅分别是4.1%、6.9%和11%。1970年代是个例外,当时为了遏制高达7%的通胀率,美联储无视市场动荡而决定加息。

显然,现在的经济状况跟当时迥然不同。过去六年来,消费物价涨幅一直保持在3%以下,在经济增长率为3.5%的情况下,很难得出国内生产总值过热的结论。驱动市场走势的似乎恰恰是与之相反的担忧,各种专业人士的评论中经济衰退这个字眼出现得越来越频繁。

12月早些时候,美联储一份报告称其认为对金融稳定的担忧温和——商业房地产、公司债和杠杆贷款等在潜在问题名单之列,但美国股市市值蒸发3万亿美元还是引发许多人呼吁暂停加息。

或许股市在释放经济数据尚未反映出的某种消息?一些策略师的确这么认为。他们相信,在中美贸易摩擦、英国脱欧乃至全球增长放缓等种种因素都威胁美国经济的情况下,三年来八次加息已经足矣。

12月19日,美联储将在为期两天的会议结束时宣布其最新政策决定。彭博调查的89位经济学家中,除了两位之外,其他人都预计将会加息。

“美联储需要采取更鸽派的立场,以避免令金融市场失望,”瑞银财富管理的首席投资官Mark Haefele表示。“看起来有加息的可能。但美联储表现出弹性迹象已经让市场下调了对2019年紧缩步伐的预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