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的闹剧 让特朗普背锅究竟冤不冤?

特朗普正在经历其总统任期内相当艰难的一周,至少在他的批评者眼中的确如此。

资金涌向安全避风港的交易可能主导2018年最后几个交易日,美国政府似乎已转移了投资人的关注点,投资人原本担忧美联储政策紧缩周期,现在则是转向对政治反应的迷惘。

此前美国股市再度重挫——迈向2008年以来最糟的一个月——帮助拉抬了美国公债,以及日元、瑞郎等避险货币。同时,美元未能成为避风港。美国自身的政治风险日益增加,或增添美元阻力,许多人已经预测美元2019年走势恐更为坎坷。

First Empire Securities首席市场策略师Chris Ahrens指出,华府传出的消息“实在无助于振兴追逐风险者或投资人群体的信心。”他给投资人的报告中写道,虽然经济数据仍然稳固,但“缺乏有纪律的程序,美国政府制定决策不按牌理出牌”,促使资金涌向避险资产。

交易员不愁没有市场事件,在围绕美联储货币紧缩进程是否合适的讨论持续之际,美国政府帮倒忙的灭火行动分散了市场的一些注意力。

特朗普正在经历其总统任期内相当艰难的一周,至少在他的批评者眼中的确如此——挑起政府关门危机、迫使防长辞职、突然从两个全球热点地区撤军、甚至考虑炒掉美联储主席。

尽管外界对此难以理解,但在特朗普和他的顾问看来,所有这些动荡最终会让他拿到一手好牌。

白宫内外的顾问称,通过威胁让政府关门来迫使国会为其边境墙计划拨款,按照“美国第一”原则撤回对叙利亚和阿富汗的军事承诺,特朗普的这些行动满足了他最忠诚支持者的要求——特朗普清楚地知道,只有这些人才能保住他的总统之位。

对特朗普而言,这仅仅是谋求2020年连任的老调重弹:作出承诺,信守承诺。

“特朗普相信他的一大优势是,他正在做的这些事情是他当初对人们的承诺,”特朗普2020年顾问委员会成员、副总统彭斯的前发言人Marc Lotter说。“特朗普当初之所以能当选,原因之一就是多年来我们看到两党的那些政客说一套做一套。”

从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是对的。随着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接近尾声,共和党选民中的积极分子也成为他最可靠的防线。如果即将被民主党掌控的众院弹劾特朗普——他身边的许多人认为这一威胁很有可能成真——只要有至少34名共和党参议员站在他这一边,他就能继续坐稳总统之位。上一次,民主党的比尔·克林顿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幸免下台。

不过,甚至是特朗普的一些盟友似乎也开始感到不安。在公开场合很少批评总统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称,他对防长马蒂斯离职感到“特别难受”。共和党参议员Lindsey Graham说,从叙利亚撤军以及驻阿美军人数削减一半的决定带来了诱发第二次“9.11事件”的风险。

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代表Dennis Ross表示,他和共和党的同僚越来越焦虑。“无论是国防还是货币政策,我们都希望能看到一些稳定性,”他说。

联邦政府关门危机在华盛顿制造的混乱也是股市大跌的推手之一。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表现最糟的一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陷入熊市。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彭博新闻社报道特朗普公开向其顾问表示考虑解雇鲍威尔这位央行行长之前。资深共和党人对此的反应迅速而激烈,共和党参议员Richard Shelby警告特朗普要“非常小心”。

特朗普已经在公开讲话和推特上明确表示,他认为鲍威尔正在损害美国经济并导致股市下跌——经济和股市都必须保持强劲,才能提高特朗普的连任机会。此前,特朗普不得不让了一步。财政部长努钦发布了数条援引特朗普原话的推文,不仅否认有任何解雇鲍威尔的计划,还否认自己有这样做的权力。

延伸阅读A:政治失灵和政府瘫痪给了交易员更多看跌美元的理由

华盛顿的政治风险越来越浓重,使得2018年末临近之际,交易员有更多的理由看淡美元。

虽然美元12月触及一年半以来最强劲的水平,但大多数预测人士都相信美元将在2019年走势艰难。其主要原因在于他们对美国和其他地区经济增长前景、央行政策轨迹的看法,以及对美联储发生潜在政策失误的担忧。现在,政治运转失灵和政府瘫痪的风险上升,以及美联储独立性的潜在威胁更是加重了他们的担忧。

“市场继续受到12月美联储举动的冲击,政府部分关闭的恐慌和地缘政治风险加剧使其雪上加霜,” Brown Brothers Harriman&Co.的货币策略全球负责人Win Thin表示。“鉴于近期的局势发展,美元表现相对还好,但仍然容易受到市场对美国决策者失去信心的影响。”

美元在因为假日因素导致的清淡交易中下跌突显了这些风险。美元兑大多数G-10货币下跌,因为在周末有消息称,美国政府已经因政治角力而部分关闭,而且还有报道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讨论了解雇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的可能性。

面对这些风险,投资者涌向美国国债,而外汇交易员则买入传统避险货币,例如日元和瑞士法郎。

“解雇鲍威尔将是灾难性的,”Thi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市场可能不喜欢美联储的政策,但他们更不希望美联储失去独立性。”

当然,并非一切都可以归结为对美国政治的焦虑。Bannockburn GlobalForex的首席市场策略师Marc Chandler表示,他预计2019年欧洲面临的威胁将比美国政府的消息带来更沉重的压力。

不过,美国目前的政治局势“看起来不太好”,他说。“所以并没有向我发出买美国资产的强烈信号。”

延伸阅读B:特朗普抨击美联储是美国经济的“唯一问题”,但未提及鲍威尔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再度抨击美联储,在后者升息以及他曾讨论解僱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的报导传出后,这是他首次公开评论美国的中央银行。

“我们经济面临的唯一问题就是美联储。他们不了解市场,他们不了解必要的贸易战或强势美元,甚或造成民主党主导联邦政府关门的边界问题,”特朗普在一条推特表示。 “美联储就像一个矫健的高尔夫球员却无法得分,因为他缺乏触感——他无法推杆入洞!”

投资者原本已被华盛顿的动荡所震惊,特朗普最近的抨击加添了他们惊慌失措的感觉,其中包括他私下考虑解僱鲍威尔,以及他对临时开支法案出尔反尔后联邦政府被迫关闭。特朗普抒发情绪后,美国股市跌向盘中低点,标准普尔500指数跌至2017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总统在推特未提及鲍威尔,这位特朗普提名为主席的人2018年曾四次升息,以防止经济过热。

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和参议员Chuck Schumer在联合声明中说:“在平安夜中, 特朗普总统正在让国家陷入混乱。就在他刚刚解僱了国防部长之后,股市重创,总统又在对美联储发动个人战争。”

Schumer和2019年1月将接任众议院发言人的佩洛西,针对政府关闭的问题与特朗普对决。

财政部长努钦试图安抚投资者,保证鲍威尔的工作安然无虞。他与监管银行业和市的官员们举行了一场电话会议,试图恢复平静,却没有成功。

“目前市场对美联储缺乏充分信心,但部分原因是特朗普的破坏,” 华盛顿Beacon Policy Advisors LLC的执行合夥人Stephen Myrow 表示。他曾在前总统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担任财政部官员。

延伸阅读C:让特朗普夸口的两年股市蜜月行情告终,开始追查谁是凶手

股市飙升,没有人比唐纳德特朗普更乐于自揽功劳,每次股市上涨,他就自我吹捧一番并在推特发文。现在牛市生命垂危,外界开始寻找它的夺命凶手。

美国总统对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的不满,华尔街很多人也有同感,鲍威尔甚至在特朗普市场敌人名单上位居前列;但华尔街人士也说,在股市距离熊市只有一步之遥之际,特朗普太富攻击性,反而可能治丝益棼。

“你会以为,市场经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一周之后,他会设法带来一些稳定性,结果却恰恰相反,” Essex Financial Services首席执行官Chuck Cumello表示。

据四位知情人士透露, 特朗普近日多次讨论解僱美联储主席一事后,财政部长努钦出面安抚市场称,鲍威尔的职位安然无虞。在努钦的两篇推文中,他援引特朗普的话说:“我从未建议解开除鲍威尔主席,我也不相信我有权这样做。”白宫预算局局长Mick Mulvaney也回应该评论。

可以确定的是,自特朗普上台以来,股市仍然稳固走高。即使在过去三个月中下跌了17%,标准普尔500指数自选举日以来已上涨了18%。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含息已上涨25%。

此前,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7.1%,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入熊市。

虽然特朗普似乎找到战犯就是鲍威尔,但在金融市场上,怪罪于人是一个不确定的概念,因为任何试图解释当前市场溃败的人都可以证明此事。除了美联储主席之外,债券收益率上升、贸易关税、债券收益率下跌、英国脱欧、科技股估值和意大利财政等因素都与美股下跌牵扯上关系,美股三个月内的估值已经减少5万亿美元。

无论背后原因是什么,没有什么能阻止它。尽管华尔街许多人都认为,特朗普总统上任后帮助带动股市上涨,但他们也说,有人为美股创造了压力,特朗普应该照照镜子看看是谁。

“特朗普一再吹嘘他为经济和市场做了多少好事。现在,他认为股市下跌的元凶是鲍威尔,而非自己,”Bensignor集团创始人及摩根士丹利前策略师Rick Bensignor说。他表示,特朗普的关键幕僚中,半数被解职或自行辞职。市场下跌的原因有多种,但大多数的背后都是特朗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