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件事 — 跟牛市说再见

这个走了10年大多头的市场创下美国史上最长牛市,曾经让看空的人感到困惑,也尝到苦果。

美股牛市曾被笑是纸牌屋,是送给1%有钱人的大礼,是货币政策实验过火的结果。

这个走了10年大多头的市场创下美国史上最长牛市,曾经让看空的人感到困惑,也尝到苦果;如今美股牛市奄奄一息。痛恨它的人与赞颂者全都准备宣布这波牛市气数已尽。

美股这波跌势来得又急又猛,卖压几乎不间断,才短短三个月标准普尔500指数就重挫19.8%。道琼斯工业指数从纪录高点大跌5036点,创1931年以来行情最惨的12月。趁着市场走大多头时,有些人卖出股票,提供投资建议,更让耶诞节平添几许怀旧气息。

“这波牛市走了好久,”Amundi Pioneer Asset Management董事总经理兼投资组合经理John Carey在电话采访中说。“整体来说,直到最近几个月前,市场都非常强。对基金管理业而言,过去十年非常好。”

不过股市未必就此走向末日。标准普尔500指数距离熊市还差7点。标普指数期货虽一度下跌1.1%,但后来跌幅缩小。

比股市反弹——指数在1998年和2011年曾上演大逆转行情——更怪的事情也曾经发生过。而且即使市场坠入熊市,20%的跌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特朗普可以因势利导,美联储可能暂停升息——或许这只大熊就回去冬眠。

延伸阅读A:美股指数期货下挫,全球市场大屠杀没有停止迹象

美国股指期货圣诞节晚上在纽约交易开盘时大跌,表明美国股市的基准指数可能在12月26日恢复交易时步入熊市。

圣诞节当晚纽约时间18:31,三月标准普尔500指数期货合约下跌0.3%,稍早一度重挫1.1%,剧烈波动;纳斯达克100指数和道琼斯工业指数期货分别下跌0.3%和0.4%。标准普尔500指数只差7点就坠入熊市。

“美国期货正进一步崩跌。我们身陷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金融市场最严重的风暴中,从纽约到东京市场无一幸免,”Woodman Asset Management全球宏观和外汇策略师Bernd Berg说。“全球央行这次不太可能出手救市,全球市场崩盘可能会持续到2019年。”

美国股市2018年大起大落,行情急转直下,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此前跌入熊市,美国的基准指数接近结束史上最长牛市。即使特朗普表示对努钦和美国经济有信心,未能安抚市场。先前彭博新闻社报导,特朗普因为不满美联储升息,讨论过要开除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市场陷入动荡。

“投资人在一年中此时看跌,实在很不寻常,要扭转局势所剩的时间不多了,”阿拉巴马州伯明翰的BB&T Wealth Management的资深副总裁Walter Bucky Hellwig在电话上说。“我不是交易员,但周末我看指数期货三次,在圣诞节晚上还在看期货——市场这种走势,就是不能轻忽。”

延伸阅读B:特朗普唱多美股,呼吁投资者勿错过抄底机会

美国总统特朗普暗示,近期美国股市的大跌对于投资者来说是个抄底机会。不过许多分析师认为美股最近的重挫恰恰是特朗普的政策及白宫与国会僵局所致。

特朗普此前在白宫对记者说:“我们拥有世界上最伟大的公司,他们的表现非常出色。他们有创纪录的数字。我认为现在是一个巨大的购买机会。真的是很好的进场机会。”

美国股市在圣诞节前夕延续了长达数周的下滑,标普500指数跌至20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特朗普一直把股市看作是反映他政绩的晴雨表,如今的这种下跌激怒了他。

对于股市而言,历来的一个的触底信号来自于提前市场其他板块数月转入跌势、但后来强势上扬的类股。在最近的股市下跌期间,小型股、住宅建筑商和电脑芯片公司是煤矿中的金丝雀,现在,后两者表现显著得优于大盘。

至于小盘股,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警示信号:小盘股的数量远远超过超级大盘股,因此其发出的信息是市场中的一般股票仍然太弱,无法支撑股市逆转。

由于美联储升息,特朗普和他的人马把股市重挫归咎于加息,他讨论过要开除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不过财长努钦表示,总统曾在之前坦言没有权力撤换美联储主席。股市最新一波的卖压正值白宫一团乱以及美国政府部分停摆之际。

努钦当初建议提名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引发外界揣测特朗普可能把矛头转向这位财长,他很可能走人。但是特朗普却仍然表达对努钦有信心,夸赞他“非常有才干”。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表示,自己对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有信心。努钦正在努力应对遇到的第一次真正危机,但迄今他的举措未能安抚住因华府动荡而不安的投资者。

特朗普在圣诞节早晨告诉记者, 努钦是一个“非常有才干,也很聪明的人。”他再次抱怨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称“他们加息速度太快。”

面对美股持续数周的连绵下跌, 美国财长努钦与主要金融监管部门召开紧急会议,此前还和美国六大银行高管打通了电话。财政部发表声明称,银行有足够的流动性来放贷,此举令那些原本没意识到流动性可能成问题的投资者大吃一惊。

彭博新闻此前报道特朗普曾讨论解雇鲍威尔,而努钦的这一举动令市场对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的担忧进一步加剧。在被问及是否对鲍威尔有信心时, 特朗普表示,美联储加息是“因为他们认为经济表现很好”。

但即便如此, 特朗普在推特和采访中一直对鲍威尔的举动表示不解,这种恼火情绪可能会转向财政部长努钦,因为此前是努钦推荐其提名鲍威尔任美联储主席。在特朗普发表评论之前,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其已经在考虑解雇努钦,而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努钦的任期长短可能部分取决于市场还会继续下跌多少。

自上任以来,特朗普一直将股市表现看出其政绩。然而,随着投资者越来越关注美国与中国、欧洲的贸易摩擦影响,特朗普当选以来股市的大部分涨幅已经被几个月的动荡基本消磨殆尽。

在努钦召开紧急会议后(没有发公开声明),美股在平安夜延续跌势,当天标普500指数下挫2.7%,触及20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鉴于特朗普认识到自己无法解雇鲍威尔,市场愈加猜测他可能会把努钦作为下一个目标。

“白宫内有很多人不喜欢努钦,他们很乐意把他踢下车,”美国前财政部官员、目前是华盛顿Beacon Policy Advisors执行合伙人的Stephen Myrow说。“特朗普喜欢努钦,努钦也忠心耿耿,所以直到最近他还是受保护的。”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把置评的请求转给白宫,但白宫没有回应。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有迹象显示,特朗普可能不太信任努钦,因为总统询问过一名或多名顾问其是否可以与鲍威尔会面。这将被视为削弱财政部长的权威,因为努钦每周和鲍威尔有一次午餐会,而且通常也是他代为传达华府的观点。

投资人有诸多理由担忧。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给企业带来了不确定性。美国政府债务逼近22万亿美元。政府部分停摆引发外界担忧,华府是否有能力找出跨党派的方案,来解决当前问题。特朗普有意撤换鲍威尔,而国防部长马蒂斯又突然辞职,这些消息无一不给人一种政府一团乱的感觉。

加州民主党议员,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候任主席Maxine Water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金融市场需要确定性,和一个可以独立制定货币政策的美联储。然而,总统和财政部长最近采取的行动不按牌理出牌,给市场带来了动荡因子。

延伸阅读C:努钦致电银行高管、特朗普批美联储、市场震荡——华尔街对此怎么看

白宫以非受迫性失误结束了2018年的最后一周。

这是华尔街一些观察人士的判断,他们担心最近的政治动荡最终可能会损害美国经济。从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批评美联储,到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打电话给主要银行的领导人,了解他们是否有足够的流动性,过去几天政治方面的新闻令人不安。

在华盛顿动荡之际,银行股下跌约2%,标普500指数触及20个月低点。

以下列举了一些分析师和投资者的言论:

Cowen & Co.,Jaret Seiberg

· “这些争议没有一个是积极的,”这位高级政策分析师写道。“它们都让经济面临着风险,对金融公司和楼市会造成负面影响。所有这三个事件都是非受迫性失误,”Seiberg写道,他指的是特朗普讨论撤换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政府部分停摆以及努钦提出金融稳定问题。

· “我们的广泛关切是,特朗普团队可能恰恰会触发它所希望避免的经济衰退。”

Amundi Pioneer Asset Management,Paresh Upadhyaya

· 努钦关于银行的声明“明显适得其反”,Upadhyaya说。“其中透出一股绝望和紧张的味道。我感到奇怪的是,他跟他们讨论的是流动性问题,因为银行显然会注意到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他们打算让这个暴跌预防小组实现什么目标,因为所涉及的机构都没有干预股市的合法权力。”

· 这位投资组合经理认为鲍威尔被撤换的风险很小。他表示,特朗普削弱美联储可能会降低美元的吸引力。更令人不安的是银行股的下跌,这意味着信贷市场陷入困境。

MRV Associates Inc.,Mayra Rodriguez Valladares

· 在节前市场交投清淡的时候,“这个时机太糟糕了,”曾任美联储外汇分析师、为银行家和监管人员进行培训的Valladares说。“这会让市场人士更加紧张。”

· “当总统像对待皮纳塔(注:一种糖果陶罐,要打破陶罐才能吃到里面的糖果)一样对待鲍威尔时,那就真的太糟糕了,这会削弱央行作为独立机构的可信度。”

Whalen Global Advisors,Christopher Whalen

· Whalen说,努钦关于他与银行业首席执行官进行了沟通的推文“毫无帮助”。

· “财长私下与银行沟通是正常的,但不会是在推特上,”他说。他提到2008年“近乎灾难”的一次事件,当时任财长的保尔森谈论购买银行不良资产的问题后,市场大跌。

Sullivan&Cromwell LLP,Rodgin Cohen

·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Cohen处在银行救助的中心位置。他表示,周末他没有接到金融高管的电话,这表明该行业并未面临十年前那样的担忧。

· “如果危机蔓延,现实和逻辑都可能被颠覆,”Cohen在电子邮件中说。“但是今天与2008年已经截然不同。银行的资本是那时的两到三倍;更重要的是,真正让银行倒闭的是流动性短缺,而所有这些银行的流动性都非常充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