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最佳避险货币 竟然也崩不住了?

日本散户投资者一向以其在高收益货币上的逆向操作著称,他们总是会在这些货币下跌的时候增持这些货币,反之亦然。

日本散户投资者可能已经决定认输了。

策略师们表示,1月3日亚洲交易时段引发外汇市场震荡的日元大涨和澳元、土耳其里拉大跌,可能是日本散户投资者在近几日头寸转亏后缩减高风险货币多头仓位的结果。

虽然已有人提出了其他导致日元飙升的可能原因,其中包括苹果下调收入预期以及美国政府部分停摆忧虑引发的避险需求等,但是主要触发因素可能还是在日本休市、市场交投非常清淡的情况下日本散户投资者的持续抛盘。

“要说东京休市日日本散户投资者的澳元/日元止损抛盘是这种走势背后的原因,我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澳大利亚国民银行驻悉尼外汇交易策略主管Ray Attrill说。“我猜,可能又有算法交易随后跟进。”

日本散户投资者一向以其在高收益货币上的逆向操作著称,他们总是会在这些货币下跌的时候增持这些货币,反之亦然。据说2018年5月土耳其里拉暴跌便是拜他们所赐,当时土耳其里拉兑日元汇率跌幅超过了6% 。

1月3日日元兑土耳其里拉汇率一度飙涨10%,创出了2018年8月以来的最大涨幅,兑澳元汇率也一度上涨7.7%,而这些皆是东京当地时间1月3日07:30左右突然爆发的一波交易活动的结果。

东京金融交易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8日,日本散户投资者的土耳其里拉净多头头寸已经从8月142643张合约的低位激增至253464张合约。其所持有的澳元多头头寸也从2018年12月的48584张合约增加到了70470张合约。

NatWest Markets驻新加坡外汇策略主管Mansoor Mohi-uddin表示,1月3日市场似乎出现了日本散户投资者的土耳其里拉抛盘,那可能便是引发日元普遍涨势的原因。

1月3日,亚洲时段早盘的外汇市场混乱局面推动一周美元/日元隐含波动率超过波动率曲线的其他部分,这可能标志着形势将很快逆转。一周波动率上一次涨至12%以上是在2018年2月,随着即期汇率确定了新的波动区间,该指标仅在那个水平停留了几天。

美元兑日元即期汇率1月3日成功保持在9个月低点104.56上方,表明这可能是投资者探索新边界线的过程中的一部分。

如果苹果股价下跌的影响范围确实有限的话,那么外汇市场很快就会平静下来。更不用说日本央行也可能处于警戒状态。

延伸阅读A:外汇市场“闪崩”,算法交易或是罪魁祸首之一

日元攻破近十年来未被攻克的高地,仅花了7分钟。

交易员们仍在拼凑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突然涌现了大量抛售澳元兑日元以及土耳其里拉兑日元的订单。一些人称这是苹果下调销售前景引发的避险情绪,另一些人则表示日本散户投资者是这些交易背后的推手。无论原因是什么,这些波动都被算法交易和因为日本市场休市而稀薄的流动性加剧了。

于是上演了这一幕:日元兑澳元上涨近8%至2009年以来高位,日元兑土耳其里拉飙升10%。日元兑所有G-10货币至少上涨了1%,日元兑澳元更是突破了在贸易摩擦、股市大跌、意大利预算危机以及美联储加息期间都一直稳如磐石的72日元关口。

“波动非常剧烈,” Grant Samuel Funds Management Pty顾问、BlackRock Investment Management(Australia)前固定收益主管Stephen Miller称。“这肯定让一些人措手不及。”

由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升温以及2018年12月股市暴跌,作为避险资产的日元在过去12个月对所有其他主要货币走强。2018年日元兑美元涨2.7%,是唯一兑美元走高的G-10货币。

但这并不能阻止日本投资者将资金投向外币,因为日本央行的负利率政策使日元成为廉价融资的来源。东京金融交易所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18日,个人持有的澳元净多头头寸增加了20%。这些个人账户的土耳其里拉净多头头寸也位于四个月高位。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的外汇策略主管Ray Attrill表示,这些投资者可能在

1月2日日元兑美元上涨近1%后,被迫退出上述头寸。

“我们只能猜测,前夜因为日元空头头寸遭遇进一步损失、之后被迫退出这些头寸的日本散户投资者可能是造成汇市剧烈波动的初始催化剂。”

苹果的错?

闪崩发生在亚洲早盘交易之前,市场流动性薄弱之际。2016年10月7日英镑也曾在两分钟内暴跌6%,怀疑是英国脱欧担忧以及“胖手指”(fat finger)所致。1月3日汇市的疯狂波动始于苹果下调第一财季收入预期约一小时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表示他们对大中华区放缓的程度感到惊讶。

“苹果的消息推动了避险资金流动,这似乎引发了汇市的闪崩,”Jefferies LLC的全球外汇主管Brad Bechtel表示。

由于日本本周有四天假期,交易员们表示他们艰难地处理大量价格不稳定的卖单。他们指出,随着日元兑美元升至105.50日元,一些人被迫回补空头头寸。

不过交易员们称,1月3日的市场动荡虽然出人意料,但日元走强本身并不意外。他们表示,由于美中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加之股市下跌,日元可能会延续2018年的强劲上扬态势。

可能的原因

要之,交易员和策略师们列举了一系列原本就已存在的理由来解释1月3日亚洲早市外汇市场的剧烈波动,包括算法失控、日元空头回补、流动性稀缺、全球的采购经理指数(PMI)疲软、美国政府部分关门,以及美中贸易摩擦。他们指出的唯一新因素是苹果公司发布的收入预警。以下是部分评论。

道明证券(Mitul Kotecha,驻新加坡的高级新兴市场策略师)

· “人们正在努力弄清波动背后的原因,但实际上它可能是众多因素中的任何一个。算法交易似乎总是被指责引发了这样的举动,但是在日本假期之际流动性不足对市场不利,而苹果公司降低其收入展望可能加剧了不安”

·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天数据糟糕之后,之前财新PMI也下滑。由于没有有关政府关门或贸易达成任何协议的迹象,市场显然处于警惕状态。而流动性不足加剧了波动”

东方汇理银行(David Forrester,驻香港的外汇策略师)

· “即使正值日本假期,波动还是由日元交叉盘驱动的。这并无异常,因为市场做空日元的状况仍然严重”

· “在我们等待晚些时候欧洲和美国会发生什么情况之际,亚洲时段可能会小幅波动。美国ISM指数和ADP就业数据对于投资者情绪将有重要影响”

· “情绪仍然是规避风险。昨日中国和欧洲的PMI疲弱。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不是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标题来扭转的”

CIBC(Bipan Rai,驻多伦多的北美外汇主管)

· “目前流动性非常薄弱,但我们怀疑这也可能是稍早苹果新闻之后的余波”

· “特别是,苹果CEO库克提到了对中国销售的担忧”

·* “做空澳元/日元是表达对中国观点的良好工具”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Ray Attrill,驻悉尼的外汇策略负责人)

· 日本散户投资者也可能是大幅波动幕后的推手

· “澳元/日元是日本零售交易较为活跃的货币对之一。在初步波动之后,算法可能也卷入,我想”

延伸阅读B:野村预测日元仍有上行空间,美联储升息预期减弱令美元承压

由于美国经济的悲观前景压缩了美联储加息的空间,日元兑美元可能还有上行空间。

野村国际表示,日元似乎将在2019年延续涨势,因市场预计美联储的紧缩周期将结束。该银行认为,日元到年底前将涨至1美元兑100-105日元水平,

高于目前的109日元。仅12月单月,日元就上涨了3.5%。

由于美国经济增长前景黯淡以及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侵蚀了美元的吸引力,作为全球经济疲软时期首选避险货币的日元受益最多。1月2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11个月新低。此前,包括高盛在内的数家银行预测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放缓。

“日元从美国较低的收益率中受益最多——它往往对收益率非常敏感,”野村证券G10策略全球负责人Bilal Hafeez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我们看到美国收益率大幅下跌,无论是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还是美联储2019年的预期都是如此,这将导致美元疲软。”

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市场显示,市场预期2019年美国不会加息,相比之下,2018年11月市场预期的加息幅度为50个基点。

Hafeez.说:“如果我们看不到短期收益率上行,美元兑日元这样的货币很难有更多涨幅。”

延伸阅读C:2018年最强劲的主要货币新年可能进一步上涨

随着投资者面临2018年种种不确定因素而寻求避险,日元2018年势将成为主要货币中兑美元的最大赢家。

由于英镑和欧元面临英国脱欧和意大利预算危机带来的阻力,与此同时美中贸易摩擦和油价下跌对加元等大宗商品相关货币造成压力,日元这一避险资产跑赢大盘。日元2018年上涨约2%,周一亚洲交易时段报110.45兑1美元。同时,日元占全球储备的份额在第三季度升至5%,为16年来的最高水平。

瑞信全球外汇交易策略主管Shahab Jalinoos表示,如果逆风因素在2019年持续存在,日元可能“默认获胜”,兑美元连续第四年上涨。

“与其他一些地方相比,在2018年期间日本的新闻没那么负面,至少相对于最初的预期是如此,”Jalinoos在电话采访中说。“在对风险资产而言普遍负面的这一年,日元因此得以发挥避险资产的作用。”

2018年,日元最初在美元走软的情况下上涨,但在4月美元扭转局面之后回吐了这些涨幅。在10月兑美元触及年内低点后,随着股市波动,日元12月上涨。

若缺乏2019年可能激发投资者对风险资产和全球增长信心的因素,Jalinoos预计日元仍将受到青睐。彭博调查所得的平均预估显示,到2019年底,日元将升至109兑1美元左右。

然而,巴克莱外汇和新兴市场宏观策略研究负责人Marvin Barth表示,日元的涨幅可能更大,到2019年底升至107日元兑1美元。他说,随着投资者发现自己遭遇美元风险集中并通过日元来寻求多元化,日元2019年将随之上涨。

“从长期历史角度来看,日元汇率被低估了,”Barth在电话采访中表示。107的预测“并非日元的大幅升值,但意味着其表现会优于其他货币。”

IG Asia Pte驻新加坡市场策略师Jingyi Pan亦响应对2019年日元走强的预测。

“包括增长前景不确定性等一系列担忧预计继续存在,避险交易可能继续受到青睐,”她说。“当前美联储加息周期的最终暂停可能会促使收益率差异助力日元下一轮上涨,这是过去两年中所缺失的。”

相关文章